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本帖最后由 小邪无帝 于 2016-12-23 22:07 编辑

  【我和西游有个约会】(唐僧的风流韵事)


  我和西游有个约会


  作者:不详


  贞观十一年,我跟李世民在长安城内结拜,成了拜把子的兄弟,然后我顺理成章的做了长安洪福寺的主持。这是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我只不过是这个普及佛教年代芸芸众僧的其中一位,怎么就能遇上这么好的事儿了?


  我做了洪福寺的主持后一直在想,李世民会不会是喜欢帅的男人,所以才跟我拜把子做兄弟的?我长的帅早在长安城内出了名,这不是我吹的。


  我没来洪福寺的时候,这里只日驻三香,那每天几个铜板的香油钱,把庙里面的和尚们饿得脸黄饥瘦。后来我出家后因为庙会调动来到了洪福寺,结果惊动了整个长安城的女人们,她们为了要一睹我的风采,都以香客为名,每天都来洪福寺进香,结果导致洪福寺最高纪录一个月被换了三个走坏的门槛。


  但我想「我帅所以李世民会喜欢我」这个理由是不能成立的,因为李世民不竟是大唐的皇帝,宫内妻妾不下三千,如果按照每天进行一次房事来计算,也要八年三个月零三天才能轮遍那三千妃子。作为一个正常男人的李世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一个剃了头的和尚?


  贞观十三年,李世民在魏征的进谏下正式开始了贞观之治。就我站在一个普通僧人的位置上看,我是支持这个没有性能力的男人的,因为他提倡的贞观之治使得这个朝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可以从洪福寺的香客身上看出,以前每位香客进完香后只会留下一两个铜板的香油钱,现在随手一丢就是十数个。


  但就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是非常的憎恨这个没鸟儿的魏征的,因为他每次来进香总是借看手相之故来摸我的手儿,还一边摸一边淫秽的向我打眼色。虽然至今为止我肉体上并没有什么损失,但精神上我觉得已经让他强奸过很多遍。


  后来终于在一次魏征那孬种在洪福庙的经房内,趁我转过身在书架上取经书之际,一把抓在我屁股上。


  我反身就一伏虎拳打在他眼眶上,然后一金刚腿把他踏在脚下大骂道:「我操你娘,你以为你是谁,区区一个没鸟的宦官儿,敢吃我豆腐,我还是当今皇上的拜把子兄弟呢。」


  我敝足气力的恐了一声:「滚!」然后魏征那鸟人就吓得跌跌撞撞的夺门而去。


  后来我想不到魏征那小子还跟我来阴的,在上晨朝的时候当众告了我一状,说我在洪福寺内多收取香客的香火钱从中获取好处,还说我借看手相之名故意轻薄女香客,在贞观之治雷厉风行之际,竟敢顶风而上。然后大义凛然的劝谏李世民,别因为一个小和尚就放弃皇上亲君子而远小人的原则。


  李世民本来不甚相信这事实的,但被魏征当着众臣的面子这样一说,只能一狠心就将我发配到边疆西域去。


  到底李世民这小子还念及我们的兄弟之情,并不把「发配」这罪名架在我头上,只是对外说,派遣我到西天去取经了。


  幸好观音姐姐见我人长得帅芳心暗喜,在路上为我招收了几个很能打的徒儿。


  要不我早就让那些豺狼虎豹和妖精给吃了。


  白骨精躺在我的怀里,听了我发牢骚一样的自白后吃吃的笑着说:「你这么帅的人儿我怎么舍得吃你。」我只能苦笑。想不到我一世的英名就毁在这个如花似玉的妖精手上。


  认识白骨精是在午后的一座荒山上。


  那天该死的阳光像个炙热的火炉一样,弄得我们师徒四人汗流浃背。后来还是我的三徒儿悟静体贴,他说师傅也累了,不如在前面的林子休息一下吧。


  到了林子的时候我大徒儿孙悟空说要出去化缘,但又闻到这里妖儿的气味贼浓,便在那地儿上胡乱划了个圈圈叫我们三人坐进里面,说这样妖精就没办法伤及我们了。虽然我不太理解一个圈儿怎么就起到这样大的作用了?


  如果真这么管用的话,等回到长安的时候叫这猴子划一个人进去就出不来的圈儿,然后再把魏征那小子推进那里面。我想着魏征那鸟人在圈儿入面转得晕乎乎,想出又出不来的摸样就觉得好笑。


  这时候我听见了汩汩的流水声,我搜索那水声的来源,发觉八戒正口若悬河流的流着口水,一双猪眼却瞪得老大的看着前方。


  我顺着八戒的目光瞧过去,就看见了一位穿着白裙儿,美的让人浮想联翩的美人儿正朝这边轻盈而来。恰巧这时候一阵林风从则边吹过,把那美人儿的裙儿吹得老高,一双修长、白淅、充满着光泽的腿儿就露了出来。


  我觉得八戒前一阵子肯定是瞒着我偷腥儿吃了,要不肝火怎会那样旺盛,现在还流起鼻血来了。


  在这荒山老林里哪来这么漂亮的美人儿?我用脚丫想都能想到她是个妖精。


  那妖精儿才走近就现出原形直扑向我来,我吓得花容失色躲在悟静背后。


  那妖精才一碰那圈儿,像撞上了一堵铁墙,重重的摔在地上。后来那妖儿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就是闯不进这圈儿,实在没办法之下只好悻悻而去。


  谁都知道吃了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可是我的肉是这么容易吃到的吗?牛魔王那小子以为跟那猴子有拜把子的交情,以千两黄金每斤唐僧肉的价格,外加一个美人儿铁扇公主,这样令人心动的条件来跟那猴子交换,但那猴子也腻是有骨气说不卖就不卖。你区区一个白骨精还想来吃我。


  但后来我还是被那妖精捉去了。那原因是这样的,白骨精没办法进得了那圈儿,走的时候偷偷留了一枚十文钱的铜板在地上,当时我还以为是那妖精跌在地上的时候,不小心从身上掉下来的,于是便跑出圈儿外面拾。谁知我刚俯下身来的时候,一阵阴风带过,白骨精那妖儿就把我给卷走了。


  我被白骨精挟在臂窝里,耳边只听到风声嗖嗖。我的鼻子闻到那妖儿身上的香味,妖精怎么可能有香味?肯定是这妖儿用了什么牌子的香水了。我不禁开始咒骂自己,竟然这么I不小心,牛魔王给的价钱还千两黄金每斤,想不到现在我整个人就只值那该死的十文钱。


  白骨精就这事儿曾经笑说过我贪钱,可是我真的只是个贪钱的人吗?这取经路上,我们师徒四人一路跋山涉水,风餐露宿,有一餐没一餐的,过着半饥不饱的生活。我还不是为了那三个徒儿伙食好点,才冒这被吃的危险去捡这十文钱,这我都容易了吗?


  我被白骨精捉进了她的洞府,我想不到一个妖精的洞府可以设计得这样温馨。


  白骨精像个富婆那样铙有兴致的对我说,她的地板是用那种千年巨彬的木质做成的,上面覆盖了一层由五百张柔软而舒坦的白狐狐皮做成的地毡,洞府四壁是用磨平了的水晶镶上去的,然后是一张可以三人合铺的大床,上面铺着雪狐皮制成的床上用品。


  床塌旁边,竖着两根纯金做成的柱子,柱顶一边镶着一个用千年寒冰精制而成的圆形冰雕,只要她一发功那两个冰雕就会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再配合着洞壁上水晶的映射,整个洞府就会变得通体光明。


  我来的时候那两盏冰雕正发出白色的光芒,我看到的白骨精是那般清楚的在我眼前,一身白色的裙儿,那白淅而细腻的肌肤让我这和尚也忍不住想去摸上一把。我不禁暗叹,这年头连妖精也这样奢侈,还这么漂亮。


  白骨精说她曾经真的动过吃我的念头,只不过是还没见过长得像我这么帅的男人,所以想跟我坏上一把后才吃掉我。我一想起我那千两黄金每斤的肉体,现在只值十文钱就生起了强烈的抵触情绪。所以我一直没有轻易的就犯。后来我想起来还觉得后怕,如果我最初的时候忍不住跟白骨精坏上了,恐怕现在这条小命早就到那妖儿的肚子里去了。


  我住在白骨洞内伙食腻是好,每天都山珍海味,还有那妖儿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像血液稀释后淡红色的酒,她说那酒是波斯国用来进贡我那位义兄李世民的,她看到那些酒儿红得像人的血液,心下腻是喜欢,就从那些波斯人来长安的半途中给截走了。我每次喝完那酒儿看着那妖媚的白骨精,总是觉得有些心猿意马。


  我被白骨精劫走的起初那几天里,我是多么迫切的希望那猴子来救我的。可那猴儿就是不见影儿。后来那猴儿才偷偷对我说,几个月前紫霞仙子还没到安全期的时候那猴儿就跟她在盘丝洞内干上了,结果弄得紫霞仙子几个月不见潮来,才知道怀上了那猴儿的骨肉。那段时间猴儿想到取经的事业还没完成,所以带紫霞到洛阳城的一间大医院做了人流。


  后来白骨精爱上了我,我想不到这个会吃人的妖儿感情也这么丰富。那要从我被弄到白骨洞内一个月后说起。那天牛魔王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消息,知道了白骨精把我弄到手了,于是便约了白骨精到他的牛头山上谈判,并对白骨精开出了五百两黄金每斤唐僧肉的价格,白骨精却非要一千五百两黄金每斤,还说不要就拉倒。


  后来谈判不妥,双方便大打出手,白骨精一个弱质女妖怎么是牛魔王的对手,结果负了重伤逃了回来。


  我不竟是个僧人,还知道普渡众生,而且没这妖儿的帮助下我又逃不出这洞穴。所以我索性便在洞子里面日夜料理起她的伤势。那妖儿也伤得腻是利害,足足一个月卧床不起。而且伤成那样还唠叼个不停,还他妈的有洁僻,要求每天要抱她到洞府内的寒池洗澡。


  她动不了当然我帮她洗,于是就害得我每天流出不下八两的鼻血,她负伤的那个月,我差点就因为贫血连命儿都丢了。如果非要我说句老实话,我会说,我真希望这娘儿的伤势永远也康复不了,那样我就每天都可以抚摸着她那丝绸一样细腻而白淅还充满着弹性的肌肤。


  我特别记得第一次帮那妖儿洗澡的情形。那时候我一件一件的脱着她身上的衣服,还一边吟着金刚经。怎知道那妖儿腻是顽劣,趁我不在意,一手摸在我的小和尚上,还一边摸一边咯咯的笑着说:「你的金刚经果然管用,越念就越像金刚啦」。我差点就忍俊不住操了她。


  后来那妖儿的伤势逐渐好起来。妖精的体魄真的不同于常人,那寒池的池水老保持在零摄氏度以下,我每次帮她洗擦完,手儿都要冻上半天才回暖。可那妖儿整个身子浸泡在水里,却连冷颤也没打个。


  有一次我正在寒池边抚摸着她的细肩,那妖儿下水的时候盘起了长发,细细的耳垂,纤纤的颈儿,还有那秀气的肩,看起来那弧线是多么的完美。那时候白骨精那妖儿突然问我要不要也下来洗个澡?我说我受不了这样冷的水。她纤手一扬池水就冒起了热气,再一扬我那身上的袈沙就不知道跑哪去了,然后我觉得背后有道力气推了我一把。


  我就光不溜湫的掉了下寒池。奇怪的是池水却一点也不冷了,水温恰好不冻也不烫。我掉了下去后,那妖儿的臂子像蛇一样搂在我的项颈上,我们的眼睛像着了火一样撞在一起。


  那阵子我觉得胸膛在不坎负荷的跳动着,小和尚挺得像那猴儿的金箍棒,嘴里还气喘如牛。那妖儿像还不够火,把嘴儿俯到我耳边轻轻的说,「你还从来没帮我洗过那地方,难道你真不想洗吗?」于是我觉得我的右手被她抓了起来,轻轻放在她那光洁而饱满的胸脯上。


  我大叫一声:「佛祖,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然后反身抱起她抵在那池壁上。


  这时候那千年冰雕的灯盏腾然放出粉红色的光芒,那欲望的火在我们身上炙热地燃烧着,在那妖儿低低的像梦呓一样的喘息声下,我想我已经化为灰烬。


  在我还没跟白骨精坏上以前,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位忠于本职的僧人,而且为了扩展佛祖释迦牟尼公司的业务,我不辞劳苦,一路跋山涉水到西天去取经。可是我所做的这一切都因为遇上了白骨精这妖儿,就因为犯了色戒而全盘皆空。


  那妖儿总是劝我,既然你已经进了地狱,你还顾忌个什么啊?于是我把心一横,就再进了地狱。



8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