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PS:前段时间原创作者工作繁忙又出差,所以暂停更新一段时间,近期复更!

  第二十一章 暗亏

  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傻逼,眼前这两个人其实就是,以我现在的这身本事,将来在D市叱咤风云肯定是迟早的事情,没必要在这两个蠢货身上栽跟头,但他们触犯了我的底线,这顿打两个蠢货肯定是躲不掉了,二人估计长着自己的权势,以为欺负我个学生跟捏死个蚂蚁一样容易,看那两张不屑的脸就知道了。

  我蓄势待发准备扑上去修理他们他们根本毫无察觉,夏源见我半天发呆不动,完全无视他们的挑衅,不满的跨过来找茬,夏主任不只是想和儿子联手来修理我,还是怕冲突中我这个愣头青伤了他那柴火杆子一样瘦弱的儿子,急忙起身拔出肉棒跟了上来。

  说话间,夏源一只大手伸过来揪住我的脖领子,他手还没抓牢,我就脚跟发力顺着他拉我脖领子的胳膊扑了出去,外人看来肯定是以为夏源这一拽,把我拽了个趔趄,我的右肩头狠狠得顶在夏源的胸口,那杆子一般的身板,胸口根本没什么肉,骨头碰骨头,疼的夏源哼都没哼就往后仰躺过去,我装作连忙伸手去拖夏源,左腿大步跨前,脚跟正好跺在后面赶来的夏主任脚面子上,随后我左膝盖狠狠向前,装在夏主任膝盖下端,夏主任腿一软,顺势趴在地上,看准了他伏在地上的手,我右脚紧忙跟上踩了个结实,夏主任刚想喊疼,他那宝贝儿子身子砸下来,咚的一下,两人谁也没发出声音,都倒在地上不动了。

  我装着不知所措的样子,赶紧开了教导处的大门,正是上课时间,走廊上没有人,也安静得很,只是隐约飘来不知哪个班老师的讲课嗓音和男女交欢的呻吟。我扯开嗓子大喊一声,“来人啊!教导主任晕倒了!”

  这空旷的走廊拢住我的声音相信很容易就让大家都听到。

  那妖媚女人还冷冰冰得站在那里,叉开的双腿和凌乱的阴毛也不去整理,只是冰冷的表情现在浮现了一抹微笑,看着我这的表演。

  扶起夏源,几个嘴巴子乎上去,夏源才算清醒过来,我关切得问他,“学长您没事吧!”

  临近的办公室里这才有几个老师走过来看到我扶着夏源老师的一幕。

  夏源学长一脸懵逼,估计记忆还只停留在刚才拉我衣领的瞬间,胸口的疼痛让他面色有些惨白,嘴角还淌着一流口水,缓过神来的夏源看了一眼拖着他胳膊的我,用力一推,我身子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在趴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夏主任头上,夏主任一个闷哼。一下子跳了起来,把我也掀在一边,我打了个滚显得十分狼狈,夏主任站直身子,鼻子也破了,鼻孔里穿出来的黄鼻涕搅拌着血流了一嘴。

  他其实听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毕竟他昏倒之前那两脚踩得可是结结实实,只是不明白,我到底是故意的还是巧合。

  他背对着教导处大门并没有注意到门已开而且还站了不少老师,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和鼻涕,气急败坏的一脚踢在我肚子上,这一脚我并没有躲,但挺着腹肌,也顺着他脚的落下不留痕迹得弯腰吸腹。所以这一脚根本就没吃上什么力道,我痛苦地一皱眉,地上打了一个滚。

  “你小子不识抬举!不把你姐姐和妈妈喊来让我操个够,看我今天让你横着出去!”

  说着,又是一脚踢下来,本是踢向腰,我一圈身体,一脚结实得踢在屁股上,疼倒是疼,但也让没找好力道的主任咔吧一声崴了脚脖子。

  “夏长远!!”一声尖利的吼叫,震得夏主任一缩脖子,回头一看门口一大堆老师正惊异得看着有些丧心病狂的他,人群中医务室的李医生,挤了出来,眼眉倒束,双手掐腰,一个箭步冲上来,干净利落得掐住夏主任的耳朵就往后使劲一拖。

  夏主任看见李医生,原本嚣张跋扈的气场历时散尽,腰一坨,颤巍巍得从嗓子眼挤出声应和“老...老婆...”

  老婆...我呲牙咧嘴装出来的表情也僵住了,原来李医生竟然是夏主任的老婆,不过看年龄,夏源和夏琳不想李医生的娃啊,我正纳闷呢,李医生已经扶起倒在地上的我,关切得看了我一眼,见我衣衫不整的狼狈样子,回头就冲夏主任大吼。

  “夏长远!张云是我的学生!你要想我还和你们两口子继续过日子!以后就别给我打他注意!”

  夏主任看一边全是同事,低声哀求道

  “回家说,回家说!”

  李医生见人多,收了收脾气刚想转身走,回头看见办公桌后面站着的冷漠女人,“姐!?你怎么在这?”

  冷漠女人抬了抬眼皮,冷冷的道。

  “夏主任已经留我在这一早上了...”

  李医生刚平静的眉毛又立起来了,回头一个耳光打在夏主任脸上,“夏长远!我早看你对我姐图谋不轨了!那么多女人你还玩不够?”

  夏主任看事态发展下去有点不好,赶紧给夏源使了个眼色,夏源立马挺身站起来,就要关门溜出去,被李医生一下呵住。

  “夏源你给我站那!你先前说什么的,只我一个女人不插?我伺候你们爷俩不满意么?”

  夏源僵在那动都不敢动。

  李医生回头看着我,声音降了几个分贝,

  “张云同学带我姐先出去吧,我帮你收拾这两个混蛋。”

  夏源绿着脸看着我,冷漠女人绕过桌子,腿间的狼藉还有意无意得在李医生眼前晃了晃,热的李医生的眼珠子都快飙出火了,才在我身边擦身出门。

  夏源低着头,关了门,尴尬得和老师们说。

  “家务事...家务事....”

  老师们散去,走到楼梯口,就听教导处办公室里,夏主任呵夏源,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痛苦的喊叫声我满不在乎的转头下楼,这高冷的女人似乎也没有碰到任何事般的向楼下走,转头时看了我一眼,奇怪的是,她冰冷的眼神里并没有让我感觉到刺骨和疏远,反而有一种温暖和柔情,正当我发呆时,她已经走在我前面,然后若用若无的我似乎听到了一声“谢谢”

  她高挑的背影已经伴着有节奏的高跟鞋声音下楼去了。她细长光滑的双腿中间黏糊糊亮晶晶的东西搅拌着她的阴毛,行走间双腿的摩擦使原本粘稠透明的液体泛起了白沫,她还是挺高的,我前面屁股沟下的情况一览无遗,不由得一阵兴奋,我正感觉腹部一阵燥热,医务室的赵医生从楼下走上来,正好看到我色眯眯半流着口水的表情盯着前面这个高挑女人的屁股我尴尬的急忙抹了把嘴,“赵...赵医生好!”

  赵医生会心一笑,转而看着那高挑女人笑着说

  “李老板怎么在这?”

  “哦...没什么,过来办些事情”

  她难得温柔了一点回道。

  赵医生不经意得看了看她大腿内侧流出来的精液,又听了听我们身后教导处门里欲仙欲死的叫喊,然后了然于胸的表情。

  “小云同学,我听葛同学说你受伤了?”

  葛胖子还算仗义,但不知道为什么找赵医生来解救我。

  “哦!没什么!”

  赵医生似乎都听葛胖子介绍过我这边的情况了,好像也做了完全的准备。

  “小云同学,你姐姐在医务室等你,今天我帮你们请好假了,可以不用上课。”

  我心里也算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至少今天不用跟那对混蛋父子打交道了,“李老板,开车了么?麻烦您送他们姐弟回家行么?”

  前面的李老板回头看了看我,

  “我店里还有点事,你们跟我回去一下吧,办完事很快送你们回。”

  我本想拒绝,但这话说出来,再配合她那不容置疑高傲的表情,我只能咕噜一声把话咽回肚子。

  赵医生笑眯眯得走过我身旁,到教导处门口一把推开门,里面的声音瞬间收敛了些,赵医生和我摆了摆手,随后关了门。

  今天这对倒霉父子这暗亏吃的不小,不过自己的前程也算是有了个绊脚石,这高挑冷艳的李老板也算吃了个暗亏...哎...本是极乐世界的D市,现在似乎也充满着艰难和麻烦。

  第二十二章小店

  跟着李老板走到二楼,姐姐已经不耐烦得等在楼梯口了,见我和一个高挑女人在一起很诧异,一脸莫名其妙得冲我挤眉弄眼意思是问我这个女人是谁,我无奈得木讷得表情予以回应,我哪知道她是何方神圣,只知道她姓李,是李医生的姐姐,对这些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网本身就拎不清,看她和夏主任他们家的关系好像还不简单,赵医生还认识她姐姐看我只顾沉思不理她,冷不防一招猴子偷桃,纤细的手指掐住我裆里的二蛋,疼得我呲牙咧嘴...这两天来了D市,姐姐开玩笑的尺度可是不止大了一点,什么猴子偷桃,千年杀都是常用计量,当然,我也没少用些过去想都不敢想的方法袭击她我们姐弟和李老板一同走到教学楼侧树林旁的停车场,在她的招呼下钻进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我和姐姐坐在后座,车上一股淡淡的清香,整洁干净,一尘不染,车门关好,她启动了车子,安静的车厢里气氛有点凝滞,索性,我也不言语了,只顾侧脸看车窗外的景色。

  车子开过大门口的时候,意外的是,李老板特意摇下车窗,和坐在门口光着屁股劈着大腿晒肉棒的王大爷热络的聊了几句。

  我都愣了,原来这娘们会笑啊...更让我想不通的是,她好像和王大爷很熟悉,更有点像巴结客气的意思姐姐比我好奇多了,又不好意思问,用胳膊肘拐我几次我都没理她,在我扭头看窗外的时候,顿感裤裆二蛋一紧,疼的我差点没喊出娘车子开了很久,在繁华的街道穿来穿去,我无意中看到后视镜里李老板的脸,先前纷乱的情况,一直都没有仔细观察过她的面容可以说,她的美算不上惊世骇俗,但五官眉眼搭配的很是舒服,那种冷傲和咄咄逼人的气质,更让她和所谓的美女有本质上的差异,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偏偏身在D市,男人们可以随时随地凌驾在她的孤傲之上,骑于胯下,使得这种孤傲,变成一种别致的刺激。

  当然,我现在可没胆量触碰这个冰霜美人。

  我正看得出神,老板目光通过后视镜突然与我视线接触,一个激灵我回过神,忙不迭低头伪装。

  “我叫李婕,是一家小酒馆的老板,曾经在你们学校任职教师,所以你们可以叫我李老板或者李老师,实在不习惯,喊李阿姨也行。”

  “李老板”“李老师” 我和姐姐异口异声得小声喊道,“李老师”“李阿姨”我们下意识得改口后视镜里,李老板的眼睛笑弯了,却没有出一点声音,后座我和姐姐却笑得很开心。气氛随着她冰冷表情的消失而融化,我和姐姐分别介绍了自己,算是简单有了个了解。

  车子在一条很有特色的酒吧街旁边停车场里稳稳得停下了。

  随着她下了车,不知何时裙子已经整理得干干净净,大腿内侧的狼藉也给擦掉,黑色的丝袜上虽然还沾着斑斑白印,但她挺胸提臀的大步迈开,也基本注意不到,她回头招呼我和姐姐跟上,态度和蔼了不少。

  我们走进了酒吧街头第一家大门足有三四米高,装修富丽堂皇的店,店门口两个黑色西装的帅气小伙急忙上去拉开大门,同时洪亮的喊道,“李姐好!!!”

  声音之洪亮,震得我和姐姐一缩脖子。也不知道是喊得李婕还是李姐或者是理解...反正态度敬重,像是臣民见了皇上,甚至低头不敢直视。李老板理都没理,大步流星直接跨进大堂。我和姐姐进门的时候,两个男人抬了抬眼皮看了我们一眼,见我和姐姐一身学生制服,表情十分诧异。

  进了大堂,我的下巴差点砸了脚面子,李老板说她这是小店...哪里有一点小店的磨样,豪华程度令人乍舌...灯饰墙壁吊顶地砖和厅内布置,全部都是欧洲风格,华贵耀眼。

  姐姐用脚尖踢了我小腿一下,我回头看,她嘴唇不动,表情故作淡定,声音却从牙缝里轻轻飘出“舌头缩回去你个乡巴佬,瞧你那没见过世面的德行。”

  我猜要不是身在这种环境下,姐姐又要趁我刚才溜号,抓我的二蛋了,二蛋都快成二饼了大厅里的小伙子和姑娘们都是统一的黑色着装,全部没有裸露下体,反而穿的相当整洁正式。见到李老板都纷纷低头行礼,用夸张的声音和她打着招呼。

  一个金丝边眼镜,头发有点稀疏的瘦瘦中年男人不知从哪跑了出来,殷勤得弯着腰上前和李老板问候着,李老板停下脚步和她小声谈了起来。

  “啧啧啧...真气派!”

  姐姐撇着嘴在我耳边悄悄感叹道。

  “我以后也要做这种女人!”

  我不屑得回道,

  “那你得少动动手,多动动脑子...”

  姐姐眼睛一瞪,伸脚刚想踢我,发现周围的男女服务员,都有点奇怪的看着我们,看得我俩浑身不舒服,的确,这身校服在这种场合,是有点格格不入。

  李老板的声音传来,

  “张雪,张云,到这来~”

  我们俩赶快躲开了这些闪烁的目光,跑到李老板身边,“这是我们这里的徐经理,人很不错,你们先跟他去到处转转,一会我办完事就送你们回家。”

  我们俩应了下来,李老板还不忘用不容置疑的表情和口吻对徐经理说“这是我侄子和侄女,你要好好照顾好了。”

  徐经理连声称是

  李老板走了,徐经理的腰也慢慢直了起来,虽然那一脸谄媚的笑收了起来,但对我和姐姐也是几分客气礼貌,但毕竟我们在他眼中是屌丝学生,他那种官范儿,还是摆得端端正正。

  “两个小同学,你们喜欢去哪玩啊?”

  我们俩对视了一下,表示从没来过这种地方,也不知道去哪里玩。

  徐经理了然一笑,大手搭住我的肩膀,边介绍这家店,边伴着我走入大厅旁宽敞的走廊电梯间。

  原来,这里并不是什么小酒吧,而是D市最大的娱乐会所,可不是什么人说来就来得起的地方,能在这里出入的,非富即贵,不只是D市,全国的商界富豪,官场大佬,艺界名流,都是这里专门面对的客户,所以像我和姐姐这样的学生,出现在这,吸引诧异得目光,就一点都不奇怪了,若不是被李老板带着进来,恐怕碰不到大门就被轰走了。

  “既然你们是李老板的亲戚,那今天想到哪玩都行,看你们的年级....”徐经理捏着下巴,琢磨了一会。

  “恐怕那些高官权贵吃惯了的东西你们也不一定喜欢,就到我们这的演艺休闲厅去看看吧!”

  我和姐姐丝毫没有意见,老老实实的跟着他上了电梯,楼,叮,得一下电梯门开了。

  走廊里几个服务员低头打着招呼,耳朵里音乐听见重重的混响低音炮的音乐声,我下电梯的时候恍惚间看到一个服务员面容有点像田橙儿...我只是多瞄了这么一眼,徐经理立马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怎么?喜欢?”我慌乱间急忙摇头说不是。

  徐经理笑着转头,瞬间收住了表情,严厉得发号施令。

  “脱掉丝袜内裤,转身翘起屁股!”

  我有点惊诧,这女人明显不是田橙儿,只是有几分相似,更何况年纪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比田橙儿多了些成熟,丝毫没有田橙儿的纯情。

  女人毫不犹豫,麻利的脱下丝袜内裤,转身高高翘起屁股,下体一览无遗。

  “公司规定员工之间是不准性交的,但是对客人,随时都可以。”

  徐经理伸手摩挲着女人的阴部,中指有点粗鲁蛮横得深深插入她的阴道,然后呲了呲牙说,“这女的不行,她是服务员,阴道糙,而且功力肯定不够。我们这有专业做客户接待的,我马上喊几个来。”

  他抽出手指,在女人的屁股上擦了擦淫水,然后招呼我们转身走到走廊深处。

  【未完待续】

  11608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