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本帖最后由 二级流氓 于 2017-1-5 20:02 编辑

  陈瑜有自己的交际圈子,也有疼自己的好老公,更有时而逗自己乐时而令自己头大的几岁大的儿子。可总觉着有些什么遗憾。

  这种遗憾的感觉来自于陈瑜怀孕时。那时,她身子重,老公也为了保母子平安,包了家务。

  每当老公帮陈瑜洗脚的时候,她总有一种隐隐的快感,xing快感,很不明显,非常不明显。但还是能感觉到。

  而这种感觉愈发明显是最近的事情。那是陈瑜被借调到了一个新的单位的事。

  因为是夏天,她习惯性的穿上了一双露趾凉拖鞋。然后他就感觉到了有一双眼睛有意无意的,盯着她的脚在那仔细的瞧着。但每当他将注意力,调整到那双眼睛的主人身上时,那双眼睛的主人,总会借故将眼神挪开。

  陈瑜并不点破,而是有意无意的动动脚趾头。她并没有再将注意力转移到男人身上,而是用余光观察着那人。那人吞口水的表现让她莫名有了一丝xing奋。

  或许也是上天安排,领导将她的位置,调整到了那人的对面。陈瑜在清理办公桌的时候发现,这个办公室的办公桌是中部镂空的。也就是说,弯下腰,就能通过中间看到对方。陈瑜看了看自己的脚,又看了看办公桌,隐隐的,她的未来有了一丝期待。

  果然,第二天,那人的文具就频频的跌落到地上,他是捡了一次又一次。陈瑜只是故作不知,自己该干嘛还是在干嘛。

  又过了几天。陈瑜在补妆的时候化妆镜意外的,掉到了桌子下,她的俯身捡取的时候,发现桌下面有两个微型摄像探头。她不敢多看,赶忙起身。等那一夜,他已经确定了这两个探头的方向,一个是对准她的脚,另外一个就是对着她的裆部。

  「哼,原来是个小变态男。」陈瑜暗暗的想到。

  第二天到了单位,临下车前,陈瑜突然想到:「若是他看到我不穿内裤的样子,我是什么表情呢?」想到这里,陈瑜的脸不由得红了一下,但还是决定脱掉内裤。然后就这么随手的,放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上午,那人并没有摆弄自己的手机。显然,是怕被别人发现了。但到了下午,那人看向自己的眼神明显有些发直。

  又过了三个月,就当陈瑜感觉这样的游戏有些厌烦时,领导突然宣布,今天晚上她们二人加班。

  约莫到了晚上8点钟。那人猛地抱住了陈瑜,一双手还不老实地伸进了陈瑜等衣服当中。

  陈瑜是出于本能的反抗着:「你干什么?你再这样我叫人了!」「叫人?老子一巴掌呼死你!」说着,那人就猛的扇了陈瑜一个大嘴巴子。

  陈瑜愣住了,她愣住的原因不是被那人扇傻了,而是发现自己被那人扇了一巴掌之后,竟然有了快感。

  那人见陈瑜傻了,那双手揉捏奶子的手是更加的用力了。

  陈瑜疼啊,被男人那样的揉捏,能不疼吗?可,伴随着这股疼痛的,还有另外一种,令她xing奋的感觉,刺激得她直想呻吟。

  「小z,别这样,你我都是有家室的人。」陈瑜还在劝说的那人,可她心里想的却是,快来干,快来干我,干翻我吧!而她骚逼处流出的水,已经滴滴答答。

  「tmd骚婊子,自己想男人想疯了,还装纯呢!」那人说着,抓着她的头发,就把她按倒跪在了地上,「帮老子吹,帮老子吹,老子第一个目标,就是你的烂嘴!」明明那人鸡巴露出的是一股臭味儿,可陈瑜却感觉自己食欲大增,不自觉的就咬住了这硕大的玩意儿。随着臭味在口腔中流转,陈瑜有些欲罢不能。

  「骚婊子,你知道吗?老子每天看你的逼,看得要发疯了。」说着那人还掏出了手机播放起了偷拍的那几段录像。这还不算,那人又掏出了一部手机,开始拍摄着现场的录像,「今天这个场面也得记录下来,真爽啊!」「他不会把这段上网吧?」陈瑜想着。

  「放上网怕什么呢?让大家看看我这个贱样,该多爽呢?」想到这里,陈瑜感觉自己快xing奋的发疯了,可依然说道:「别……别。」小z猛地一按陈瑜的头部,骂道:「你个臭婊子骚烂货,被人干的骚母狗,发表什么意见?伺候好老子就对了!」那个小子的这一按,几乎让陈瑜窒息,不自觉的翻起了白眼。

  小z放开的陈瑜,看着她流泪的脸庞,拼命的呼吸,直在那哈哈大笑:「没想到你翻白眼的样子也那么勾人!」说着,还从她的包里翻出了她常用的化妆镜,丢到了她面前:「自己看看你有多贱!」陈瑜喘着粗气,拿起化妆镜照了照自己。哪还有个人样?眼睛红肿且流泪,妆变花了,还一个劲的直流口水,外加着满头的汗液。

  小z看这模样,直觉性起,抱着陈宇的头一阵猛插。终于在陈瑜不知多少次翻白眼之后,他精关失守,一阵猛射,只感觉自己全部射尽,这才抽出,却还拖了一丝精液。小z将鸡巴在她脸上擦了擦。大喊一声:「打完收功,正式做事!」陈瑜去瞪了他一眼,骂道:「你个没良心的死王八蛋,你倒是爽了,老娘呢?

  老娘还渴着呢!」

  小z不好意思的耸耸肩,笑道:「哎呀,忘了。不过不要紧,你索性脱干净吧。一会儿老子干死你,可以吗?」陈瑜想了想说道:「不能光老娘脱,你小子也得脱!另外,你说干死老娘的,老子的还剩一口气咬死你。」说着还使劲的捏了一下他的鸡巴。

  这一捏,小z只感觉魂都要飞了,笑道:「和美女赤裸相对,有何不可?」他刚一转身,似乎突然想到什么,问道:「刚才看你很贱,知不知道你能有多贱。」陈瑜气得翻了翻白眼:「这有什么好知道的!」小z无奈的摊摊手:「无所谓。反正我已经解决了。」「你……」陈瑜一直说的一个字,便再也说不出话来,只在那里咬牙切齿。

  许久才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老,娘,成,全,你!」此时小z早已脱光了衣服,他拿起陈瑜常用的杯子,走到洗手间,倒掉了其中的残水,并用水清理一下杯子中的杂物,然后回到陈瑜面前,当着她的面,对准杯子就是一阵尿。

  陈瑜明白了他的意思。她也拿起小z的杯子,照着小z的流程走了一遍,笑道:「要不咱们喝交杯酒吧。」小z晃了晃杯子,笑道:「这可是尿。」

  陈瑜撅着嘴点点头:「我说错了,纠正,要不咱们喝交杯尿吧?」小z将陈瑜的杯子还给陈瑜,又拿过自己的杯子,晃了晃,闻了闻,笑道:

  「小说有云美女尿为玉液琼浆,求之而不得。」说着主动抬起手来。

  陈瑜也勾过他的手,两人一仰脖,杯中尿液就这么喝了个干净。

  小z喝完,意犹未尽的说道:「果然不愧是玉液琼浆,令人回味无穷。杯子舍不得洗了。」陈瑜此刻哪顾得上他说什么,来自男人的腥臭并没有让她恶心作呕,却反而使得她性欲高涨,仿佛吃了迷魂药一般,面红耳赤,呼吸急促。她颤抖着声音说道:「快,快,帮,帮我!好难受!」一双玉手还不断的浑身游走着。

  小z也是驾驭过几个女人的。但此番情景还是让他直流鼻血,浑身发燥。

  但他还是强忍着躁动,笑道:「此番美景应该分享。」说着,取出了一个高级自拍杆,并打开了一个直播应用,进入自己的房间。然后,选取了一个合适的角度,将手机固定在了自拍杆上。

  之后,小z解说道:「本房间正在进行激情直播,请需要激情的朋友们,猛烈的刷礼物!礼物刷的越多越刺激啊!刷吧,刷吧,这暴风雨一样的刷吧!」说完也不顾陈瑜在那边喊着:「你在干嘛?快点啊!」却在那里静静的盯着屏幕。

  然后小z又添了一把火:「太少太少,礼物这么少怎么可以?这可是已有几个月身孕的准妈妈!她的逼一定让你们大开眼界!居然比少女还粉嫩!」之后,小z走到陈瑜跟前,趴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我刚刚开了直播,现在介绍给各位观众,看看你这个准妈妈的粉嫩的逼吧。」陈瑜有些惊恐:「有没有必要这么刺激?」小z微微一笑:「要玩就玩大点嘛。还有钱赚何乐不为?」谢陈瑜子一软:「随你吧。快点帮我解决就好。现在难受到极点!」小z顺势抱起陈瑜的身子,像给小孩端尿一般,端到了手机的跟前。

  「各位看看,这是多么粉嫩的逼啊。这可不是岛国的那些逼,这是货真价实的中国逼。更为特殊的是,这还是一个准妈妈的逼,怎么能比少女还粉嫩呢?这不科学!你们有没有冲动呢?冲动的话就刷礼物吧!」说完,小z觉得还不过瘾,还悄悄地按了按阴蒂一下。陈瑜被刺激的呻吟了一声。

  「听见没?这是多么诱人的声音!在下不管你们了,在下已经受不了了,先享受这顿大餐了!」实际上,小z现在并没有完全的恢复好,但是欲望已经上来了。于是,他把陈瑜放在办公桌上,抱着那粉嫩的逼就猛啃。只啃得陈瑜「老公亲爱的」乱叫。

  只是,小z却有些不满意了:「小婊子,你现在是贱货,是母狗,快,叫老子主人!」陈瑜也不管那么多了,拼命的叫喊着:「主人,主人,快救救母狗!母狗的逼快痒死了,浑身快涨死了!我的好主人,快救救,我这只好母狗吧!」「那么,你跪下吧,我快来感觉了,帮我吹一下,吹硬他!吹硬你的小主人!」小z命令道。

  陈瑜正求之不得。她迅速从办公桌上下来,跪在了小z的面前,直接用她诱人的小嘴咬住了小z的大鸡巴。

  陈瑜一边吹着这个大鸡巴,一边抠着自己的烂逼,还一边舒服地发出呻吟声。

  小z感觉感觉自己男人的象征也在渐渐的恢复着精神。

  陈瑜感觉差不多了,便突出了小z的大鸡巴,说道:「好了,来搞我吧,干死我吧!」小z看了看自己那等待冲锋的大鸡巴,问道:「不用安全套?」小z就这句话仿佛提醒了陈瑜。她起身拿过自己的坤包就这么翻找起来,很快拿出过一只避孕套。

  小z接过避孕套看了看,笑道:「你包里还有这个东西?看来,你是早就想有人干你了。」陈瑜翻了翻白眼:「这世道不太平。万一遇到劫色的,也能做到限度的保证自己的安全。」随后不耐烦的催促道,「你倒是快点带上啊!」小z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我只是随便问问,可没打算真的使用它。带着这东西干你,多破坏感觉呀。」说着,随手把它放到了办公桌上,「先放着,一会有其他用途。」然后又看了看陈瑜,「直接干你,你没意见吧?」陈瑜再度翻了翻白眼:「现在是我求你,我有拒绝的权利吗?不过大不了一颗避孕药,没什么了不起。你倒是快点!」小z做了一个古怪的表情,然后提枪便干。不得不说,常年健身的确有好处。

  至少体力上没问题。所以,三两分钟之后,陈瑜便哭爹喊娘。

  不过,小z打算逗逗她,于是停了下来,故作不解地问道:「是不是我弄疼你了?」陈瑜本来被那份冲刺弄得直升天堂,可在即将到达巅峰状态时,却突然从天堂摔落,她那个郁闷。所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有意的!」小z憋憋嘴,说道:「要想我不停,别再哭爹喊娘了,该喊什么,你知道的。」陈瑜气的往牙齿外蹦出了一个字:「好!」小z这才开始了第二轮的冲刺。

  这下陈瑜学乖了,不再哭爹喊娘,取而代之喊的是「好老公……好主人……贱母狗被你干得好爽!」但仅仅三两分钟之后,陈瑜便大叫道:「好主人……好老公……我最最亲爱的,求求你停下来,求求你停下来,我快受不了了!」小z知道,那是陈瑜快要高潮了,此时此刻,自然不能停下来。于是,没有理会陈瑜的喊叫,反而更加用力的冲刺。

  果然,大概一分钟左右,陈瑜便停止了叫喊。她紧闭着嘴巴,身体却不由自主地痉挛起来。但此刻,小z也到了临界点,自然也不会停下来。又用力的抽插一阵后,他的身体,也是一阵痉挛。

  待一切静止后,小z这才抽出他已经瘫软的大鸡巴,放到了陈瑜的嘴巴边:

  「你身体的脏东西,给我吃干净。」

  陈瑜翻了翻白眼,还是顺从的将小z那已经瘫软的大鸡巴含到了嘴里,仔细的清理着。谁叫这个男人的大鸡巴是这么好吃呢?

  一分钟后,陈瑜才依依不舍地吐出了这个大鸡巴,有气无力的说道:「好了。」小z小陈摇了摇头,说道:「还没呢,张嘴!」陈瑜不明所以,但还是张开了嘴。

  小z毫不客气地瞄准了这美妙的樱桃小嘴就是一阵尿。

  陈瑜也配合的,用自己迷死万千少男的妙嘴接着这新鲜出锅的尿,生怕有一滴遗漏。

  没错,尿液应该是恶心的,但她不明白这个男人的尿液怎么这么好喝。

  只是陈瑜再小心,但她的一张嘴能有多大?所以,还是有不少尿液遗洒了出来。

  虽然此时已是深冬,但胜在办公室内开了暖气。陈瑜只是随手擦了擦嘴边的尿液,便打算穿衣服。但却被小z给阻止了。

  「事还没做完,又不着急走,穿什么衣服?」小z如是说。

  陈瑜想了想:「也是。一晚上时间,极其漫长,说不定还有机会再大战几场。

  穿穿脱脱,也是麻烦。」于是,将衣服叠好放到了一边,顺带着也清理好了小z的衣服。

  这时候,小z敲了一下陈瑜的屁股,说道:「我渴了,想再喝点琼浆玉液。」陈瑜俏脸一红:「哪有主人求母狗的?」小z哈哈大笑:「你还真贱!」

  陈瑜再度俏脸一红,但没有继续接话,只是蹲到了办公桌上,摆开了自己的骚逼,这才说道:「来吧!」小z将嘴巴凑近了陈瑜的骚逼,然后说道:「尿吧!」顿时,一柱玉液从女神美妙的森林地带喷涌而出。小z痛快的喝着。不过,陈瑜十几分钟之前方才尿过。现在又能积攒多少?不过数秒,便没了。

  小z叹了一口气,直叫可惜。但瞬间却又微笑起来,把脸凑到陈瑜的面前笑道:「贱货,这上面剩余的尿,你舔干净吧!」陈瑜这条母狗倒也听话,直接伸出玉舌便舔了起来。小z的手自然没有闲着,又抠弄起陈瑜的骚逼来。陈瑜直被刺激的一阵扭捏。

  一场大战,终于谢幕。但小z却又想出了花心思。他将手机挪到了陈瑜的办公桌前,笑道:「再来个赤裸办公直播吧。我知道你也期望更多的人来欣赏你骚贱的身体。」陈瑜没有理会他,只是径直走到了办公桌前,做起了工作。

  两人一阵相安无话,自顾自的工作。但在工作即将收尾的时刻,小z居然对着他打起手枪来。

  「想要就说话。你知道我无权拒绝。」陈y瑜瞪了一眼小z。

  「没什么,我只是想打手枪而已。」说着话,小z便已射了。他随手擦了擦他的大鸡巴,然后起身走到陈瑜的面前。用这双污秽的手使劲的抓着她的奶子。

  陈瑜只得拼命忍着那份快乐。

  加班,终于完了。陈瑜却找不到自己的奶罩和内裤。她看向小z,小z正在把玩她的奶罩和内裤。

  「快还我!」陈瑜叫道。

  「不还!我收藏了。你就空着回去吧。」小z调笑着。

  陈瑜只得翻白眼。不过这得穿好之后才发现,不穿奶罩和内裤,下面空荡荡的,那个滋味倒也不错。

  「各位观众本次直播接近尾声,最后让大家看看真空抄底。」小z说着把手机,慢慢地拿到了陈瑜的短裙之下,伸到了陈瑜的双腿之中。约莫一两分钟之后。

  小z把手机拿了出来,说道:「本次直播到此结束!」


11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