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放蕩的青春》 (四)

作者:qujia520

      晚霞退去最后一抹暗红,夜幕稍稍来临,放眼望去,远处的山黑乎乎只剩下
轮廓。山那边升起一轮月牙儿,暗淡的月光照在这座三层小楼的楼顶,楼顶四角
陷入漆黑的夜色中。丽丽继续双手交叉抓住亭栏杆,双眼紧闭,臀部翘的老高
。她在羞涩地让她生命中另一个非常熟悉而且很有好感的男人霸占她的肉体。

四个人在不约而同地把这层鸿沟底跨越。我明白阿鸿和我老婆在深情享受第一
次和对方做爱的感觉,我有的是时间底侵犯丽丽。看在丽丽嫩屄里进进出出
的大鸡吧,我放故意放慢抽插速度。人啊,在忽然间得到幻想已久的东西时,很
容易火急火燎地囊入怀中,忘了仔细端详最美妙的一刻。我不愿意这,我不
愿意像《西游记》里的八戒,吃到很多凡人望眼欲穿但永远吃不到的人参果
因为操之过急忘了品尝人参果的味道。

从丽丽的阴道里抽出鸡巴,抓住丽丽的手臂让她站起来,把她紧紧搂入怀中,我
感觉到她扑通扑通疯狂跳动的心脏。和她深吻,她紧张得有些透不过气,舌头伸
进少女香唇,急促呼吸从她的鼻子里飞跃出来打到我的脸上。我继续吻她的香唇
,她原本怂在一边的玉手慢慢从我身后抱住我的头,和我热吻起来。甜甜的舌尖
不由自主伸入我的口中,和我的舌尖交织在一起。

和丽丽激吻了一会儿,隐约听见从不远处花圃边传来“额。。。臭流氓。。。。
额。。。死鬼。。。再进去深点。。。额。。。”。

听到我老婆玲玲的淫叫声,我和丽丽两人嘴吻嘴同时笑了。

我伸手去扣玲玲的阴道,享受她阴道夹住我手指那种温柔,淫水流淌打湿我的手
掌。她被我扣到两腿发软,身体一酥,整个人松软躺在地上。我顺势压在丽丽身
上,一只手中指完全进没入丽丽的嫩屄里继续扣她的阴道,另一只手捏住她嫩嫩
的乳房,粉色乳晕中央小奶头显得特别可爱,惹得我恨不得把丽丽的整个乳房都
含进嘴里。舌尖去碰撞丽丽的小奶头,整个舌面奢添稚嫩的乳房。每一次舌尖和
丽丽的奶头缠绕都让丽丽呼吸急促,大腿把我扣她嫩屄那只手夹得特别紧。

“阿健哥,我。。。我。。。我现在。。。安全期。。”丽丽羞涩而深情的看
我说,然后带甜甜的微笑闭上双眼。此时她大缓缓弓分开,大腿中间沾满淫
水的嫩屄在互换我再次用自己的大鸡吧侵犯她的肉体。

说实在的,我永远忘不了这一刻,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一刻。我深爱我的老婆玲玲
,她性格豪放,勇敢而坚。遇到任何阻碍,她会像一条开足马力的破冰船把面
前所有困难粉碎掉。玲玲就像一个古代女骑士,用一把长剑指你的脖子对你说
:“老娘这辈子跟定你了。”她的个性让我爱她爱得疯狂,她给我所有一切让我
感觉是一种温馨,一种有人为了我奋不顾身,劈荆斩琦的温馨,安全感爆棚。玲
玲给我的是一个家的感觉,一个贤内助,一个安全港湾,甚至让我有一种爱子心
切的母亲奋不顾身宁可牺牲自己一切保护自己孩子的错觉。我可以在玲玲庇护下
随心所欲,任由自己年少轻狂的性子到处胡闹,像个调皮的孩子。

丽丽不同,她腼腆,温柔,和善,弱不禁风,像一艘在暴风骤雨中力漂流的
木船,苦苦期盼能容纳它的港湾。为了能停泊,为了那份安逸,她期待你像岸
边结实的缆绳把她底捆绑,底占据。

我抓住鸡巴,用龟头轻轻地摩擦丽丽的阴缝,丽丽的淫水再次让我的龟头湿漉
漉的。月光照耀下丽丽那两片被我龟头不停揉搓的阴唇显得十分娇嫩可爱。摩擦
了一会儿我往前一顶,这根幸福的鸡巴再次完全没入丽丽的阴道里边,感受19岁
小美人儿阴道紧紧的包裹感,龟头在湿滑又温润的阴道里贪婪地和宫颈碰撞。

夜风带润气缓缓吹过山坳,轻抚我的全身,伴清风操丽丽。丽丽闭眼,
嘴角露出微笑,双手放在肚皮上。忽然一阵电击,精液从我体内一股一股喷涌而
出,全部射进丽丽稚嫩的阴道里。

最美好的时光总是容易稍纵即逝,我还是法好好控制和丽丽的幸福一刻。快感
来得太突然,突然到现在回想起来,第一次感受丽丽的肉体那段回忆在我脑海里
有些朦胧而又稀里糊涂。兴奋又奈的我只能趴在丽丽身上喘粗气。丽丽把脸
颊埋进我肩膀,双手轻轻抚摸我的后脑勺,惹得我不愿意拔出开始变松软的鸡巴
和丽丽接吻。一段舌尖缠绵后,丽丽拍拍我的肩膀,我才意识到底缴械的鸡巴
已经滑落出来。两人盘坐在地上,丽丽用手捂住自己阴部,不一会儿托起手掌,
她凝视掌心上一堆我射进她阴道里的精液,羞涩地笑朝我嘟了嘟嘴说:“坏蛋
,带我去洗洗。”

我一把抱起丽丽走到泳池边,搂丽丽一起扑通跳进已经灌满水的泳池。

清的池水令人全身放松,靠在泳池边点燃一根香吸了一口,看身边的丽丽
泡在水里搓洗自己,底进入黑暗的夜色让我似乎看不清丽丽的脸庞。伸手搭
丽丽肩膀把她搂过贴紧自己,手掌向下正好可以摸她的奶子过瘾。听见花圃那
边又发出我老婆玲玲还被阿鸿继续操的呻吟声。惹得丽丽羞涩地低头笑钻进
我胸膛。

我亲了亲丽丽笑说:“那小子可以啊,搞得那么久。上次我看见他跟你做爱的
时间也挺长的嘛。”

“你,,,,对我不许说“做爱”,我不要你这说。”丽丽用变得稍微严肃的
神情注视我说到。

丽丽这句话让我瞬间错愕,整个人被她这句话搞得不知道怎么回答。

丽丽见我忽然呆住,调皮的搂我脖子,依旧神情严肃地注视我双眼问到:“上
次在车里,你和玲姐,我要你以后也对我说那个。”

“上次?我?跟玲玲?说什么了?”我继续愣吞吞吐吐回答。

“就上次嘛,我都听见的,我就要你以后也对我说。”丽丽嘟嘴,注视我的眼
神变得更严肃起来。

看到我反应不过来,丽丽用手捏我的脸,扯得我生疼。

她要我说什么?情话吗?可是上次在车里就单纯的跟我老婆玲玲操逼了,也没说
什么打情骂俏的话语啊。正当我被丽丽的再三提问二丈金刚摸不头脑的时候,
游泳池底部忽然亮如白昼,光线把我们两个泡在泳池里的赤裸身体照得特别清晰
,丽丽松开我好奇地四处张望,她泡在水中的玉腿和那片稀疏阴毛在池地四周灯
光照耀下显得特别可爱。随后亭灯光亮了,楼顶四角灯光亮了,通到楼顶的楼
梯口灯光也亮了,连花圃都亮起了灯。整个楼顶给人一种开舞会的感觉。

我搂紧丽丽继续追问:“上次我跟玲玲?说了啥啊你说清楚啊,我想不起来了!

丽丽盯我的眼睛露出坏坏的笑容,握住我手腕把我的手向下拉到她的两腿间按
住,让我的手掌正好触及她的嫩屄,而后轻声在我耳边说:“上次你对玲姐说。
。。”话没说完就一把把我推开。

看到她羞涩地向我身后方向张望,我顺势扭头望去,玲玲手指间夹一根点燃的
香我们这走来,脸上带逾越的笑容。

跟玲玲交往一年多,只偶看见她抽,在某个重要工作解了以后,或者是某
一次我们两操逼操得爽飞天以后,她会抽几口舒缓兴奋的情绪。

玲玲走到泳池边,明亮的灯光把她一丝不挂的躶体照耀得清清楚楚。大腿间有些
湿漉漉的阴毛,粉粉的阴道口还未完全闭合,从里边还流出些许黏糊糊的白色液
体,挂在阴道口边上,那是阿鸿那家伙射进玲玲嫩屄里的精液缓缓流出。

玲玲猛吸几口,扔掉头,一个鱼跃式扎进泳池里,从我和丽丽之间浮出来。
她先坏笑伸手去轻轻捏丽丽的鼻子,巴扎巴扎的眼神仿佛在向丽丽追问---“
刚才是不是做了坏事了?”丽丽低头露出羞涩的笑容,扑到玲玲怀里,用脸去蹭
玲玲的脖子,像个撒娇的小孩。

“诶诶诶,你个坏蛋以后欺负她悠点,我这小妹妹以后还要给阿鸿下崽呢,那
么嫩的胚子你爱护点用啊。”玲玲耍调皮对我忽然蹦出来这句话逗得丽丽满脸
通红,嘴里喊:“讨厌,讨厌。。。”向玲玲不停泼水。

于是两个全身赤裸的女人在泳池里相互追逐,打打闹闹玩起了泼水仗。池子里浪
花翻腾水珠四溅,欢笑声,尖叫声此起彼伏。我靠在泳池边心满意足地欣赏两个
美妞,两张挂满水珠的笑脸,奋力泼起水花挥舞的手臂,灯光映射下冰雪洁白的
肩膀,在浪花里时隐时现的乳房,淡蓝色水中细细的腰部,圆圆的臀部,还有大
腿间稀疏得可爱的阴毛,追逐中不停摆动的双腿。丽丽被水花扑面扭头闭眼尖叫
,而后玲玲躲丽丽反击过来的水花狂笑爬到池边,左躲右闪泼向池边的浪花,
突然背身跳入泳池给丽丽一个浪花炸弹,搞得她满脸是水,眯眼踉踉跄跄爬起
飞奔躲避,抢过阿鸿刚烤好的一只龙虾在池边吐舌头扭腰蹦跳向玲玲挥舞炫耀
,换来的是玲玲更奋力泼起来不停洒向自己的水花。放荡的玩闹把平日拘谨底
释放,笑声,尖叫声带青春气息响夜空。直到我爬出泳池坐在亭靠椅上,
嘴巴咬一根阿鸿烤好的羊排向她两挥手示意,两个裸身美女才停止打闹各自披
浴巾,气喘吁吁地走过来。看见桌子上摆满的烧烤也顾不得擦干身上的的水珠
狼吞虎咽往各自嘴里塞东西。

半小时过去,大家都一言不发,只有牙齿咬碎螃蟹壳和啃羊排的咀嚼声。四个人
刚才闹腾那么久,肯定都饿极了。啃完一根羊排后我用海马刀打开一瓶红酒倒满
四个人的酒杯,发现两个女人面前蟹壳和羊骨头都堆成了小山,饿的狼狈真是
令人可笑又心疼。把自己那杯红酒闷完,抓过摆在旁边的龙虾剥壳取出虾肉分她
两,没想到我剥肉的速度还没她两塞进嘴里的速度快。不到一根的功夫三只龙
虾已经被底消灭,但丝毫没有吃饱的子。

阿鸿也开始跟我一道剥起龙虾,边剥壳边对丽丽嘟囔:“慢点慢点,不我再去
烤牛排。别噎。”

“吃吃吃,别饿,恢复体力。吃得屄肥奶涨,等会儿上床睡觉了争取把阿鸿一
逼夹到天亮”玲玲调皮地故意插话逗丽丽,换来丽丽扔向她一个螃蟹壳,不偏不
倚正好砸在玲玲的乳头处,乳头和乳晕周围瞬间油乎乎一小片。看见自己意中
搞出来的杰作,丽丽忍不住仰头发出“咯咯咯”的笑声,被嘴里塞满的烤肉卡
住咽喉,咳得眼泪都出来了。搞得阿鸿只好忍奈的笑容为了给丽丽止咳不停
拍打她的后背说:“两位姑奶奶别闹了,先吃饱再说。”

玲玲继续不依不饶逗丽丽说:“就是就是,还没吃饱呢,浪费食物,该当何
罪!”

“哪浪费了?“丽丽边咳嗽边流泪指我老婆玲玲的乳头说:“这是阿健睡前
宵夜嘛,在我天才般的手艺下,今晚换成螃蟹味儿。”

岂料两个女人一旦逗趣闹腾起来,只有开始哪有结束的?玲玲走到我跟前把那粘
了烤螃蟹汁水油乎乎的乳头塞进我的嘴里说:“老公你尝尝丽丽的宵夜看看这小
妮子的手艺如何?“

我明白玲玲其实除了要继续逗丽丽,非是想让我她把沾了汁水的乳头添干净


我狂添玲玲的乳头装作美味比的子赞叹到:“嗯嗯嗯,不错不错,手艺不错
,好吃。”

“咱们四个人在一起这闹好开心,以后呢?还这吗?”丽丽坐在一边忽然飞
出来一句话,让大家忽然全部变得沉默下来。好长时间的沉默,除了楼顶蛐蛐叫
声,先前还嬉闹的环境仿佛被黑夜底吞噬了一翻。寂静,底寂静。每个人都
是发呆,眼神呆滞想些什么。有人忽然想开口说话,又重新咽回肚子里。然后
继续发愣,亭下的空气底凝固。其实四个人内心小九九都一的,都在期待
以后既能和自己那一半像以往那水乳交融,又能继续和另一个异性继续疯狂下
去,继续贪婪享受对方肉体间的交互。否则有谁会在没有好感的异性面前如此放
纵?赤身裸体毫保留把自己最隐私的部分暴露给那个他或者她?四个人都底
享受过另一个他或者她肉体上的疯狂后,内心又被原先某些道德观束缚起来。或
者每个人在刚才那番云雨后,虽然对自己另一半心照不宣,亦或者心未来还想
品尝那种激情如何跟自己伴侣开口解释?此时此刻每个人都被传统道德观念束缚
得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沉默,沉默的气氛让玲玲过来伸手捏我脸颊。看见她目光游散盯石桌脚,我
意识到她要把打破沉默气氛这个任务丢包到我身上。

“大家继续自由自在嘛,开心就好。”我昏头昏脑说完就意识到这句模棱两可的
话完全是屁话,屁用都没。玲玲听到后把我的脸颊捏得更紧更疼就是对我这句屁
话最好的定。

我去,大家都一起偷吃肉了还怕被同伙骂做贼?不都想以后能随心所欲嘛。这
僵局不打破今后还是偷偷摸摸有毛线意思?既然窗户纸已经捅破,干脆把墙都拆
了更合咱们四个男男女女的心思?盯已经到手的肥肉又不好意思在下嘴,又盼
有人来踢翻这堵墙而且。啊哈哈哈,也就为这个嘛。得,哥今天就做这拆墙的
角色了。干脆,不把墙拆得不留余地不罢休。

“咱们四个人关系那么亲密了,而且对方的屄都操了,还矜持什么?玩矜持多见
外多没意思啊?以后四个人,异性跟异性随便,想做爱就去做爱,想恋爱就去恋
爱。只要真正结婚时对象别搞错了,肚子里的孩子别搞错了就行。”

“哦哟哟,一女嫁二夫?一男娶二妻了?”玲玲在我身边打趣道。

“这做法好,玩毛线矜持对吧?哈哈哈哈。。。。”阿鸿傻乎乎接过话茬。然后
推了推丽丽胳膊。丽丽明白阿鸿想让她表个态,露出笑脸说到:“说好的啊,一
男娶二妻,一女嫁二夫。以后不许耍赖皮。”

玲玲皱起眉头来:“我不明白,刚才我那句话下意识说出来的嘛。真一男娶二
妻?一女嫁二夫?这怎么嫁怎么娶?”

“嗨,也就比喻比喻嘛,真结婚,你当然跟阿健咯,我当然娶丽丽了,这不明摆
的事情,这个。。诶。。。”阿鸿还是傻愣想打圆场。话音刚落阿鸿就被丽
丽抬起腿来踢了过去。

“就要你们两男人都当咱俩都是自己老婆,就要我也能感觉你们两男人都是自己
老公。那个,,,光操逼多单调?没感情算什么事儿啊?那个,要是有爱情多好
不是?那个,,,你们两正式结婚是正式的,但是阿鸿你这家伙也得跟阿健那
爱护玲姐嘛。心里也得当玲姐是自己老婆嘛,要不那个,,,高兴就脱裤子搞人
家,搞完提裤子就走,那个,,,也太,,,,“丽丽在一边吞吞吐吐吱吱呜呜
说了一大通话。

玲玲听完噗呲笑起来:“诶呀,小妮子就期望多个男人疼她嘛。挺好啊!”然后
一把扯起丽丽推到我怀里说:“以后这小妮子就是你二媳妇了。丽丽你放心好啦
,我和你二老公把你当来待。”说完她往丽丽脸上亲了一口,转脸打量起阿
鸿说:“我跟这坏种儿能有夫妻感觉?姐弟还差不多。”搞得阿鸿在一边尴尬地
呵呵傻笑。

玲玲这个冷水泼的,也太损了点。我把怀里的丽丽放一边,对玲玲说:“弟弟就
不能做你二老公啦?”然后从玲玲身后伸出双手分别抓住她的膝盖后侧一把把她
提起来,就如同大人抱小女娃撒尿的姿态。玲玲被我这抱起两腿正好底分开
,整个阴户正好底在阿鸿面前暴露出来。

“阿鸿你过来,那个,丽丽,你在阿鸿身后。”

阿鸿不明白我要干嘛,愣走过来,丽丽也皱起眉头黏在阿鸿背后。

“丽丽啊,你作为阿鸿的大老婆要不要阿鸿娶玲玲这二老婆?要的话抓你老公鸡
巴对准他这个二老婆的屄让你老公插进去嘛。”

“老婆,你得嫁你这二老公嘛,来来来,自己用手把自己的屄掰开,让你二老公
插你。”

我说完后丽丽听明白了,笑嘻嘻在阿鸿身后抓住阿鸿的鸡巴把他往前推,小手握
自己老公的鸡巴让自己老公的龟头上下磨别的女人的阴唇。玲玲看见这情形,
笑紧闭双眼故作挣扎了两下,也老老实实伸手掰开自己阴唇。丽丽在阿鸿身后
一顶,阿鸿的鸡巴整根插进我老婆玲玲的嫩屄里边。

阿鸿用力操了几下我老婆,顶得忒用劲,搞得我抱我老婆差点往后摔,说到
:“刚才刚操完,那么快再射她一次我射不出来。”

丽丽使劲拍了下阿鸿脑袋说:“这也就意思意思,谁要求你射了?去去,鸡巴都
进入了,还得来个深吻啊。深吻你二老婆三十秒以上不许停。”

于是阿鸿两手抓我老婆的奶子,鸡巴还插在我老婆嫩屄里跟我老婆接吻。惹得
我和丽丽咯咯咯偷笑。

两人吻了一会儿,阿鸿拔出他的鸡巴转到丽丽身后,学我抱起丽丽说:“老婆
,你也得给你二老公操操。”
玲玲挣脱我的手,也黏到我身后握住我的鸡巴笑嘻嘻说:“对对对,老公,来来
来,我你插你二老婆的嫩屄。”

丽丽倒是挺自觉,微笑两只手分别从她屁股下边掰开她自己的大阴唇,她掰开
的力度还不轻,阴道口底敞开。玲玲握我的鸡巴把我的龟头对准丽丽的阴道
口,感觉她用腰部把我往前顶,我整根鸡巴底插进丽丽的嫩屄里边。我伸出一
只手揉搓丽丽的奶子,另一只手抚摸丽丽的脸颊和丽丽深吻,双方舌头和唾液在
对方嘴里甜蜜交融。

自从那次拆墙似得底没了任何隔阂以后,我们四个就开始过起没羞没臊的青春
放荡生活。谁想跟谁做爱,打个电话或者QQ联系就开搞。先前因为丽丽读大学没
自由的缘故,阿鸿这小子性欲还挺,经常约我老婆玲玲开房操逼发泄性欲。以
至于有些晚上我打电话想约玲玲吃宵夜,在电话里听到玲玲开免提边跟阿鸿做
爱边跟我通话。搞得我要么先在宵夜摊点好宵夜等他们两搞完过来吃一起吃宵夜
,要么我干脆去他们两开的房间或看他俩做爱等待,或者干脆一起操玲玲。玲玲
经常被我们两个男人玩“轮奸”。不过俗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田。
玲玲对两个男人轮她特别享受。而丽丽读的大学离我们这有好几十公里远,晚上
她多数时候只能在四周围起窗帘布的宿舍床上偷偷摸摸跟我们两男人玩视频裸聊
。玲玲看她辛苦手淫的可怜儿,偷偷给她买了个硅胶鸡巴让她好好藏起来。可
惜假的哪有真的带劲?于是在阿鸿的指引下,我也偶开玲玲的车驱车几十公里
带丽丽去某个偏僻的小镇宾馆开房操她。特别是玲玲来例假的那几天我忍不住了
就去找丽丽操逼。有时候我会跟阿鸿两个人一块找丽丽开房三人享受“轮奸”的
乐趣。虽然自己内心感觉幸好身边多了一个丽丽,但是这种被她不自由的辛苦劲
儿带来的苦恼还是让我们四个人如鲠在喉。作为男人嘛,我更喜欢玩双飞。作为
最放荡的四个人,大家更喜欢聚在一起吃喝玩乐一起做爱。最喜欢像在阿鸿家里
的木材仓库办公室楼顶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当然了,后边发生的事情让丽丽从此
告别笼中鸟的生活,底自由自在,这段经历带来的激动,苦涩与欢乐让我们彼
此更珍惜其他三人了。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