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第一次看到她是在二年前,那时我刚进这家中型公司,负责开发的业务。而她则是另一部门,可以说是无任何交集,除了仅在同一层办公大楼的地缘关系而已。
她个子娇小,160公分的身高,但比例适中,白净的瓜子脸及樱桃小嘴,有中国古典美的味道,双腿白晢且匀称,柳腰及双峰坚挺浑圆。任何男人见到她都会忍不住注目片刻。

她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据说还没结婚时追求的人前后继,不过谁也没成功,最后她选择了一个公务员过安定的生活。我后来才见到最佳男主角,很帅,而且体格很好,最重要是脾气很好(比较熟之后她告诉我的)。

我认识她先生之后,觉得那些失败者死的一点都不冤枉,就算我可能也是尸骨无存。
这家公司给我很大的挥洒空间,公司一级主管都对我相当信任,当然能力的表现固然重要,另一方面也是我的人缘好,不管间接或直接人员都很卖我的帐,做起事来很顺手,日子过的忙碌且充实。

这个行业跳槽风气很盛,我很庆幸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公司,也很小心的经营我的未来。
  
当时刚历经感情上的挫败,在心灰意冷的情形下全心投入工作中。办公室里面虽然阴盛阳衰,但大部分都已结婚,年龄与我相若且未婚的只有个位数。当然容貌姣好的也有,不过都很娇,偏偏我傲气很重,不喜欢伺候大小姐,因此也没甚么交集,倒是一些二十岁出头、刚出社会的小女生对我很好,有活动我一定有份,我也把她们当作是妹妹看待。

这里中南部上来的年轻人很多,我也是其中之一,不过大部分都在现场,我的工作性质需大量使用电脑,因此没几个月便在办公室混得很熟了。
  
跟云梅熟络起来是因为有几个专案的关系,其实最早是跟她的老板接触,对外对内沟通协调的默契很快的让我融入他们的团队,久而久之他们对我就很了解了。我平时乐于助人又不小气,嘴巴也甜,所以常常会有很多好处,像有时候她老板就会帮我带早餐(她老板家旁边就是美而美),后来索性交月费处理。有一段时间她老板生完第三个小孩坐月子,带早餐的工作就由她和几个妈妈桑接手。

云梅的年纪与我相彷,淡江毕业后就到这里了,我则是当完兵后在这个业界流浪一阵子之后才被挖来的,性别因素加上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使得我跟她的职场成就有差距,我跟她老板已平起平坐,而她还是资深管理师。工作上的关系让我们有很多接触的机会,加上知识文化背景接近,我们变成无话不谈的朋友。她已有一段社会经历,在应对进退上的分寸拿捏得宜,跟她聊天就像和风吹彿般的愉快。

可能是台北的都会女子吧,她的穿着有一定风格,即使不是名牌也能显现她的品味。她的美丽聪慧让我迷惑,几乎忘了她已婚的身份,有几次她请假没来,怅然若失的情绪便瀰漫一整天。

跟女友分手之后还是会有生理的需求,我也不是甚么善男,只不过绝不会用钱去解决。这城市灯红酒绿的地方多,当然旷男怨女也多,很需要的时候我会去Pub转转。现在的年轻女性很开放,而且是越夜越挑情,来此的也大多不是信女,以我的Style并不常落空。上班族、女学生、有夫之妇甚至风尘女郎一概来者不拒,开房间、车上、郊外露天都作过,只紧守不留下任何痕迹的原则。

认识云梅久了,想占有她的慾火越高,在谈公事时脑中常是幻想与她交欢的画面,纵情时也常把她代入那些荡妇中。
  
今年的六月二十三是她二十九岁的生日,刚好是礼物五,她穿着白色衬衫、紫色短裙,脚下一双黑色绒布尖头高跟鞋,并没穿丝袜,这显得非常性感迷人。她部门一些未结婚的小男生小女生起哄要帮她庆生,她在拗不过的情形下只好打电话向他老公求救,她老公也很开明,把带小孩的责任扛起来,让她可以玩的尽兴。

那天其实我也很忙,要加班赶一个瑞典的案子,所以当小朋友来找我时,我只能很抱歉的回绝。后来他们派她来捉人,怎么办呢?我想只好晚一点再回公司了。
  
吃完饭后大夥跑去唱歌,我第一次听到她的歌声,我想还是听她说话比较好一点,她大概也有自知之明,所以麦克风就在我们之间流传,玫瑰红加汽水让大家都暂时抛去形象,看的出来她酒量很好。

后来不知有谁拿来一瓶XO,有人就不敢喝了,剩下几个男孩、我和她来解决。她是寿星,我是现场唯一的主管,不断的敬酒让我快受不了。我记起还有工作,大约快九点时有一个女孩已经吐了,我想趁势送女孩回家并落跑,没想到她也追出来。

「我也不行了,你也送我回家吧!」她已经有点不稳了。
  
「这些傢伙真是疯了,好不容易才脱身。」她一坐上前座,已经瘫在倚背上了,后座的怡青则已躺平了。
  
「妳要回公司开车吗?」
  
「我好晕,你直接送我回家好了。」
  
看来得赶快送她回家。
  
路上有一段正在修路,我有点后悔走这里,看起来她们两个都很不舒服。
  
怡青租屋的地方到了,我把云梅留在车上,扶着怡青进门,她的室友赶快出来帮忙。安置好了后我看到云梅已经睡着了,她没坐好,裙子也没拉好,我看到她洁白的大腿心里为之一震,衬衫的扣缝中隐约可看到她白色的胸罩。我已经硬起来了,一边开车,但目光不断的侵犯她的身躯。

「停车!快停车!」过了一阵子她突然醒过来,我知道她要吐了。
  
我急忙靠边停,她打开车门,接着一阵呕吐,看得出来她很难过。我拿卫生纸下车到另一边擦拭她的嘴及衣领,把她扶好。
  
「我把椅背弄平,妳躺一会。」她点点头,还有二十几分钟才到她家。
  
椅背突然往下,她的双腿自然往上前伸,我从没仔细的看过她的大腿内侧,这使我异常兴奋。开着开着,前方一家汽车旅馆的招牌很醒目。
  
我的理智正跟我的淫慾在拔河,汽车旅馆已经过去了。终于,酒精战胜了一切,道德理法稍现即逝,我回转直接开进去,缴钱后倒车进去车库。
  
我开门扶她下来:「云梅,先休息一下。」
  
「这是哪里?」
  
我没有回答,右手揽着她的腰,左手扶着她的左肩。
  
一进门之后,我再也忍不住了,双手突击她的双峰,用力搓揉。
  
「你干甚么!喔……不要!」她不断挣扎,我相信她已经清醒了。
  
「一男一女在汽车旅馆还能干嘛?」我淫笑着在她耳边说。
  
我把她丢到床上,她趴着挣扎想离开,我抓住她双脚脚踝往后一拉并分开,转瞬间她的双腿已紧靠在我大腿外侧,那肌肤的感觉冰冷且细嫩。她的双手正勉力支撑,我左手环抱她的腰,右手伸入紫色短裙内将内裤扯下来,她本能的用左手来阻挠右腿并往前缩,我放松她的腰让她顺势往前,接着双手抓着内裤两侧用力一拉至膝盖处,她左腿一抽急欲脱离,却使得最后一道防线溃堤,黑色蕾丝材质与她洁白的右小腿形成强烈的对比。

我并不急着控制她,看着她摇摇晃晃的脱逃,反而有一种快感。她的酒力不允许她作出太大的动作,我要好好的蹂躏她,调教她,让她初尝被强暴的快感。
  
她慢慢的爬到一张小圆桌旁边,这时我脱去上衣,像猎豹一样冲上去从后面抱住她的腰,把她娇小的身躯像玩具一样翻过来放在圆桌上,双手把两腿一分,身体凑了上去成居高临下态势。她的双手拼命在我胸前推挡,并不断喘息,这引得我非常兴奋,我并没遭受多大的抵抗便解开白色衬衫的钮扣,她的乳房在胸罩的衬托下显的很浑圆,隔着胸罩我慢慢享受这触感。

她原本束的马尾经此混乱已全散开。终于我感觉她的嫩穴已经湿透了,我解开长裤及内裤,将龟头顶进花蕊前端,这时她不再挣扎了,她掉下眼泪哀求我不要,我看着她的眼神,将阳具缓缓抽出一点,停了两秒钟闭上眼睛,接着双手一紧腰部用力一挺,将她的嫩穴顶到最深处。她受到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全身为之一颤。

「啊……啊……不要呀……啊……」我连续猛烈的攻击让她不断地呻吟。她的双腿夹着我的腰不停晃荡,左足赤裸,右足的高根鞋还在,洁白的右小腿上还挂着内裤。

「云梅,都到了这地步,还有甚么保留呢?」一阵子之后我顶到最深处后停下来,凝视着她。
  
在静默几秒之后,她闭上了眼睛,将她自己前扣的胸罩解开,雪白浑圆的乳房顿时蹦出来。乳晕并不大,但成暗色,看来她老公也没浪费。另一方面,双腿夹得更紧了。

「好!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不禁赞叹她的能收能放,不愧是成熟的都会女子,用力继续抽送。
  
接着我把她像玩具一样翻过来,让她双脚着地趴在桌上,将她的白衬衫及胸罩脱下,现在她全身就剩下一件紫色短裙了。我从背后抬起她的左腿,拉高跨过我已顶在桌面的左腿,硬梆梆的武器再次进出她的领土。她重心有些不稳,但很自然的用腰部调整,就这个小动作我已知道今晚是旗逢敌手。

在?面潮湿且温暖,毕竟不是青春少女,但收缩的功力弥补了一切,我也很久没这么狂野了。在抽送了一阵子后,我把她抱到床上,正常位、老汉推车、观音坐莲等等,她显得纯熟老练,而我也很惊讶今天的发挥。

她在上面扭腰,还不时甩发,双乳不规则的上下震荡,香汗像下雨似的滴在我胸膛上,那浪劲让我怎么也无法跟平常温柔婉约的形象联在一起,我大概是全公司第一个发现的。我被她弄得想爬起身来,她却用双手抵住我胸膛,我受了这刺激,双手由撑着双峰下移到细腰,又是一阵猛烈的上挺。

「喔……喔喔……喔……」她索性将双手往上勾在背后,将脸上仰闭上眼睛享受。终于我受不了了,我把她翻倒,抬起她的右脚跨在我肩上,作最后一次也是最猛烈、最深入的进攻。

「啊……啊……不要射在?面……啊啊啊……」她也警觉到了。
  
「喔……把嘴张开……喔喔……」
  
「啊……不要……啊……不要呀……」
  
「快……我快射了……快……」我逐渐加快,快无法控制了。
  
她无可奈何张开小嘴,说时迟那时快,我赶紧拔出来,右手抓着插入她的小嘴,紧接着一股灼热乳白的液体激射而出,灌满整张嘴。
  
「嗯……嗯嗯……嗯……」她含着我的宝贝已无法说话,嘴角流出白色浓稠液体,接着我又洩了四、五次在?面才抽出来。她想吐出来,我却硬把她嘴角上的精华再送回给她进补,直到确定她全部吞下后,我才瘫在她身上喘息。

她下面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我也很惊讶,我的女友反应都没这么大。还穿在她身上的紫色短裙也沾了不少分泌物,它见证了这从头到尾的激情。
  
过了一会她推开我起身,我想差不多酒也醒了。我去拉她,却被她甩开。
  
「我老公都不敢叫我吞。」她恶狠狠的瞪我。
  
「我是妳姘头呀!」我笑笑的说,但说完之后我就后悔了,不应该这么无赖的。
  
「哼!」她不再理我,站起来脱下裙子,转身走进浴室。
  
我将散落在四周的衣物收好,接着我也进浴室冲洗。
  
她正在抹肥皂,对我的进入也不以为意,反正到此地步也没甚么好矜持的。她背对着我,头发已卷盘起,露出洁白的后颈,这时我才看清楚她全身娇艳、玲珑有致的身躯实在是太美了。

小解后我慢慢走向她,有一股冲动想全部占有她。突然间从后面抱住她,将乳房一手一只握着,用力的搓揉。
  
「喔!不要!」她全身一颤,接着双手来解救。
  
我反抓住她的手将她转过身来,低头将嘴唇凑上她的小嘴,舌头强行突破狂吻,她一开始有点本能的抗拒,但不久即投入,很快的双手勾住我的脖子,舌头交缠黏合在一起。我把她顶到墙壁,两人的双手不断在对方身上游移,嘴巴则从未分开,我知道这一刻起,她不只是身体的背叛,还包括情慾的出轨。

在浴室里,我们替对方抹肥皂冲水,用舌头吻遍彼此全身各处,接着她施展舌功及含功把我的小弟弟搞得一次又一次的升旗,终于在镜子前又来了一次。她实在是第一流的高手。

激情过后我俩各自整理仪容,看着她在梳妆台前化妆也不禁佩服她的冷静,我反而有点后悔侵犯她。终于我拿起车钥匙看了她一眼,四目相接让她脸一红,随即起身出门上车,一路上我们不再交谈……

在那晚激情之后,我与云梅之间彷彿筑起了一道冰墙,她常刻意迴避我,不经意的眼光交会常带来尴尬的静默。其实我对她一直有份愧疚感,很后悔因一时的冲动破坏这美好的感觉。我虽然不是甚么正人君子,但绝非无赖,不会去搔扰她,更不会破坏她的家庭。渐渐的让底下的工程师接手与她部门的联系,只是那些小朋友与我的交情依旧。

一个多月后的星期日,我到文管中心找寻资料。这房间有隔间,外面是一般性文件如ISO文件、技术书籍、期刊等等,里面是较重要的业务档案、研发成果等等。一般主管拥有外门的钥匙,总经理特助、品保中心协理和我(开发部)则可自由进出隔间。

  
刚进门,一身鹅黄色的背影让我吓一跳。
  
「妳……妳来了?」我紧张得快说不出话来。
  
「嗯……」她身子一震,并没转头。我想她也吓到了。
  
「找甚么资料?」我已经不知道说甚么了。
  
「仪校。」
  
喔!我想起ISO再过一星期就要年度稽核了。
  
「还有一个礼拜可以补资料呀!」
  
「我请假四天,去关岛玩。」难怪她会来加班。
  
不用想也知道是跟谁去,看着她一身无袖连身套装,长发飘逸,一双裸足时而垫高,时而贴平,显得性感十足。突然间妒火中烧,压抑了一个多月的慾火又爆发出来。把心一横,我冲上去抱住她,把她压到墙角,用力搓揉起乳房来了。

  
「放开我……不要呀……求你……」
  
我没理她,右大腿顶在她的双腿内侧。
  
「喔……不要……我先生就在外面。」她不断喘息挣扎,不过没奈何我。
 
「瞧妳这浪劲,要不要叫他来看呀?」提到她老公,我是又妒忌又兴奋。
  
「你……你……你……」她一面挣扎,脸已经气得胀红了。
  
「我甚么,我是西门庆,妳是潘金莲呀!」我双手享受,嘴巴上不断用淫词秽语挑逗她、激起她淫荡的一面。
  
果然,她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声。我知道她已经弃械投降了,用嘴巴解开套装的拉链,拿出隔间的钥匙打开并把她抱进去。把她放在小妹的桌上后,离开去将房门反锁,她一动也不动,我不禁有点好笑,刚刚还装得像贞节烈女一般。

很快的脱去她的一切衣物,这里不比旅馆,况且她老公就在外面,得速战速决才行。
没有太多的爱抚,她躺在桌上,我把她的双腿一分,鸡巴一顶便抽送起来,她忍不住的叫起来。大约过了几分钟之后,文管中心门被推开的声音让我俩都吓了一跳。

「云梅!云梅!」是她老公。大概是休闲室的报纸看完了,上来找老婆了。
  
「嘻嘻!他想不到他老婆在讨客兄!」我的上半身压在她胸部,淫笑着消遣她。她瞪了我一眼,我故意加强顶她的嫩穴,看的出来她极力忍住,眼神又是生气又是哀求。

「嗯……嗯……不要……嗯……求你……」她已经紧张的告饶了。
  
「叫我好老公、好哥哥呀!」不占一点便宜我是不会罢休的。
  
「喔……喔喔……你……你怎……嗯……好……好老公……好哥哥,饶了我吧……」形势比人强,她不屈服也不行。
  
「嗯!好乖……表哥疼妳。」用力顶到底之后,居高临下我有一种征服的快感。
  
她的脸颊泛红,不断喘息,胸前不断起伏。我手中的触感湿润细嫩,已分不清是谁的汗水了。她紧闭双目转过头不敢看我,看得出来又是羞愧又是兴奋。
  
好不容易又听到关门的声音,我抽出阳具,把她抱起来让她的背靠墙,整个坐在桌上,双腿张开,双脚可以撑在桌面上。她的身躯娇小,就像玩具一样任我摆布。这时她的花蕾已是一览无遗,阴唇外翻,鲜红的肉色搭配半浊的分泌物,真是秀色可餐。

  我捡起她的内裤让她咬住,我开始用舌头去探索,湿透的阴毛顶着鼻子,只觉得一股腥味刺鼻。我慢慢深入,她受了这刺激,「嗯嗯嗯」的乱叫,更用力的夹紧双腿,我只好用手去分开。

突然之间,她全身绷紧后放松,穴口涌泉,我知道她又高潮了。
  
一会儿之后我又把她翻过来,让她趴在桌子上。就在这时候她的行动电话响了,我捡起她的洋装,将口袋?的手机拿给她。
  
「喂!」
  
是她老公打来的,同时我拨开她双腿,从后面插进去。
  
「我人在现场,还要再一会儿。」
  
是做爱现场。快了快了,我快干完你老婆了!
  
「呀!」我抓住她浑圆的臀部,一顶到底,她忍不住一声惊呼。
  
「喔!没有,我同事在闹我啦!」她狠狠转身瞪我一眼。
  
我笑了笑,那个「闹」应改成「干」才对。接着九浅一深、很有规律和她搭配着。
  
「好啦!你不会去健身房运动呀!」
  
看得出来她有点生气了,对嘛!紧要关头还没完没了。
  
「我没那么快,11点再来啦!」
  
还有半小时,我可没那么厉害。
  
「Bye!」
  
一挂断之后,我马上加速。
  
「妳这浪蹄子,我玩过那么多别人的老婆,要算妳最淫荡了!」这倒不是虚话。
  
「下流!」
  
「我下流,妳无耻,刚好是天生的一对奸夫淫妇!」
  
她「哼!」的一声,并不答话,我想往后的日子很好玩了。突然之间,想到那只绿油油的大乌龟竟然每天都可享受她,一阵妒意上升,更用力的使出最后一击。
  
「喔……喔……喔……别射在?面!」她也很害怕:「真……真的不要,今天是危险期。」有了上次的经验,她张开小嘴并打算爬起来。
  
我不理她,卑劣的性格显露出来,双手更加握紧了她的纤腰,用力顶到最深处,接着一股热流激射而出,她「呀~~」的一声,接着全身一抖。
  
我又射了四、五次才乾净,她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我又把她翻过来,双脚拉高跨在我肩上,确保我的精液都储在她体内,再也无法流出才放开她。
  
「你真卑鄙!」
  
看着她生气的样子,我也有点后悔,「我保证下次一定做好安全措施。」我笑笑的说。
  
「你……你想怎样?」
  
「云梅,妳的身体反应总不会不清楚吧?人生苦短,纵情也是应该的。」
  
「哼……」她转身去捡洋装,我知道她已默许了。她很快的穿好衣服、对着镜子理理头发便出去了,看着她熟练的动作,我还以为叫了一个高级应召女郎。
  
中午还跟他们去吃饭,玩他老婆、还吃他的饭来补充体力,想想真是不好意思。
  
后来云梅就变我固定的炮友了,上班时外出打野炮是很平常的事,车上、荒郊野外都试过,更刺激的是趁她老公上班后去她家交欢。她老公出国时,我还带她去换妻俱乐部玩,她的记录是一个晚上同时跟十一个男人做爱!我想等到玩腻了,再找新鲜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