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第三章:水晶棺材

  黑色小兽到底救不救?

  要是以肖晨平日里的性格,那肯定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但刚刚那段看似
荒唐的南柯一梦,却让如今的肖晨有些犹豫不决。尤其是赤裸女子那句你的本命
灵宝会指引你找到我的,更是让肖晨有些摸不着头脑。

  自己的本命灵宝到底是什么?从刚才的南柯一梦开始一直到结束,身边多出
的也只有这头黑色小兽,莫不成这小兽便是自己的本命灵宝?可只是听说妖兽能
成为人类修士的伙伴或灵宠,可从来没听说过妖兽会成为本命灵宝的。

  自己到底要不要去寻找那赤裸女子?如果去寻找又该怎么去找?看起来答案
可能要落在这头黑色小兽身上了。想到这,肖晨立刻起身走近了黑色小兽仔细观
察起来。

  小兽此刻躺在地上,毛皮上还满是伤口与血渍,看起来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若不是胸口还有微弱的呼气的起伏,肖晨甚至认为它已经死去。真到决定想救小
兽,肖晨才发现自己没有丝毫把握。

  不过肖晨平时出外历练,身上各种治疗伤势的金创药还是带着一些的。尤其
是前几日在县里最大的药铺买来的一种叫创伤灵的药,对治疗严重的外伤还是有
奇效的。只不过这种药价格却是不菲,集肖晨大部分财力,也只购得一小瓶而已。

  肖晨脸上闪过一丝肉痛之色,但既然决定要救小兽,肖晨也不会吝啬。只见
他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瓶,打开了瓶盖,把瓶中白色药粉均匀的撒在了小兽的伤
口上,又把剩下的一些药捏着小兽的鼻子倒入它的口中。这时小兽身上的伤口竟
然开始慢慢的凝固,愈合,肖晨不禁暗暗点头,这高级的创伤灵治疗外伤确实有
奇效,也对得起这高昂的价格。

  看到小兽的伤势在逐渐回复,肖晨这才放下心来,不过看小兽恢复的程度,
似乎也不是一时半会能醒来的,于是肖晨缓缓盘坐在小兽身旁,又运起了不知名
内经,来巩固他初到凝气大圆满的境界。

  ……

  与此同时,距黑森林山脉远处的一座深山洞府中……

  无良真人一脸享受的躺靠在自己的石椅上。而在他的胯下,正跪着一个头挽
双发髻的女孩。

  女孩也就十五六岁年纪,五官清秀可人。此时正用她那芊芊玉手握着无良真
人的阳具,用嘴慢慢的允吸着。这女孩,正是白秋水。

  此刻的无良真人,正微闭着双目,任由秋水摆弄着他的阳具,口中喃喃有词
道:「秋水啊……这几日你的口舌之功已经修炼的越发熟练了……啊……哦……
舒服……」

  听到了无良真人的夸奖,秋水抬起了头,冲着无良真人露出一丝媚笑,应了
一句道:「是主人您调教有方!秋水一切也只是按着您的指点而已。」

  「嗯……秋水你说的没错,若非你主人我这几日耐心的指导,你一个还没经
人事的女孩,又怎会如此迅速的掌握了男女间的真谛!」说完,无良道人又淫笑
了一声说道:「快……别停下……继续添……用点力……吞下去……啊……」

  看到无良真人兴致如此之高,秋水一言不发的埋下头去,继续卖力的抓起无
良真人的阳具添弄起来。可即便是无良道人,也没有注意到在秋水的眼角中闪过
了一丝屈辱的神色……

  秋水卖力的允吸,让无良真人越发兴奋,但见他喘着粗气断断续续说着:「
啊……好秋水……果然与众不同……你可弄得主人我快要射了……改天找个黄道
吉日……我要彻底把你办了……让你真正成为我的炉鼎……你看如何啊……哈哈
哈……」

  听了无良真人的话,秋水内心中好似打翻了一个五味瓶。自从这几天为了家
人、爱人同意成为无良道人的炉鼎以来,秋水已尝尽了此人的变态手段,而自己
也从开始的不顺从,变成了现在的学会了隐忍。总有一天,哼……秋水口活更加
卖力,但内心却暗暗地思量着。

  正当无良真人欲攀上人道顶峰的时候,也正是肖晨被成道境三星啸天狼攻击
的瞬间……

  无良真人猛然从石椅上站起,双目若有所思的望向远方,也不顾得胯下还在
卖力的秋水,喃喃道:「是那股气息,那股气息竟然又出现了……」

  说到这,无良真人看了一眼胯下有些惊慌失措看着他的秋水,狠狠抓住了她
的发髻,用力往自己胯下塞去道:「快,抓紧时间给我弄出来,主人我还有正事
要办,可别让那几个老家伙抢先了……」

  ……

  此刻的肖晨,丝毫不知道他青梅竹马恋人如今的遭遇,只是看着肩头上的小
兽,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刚刚,这只黑色小兽已经醒了过来。肖晨本以为小兽既然是妖兽,那么
最少也是破气成道境的大高手,即便身上重伤刚愈,怎么实力也不会太弱吧。可
谁想这小兽醒来后浑身没有任何的法力波动,只是很可爱的用鼻子嗅了嗅肖晨,
便闪电般窜到肖晨的肩膀上,再也不肯下来。

  无奈下肖晨只好揉了揉小兽毛茸茸的脑袋,对着它说道:「小家伙,我可是
费了好大劲才把你治好的,你可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黑色小兽估计是根本没听懂肖晨的话,有些迷茫的吐了吐舌头,添了添肖晨
的脖子,而目光却不时的漂向肖晨的胸口。

  「小家伙,你在看什么?」肖晨有些纳闷,摸了摸胸口,这才想起胸口上还
挂着当年中年人留给他的那块玉璧。

  当肖晨从胸口的衣服里拿出玉璧,这才吃惊的发现,玉璧竟然泛着淡淡的光
芒。而当肖晨拿出玉璧的刹那,黑色小兽也似乎开始变得异常兴奋,冲着肖晨亲
昵的蹭了蹭头,又摇起了尾巴。

  这块玉璧已经跟了肖晨十年,可肖晨却还从来没见过它会发光。这是怎么回
事?肖晨想起了留给他玉璧的中年男子。这个人虽然没收肖晨做徒弟,但在肖晨
的心中却早把他当成师傅的。原本在肖晨认为,他的这位准师尊应该是一位武道
大家,甚至可能是一位武道巅峰的绝世高手。可随着他功力的增加,肖晨才越发
感觉他这位准师傅的不凡。尤其是刚才自己也达到凝气大圆满境,脑子里突然出
现了准师傅留下的信息,这才让肖晨更加感觉此人的高深莫测。

  能在一个人脑子中留下讯息,那绝对不是武道巅峰能办到的事情,自己现在
已经是这个境界,可要是让他在别人脑子里留下什么信息,那是万万也做不到的。
看起来,自己这位准师傅应该是一位仙道级别的高手。而且,随着境界的提高,
肖晨隐隐觉觉自己的脑中还有一些信息,只不过因为自己境界没到,还无法打开
罢了。

  玉璧既然是准师傅留给自己的唯一东西,那肯定也绝非凡品。这时,肖晨脑
海里又浮现出赤裸女子最后留下的那句话:你的本命灵宝会指引你找到我的。

  难不成这块玉璧就是自己的本命灵宝?可是这玉璧是准师傅留下的,即便是
本命灵宝也应该是准师傅的,怎么就会成为自己的本命灵宝呢?

  想到这肖晨自嘲的摇了摇头,他如今的实力还是太弱小了,虽然脑中得到了
中年男子的一些留言信息,但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还是超出了他本身的认知。
于是肖晨准备把玉璧放回胸口,可就是在此时,奇妙的事情突然发生了。肖晨隐
隐感觉到玉璧竟然发出了丝丝的牵扯之力,似乎要带着肖晨往前方行走。

  玉璧的牵引之力并不强,但却是肖晨实实在在感觉到的。难不成这玉璧还成
精了?它这是要带着我去哪里?真的是要去找那赤裸女子吗?想到这,肖晨看了
一眼玉璧带他的方向,那里正是黑森林山脉的更深处。传闻没有人能从山脉深处
活着回来,自己进去后还能活着走出来吗?

  眼前,又浮现出那赤裸女子的身影和刚才春色旖旎的风光,肖晨眼中露出了
坚毅之色,大踏步向山脉深处走去……

  黑森林山脉深处树木非常茂盛,几乎看不到光。凭肖晨凝气大圆满的境界,
也只能是步履蹒跚的前行着。耳边,传来阵阵的嘶吼声,这些声音都是肖晨从来
没有听到过的。也就是说,在这片深山丛林中,应该是有着不少的妖兽出没。而
任何一个妖兽,都不是现在的肖晨能对付的。想到这,肖晨越发小心的前行着。
反倒是肖晨肩头上的小兽,却神经大条的丝毫不在意,趴在肖晨的肩头,似乎是
想要睡觉的样子。肖晨真的很佩服这小东西,挂在自己的肩头,即便是要睡着了,
却也丝毫没有要掉下去的意思,真不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的。

  这时,肖晨突然感觉大地似乎在颤动。紧接着,有一头庞然大物竟然从森林
深处跑了出来。

  这是大地裂熊!肖晨顿时浑身发麻,脑子里浮现出准师傅留给他的信息。大
地裂熊,破气成道境妖兽,实力以个头大小区分。最厉害的大地裂熊,身如小山,
有成道境五星巅峰的实力。而肖晨眼前这头体型虽然没有小山夸张,却也是个绝
对的庞然大物了,在肖晨看来,此兽最少也不比刚才那头三星啸天狼的实力差。

  这该怎么办?凭自己这点实力,恐怕是挨不了这头妖兽一下的。想到这肖晨
目露绝望之色。可就在此时,胸口的玉佩突然白光大盛,一下罩住了肖晨,而那
头大地裂熊本来已经看到了肖晨,却突然发现目标凭空消失了。大熊似乎也很是
不解,用它的巨爪挠了挠脑袋,然后又转身跑走了。

  待在白光里的肖晨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暗道一声侥幸。又看了看胸口的玉璧。
这玩意竟然还有隐身的功能?看起来自己这位准师傅越发的神秘了。不过这样的
话肖晨对找到赤裸女子的信心却是大增了。

  肖晨越往深处走去,碰到的妖兽却也是越来越多。而且每个妖兽实力都不容
小视,但肖晨凭借着玉璧的神奇,每次都能险而又险的避过。这一路肖晨也暗自
感叹,这些妖兽虽然实力都很强横,不过大部分灵智低下,否则即便有玉璧相助,
肖晨也不会这么容易就避过这些妖兽。

  走着走着,肖晨突然发现玉璧一直泛出的淡淡白光开始渐渐发亮,而且发出
的牵引之力也越发的强劲。是要到地方了吗?肖晨暗自猜想,脚下的步伐也加快
了许多。

  然后,肖晨便看到了远处的异景。那是什么情况?在肖晨眼前竟然出现了一
个直径十几丈长的巨形圆坑,圆坑的周围闪烁着刺眼的光芒,使人看不清坑内到
底有什么东西。而肖晨胸前的玉璧此刻也开始白光大盛,似乎和圆坑四周的光芒
遥相呼应着。

  看着四处都闪烁着光芒,肖晨神色有些迷茫,到是肩头的黑色小兽,张开了
朦胧的睡眼,有些兴奋的看着那口圆坑。

  许久,圆坑周围的光芒才渐渐淡了下来,紧接着,似乎有东西从坑里升起,
慢慢的,漂浮到肖晨的面前。肖晨仔细观察,发现竟然是一口透明的水晶棺材。

  水晶棺晶莹剔透,洁白无瑕,仿佛和自己胸口那块神秘玉璧材质相同,显然
刚才的刺眼光芒正是它发出的。让肖晨吃惊的是,在水晶棺内,竟然躺着一个全
身赤裸的女子。

  女子静静地躺在棺内,紧闭着双目,面容散发出惊世的美艳,胴体曲线完美,
似黄金比例分割。胸前一对玉峰高耸挺拔,下体黑色森林若隐若现,让人遐想连
篇。即便如今的肖晨正处在万分紧张惊奇之中,也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

  就在此时,水晶棺材的盖子突然缓缓抬起,而这绝色女子也突然间张开了紧
闭的双眸。

  而后缓缓起身,看向了肖晨。

  肖晨顿时感觉女子双目如天上的星辰,深远明亮,仿佛一霎间,便将自己看
了个透透彻彻。

  「前辈,您是?」肖晨脑子一阵眩晕,结结巴巴的开口问道。

  看到肖晨木讷的样子,绝色女子竟然轻声笑了起来,这一笑,带着万种的风
情,好似百花齐放,让肖晨看得目瞪口呆起来。

  「我的王,我不是告诉你了嘛,我是你的女人,怎么还叫起前辈来了,你叫
我嫣然就可以了。」绝色女子轻启玉口,那声音,即便是天籁,也要黯然失色。

  「嫣然……你……你就是我梦中的那个女子?」肖晨目光呆滞,下意识的脱
口问道。

  「那不是梦,我的王,那是在你的本命灵宝空间内发生的事情。」说着,绝
色女子从水晶棺中飘然而出,来到了肖晨的面前。

  「等等!等等!」肖晨忍不住摆了摆手:「前辈,您认错人了吧,我可不是
什么王,我只是一个武道巅峰的小修士而已。」

  听了肖晨的话,绝色女子似乎眉头一皱,而后又舒缓开对着肖晨道:「你修
炼的是色帝内经,只要是修炼色帝内经的人,那一定就是我的王了!」

  「什么色帝内经啊?我没修炼过!」肖晨摇着头,感觉绝色女子认错了人。
同时心底竟然还有了那么一点失落。

  「哦,你不知道你修炼的功法是色帝内经吗?」绝色女子似乎有些吃惊,随
即又指了指肖晨胸口的玉璧道:「那你身上的本命灵宝又是怎样来的?」

  「您说这块玉璧?」肖晨摸了摸胸口还发着淡淡光芒的玉璧道:「我的修炼
功法和这玉璧都是一位中年男子前辈传授给我的。」

  「你叫它玉璧?」绝色女子喃喃自语着:「嗯,也对,它的样子可不就像块
玉璧嘛。」说完,又看了一眼肖晨,露出了沉思的神色。



第四章:我欲成仙

    随着绝色女子的沉思,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肖晨看对方似乎正在考虑什么
问题,也不敢打扰,只是静静地站着。而肩头的黑色小兽,竟也出奇老实的趴在
肖晨肩头,没有任何动作。

  许久,女子才缓缓吐了口气,若有所悟的看着肖晨开口道:「既然你什么都
不清楚,那我也就不多说了。不过你记住你是我的王,以后叫我嫣然即可,千万
不要前辈前辈的叫,好像人家有多老似的。」说完,绝色女子还娇嗔的瞟了肖晨
一眼。

  「这……这……」让绝色女子一瞟,肖晨感觉内心都要融化掉了一般,痴痴
的看着她,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的王!」绝色女子看向肖晨的目光逐渐变得温柔,抬手摸了摸肖晨的脸
庞轻声道:「我清醒的时间不多,先让嫣然伺候你吧!其它的等一会你达到破气
成道境界再说吧。」

  「破气成道?」肖晨听了绝色女子的话顿时有些惊喜,反手抓住了正在抚摸
他脸庞的玉手,兴奋的道:「我真的能一会就能达到仙人的境界?」

  看到肖晨的兴奋样,绝色女子微微一笑:「破气成道只是修仙的起始,后边
的境界还多着呢,不过你说破气成道是仙人的境界,也是勉强可以的。如今你的
境界很低,估计只需让嫣然服侍你一次,就应该可以让你达到此境。」说完,绝
色女子竟然双手搂住了肖晨的肩膀,把自己的玉体向肖晨紧靠了过去,同时,女
子身上白色光幕四起,连带着肖晨,一起罩了进去。

  而肖晨肩头上的黑色小兽,也不知让绝色女子使了什么手段,直接被瞬移到
了女子刚才所躺的水晶棺中。而黑色小兽进入了水晶棺,似乎也很受用的样子,
竟然趴在了里边,沉沉睡去。

  光幕中,绝色女子双臂如八爪鱼般盘绕着肖晨的双肩,玉口朝肖晨的嘴边吻
了上去。肖晨顿时感觉一团温柔涌入嘴中,带着女性的体香,将自己的嘴包裹了
进去。

  当闻到女性体香的刹那,肖晨突然浑身一阵,想起了秋水。她与秋水虽然没
做过越礼之事,但是两人在旖旎时,肖晨也曾经闻到过秋水身上散发出的处女体
香。自己曾与秋水山盟海誓,前次南柯一梦虽是真实的,但那时的肖晨却是身不
能动,而如今的肖晨行动自如,自己怎么能对不起秋水呢?

  绝色女子也感觉到了肖晨的异样,忍不住停下了亲吻的动作,轻轻伏在肖晨
耳边问道:「我的王,你怎么了?」

  「我……我……自幼便有青梅竹马的恋人了,我不能对不起她!」说完这句
话,肖晨缓缓吐了口气,浑身都好像解脱了一般。

  「我当是什么事呢。」绝色女子轻轻一笑:「我的王,你将来注定会驭女无
数,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而已,将来若觉得她不错,对她好点即可。」说完,绝
色女子又重新吻上了肖晨的嘴。

  听了绝色女子的言语,肖晨的脑子顿觉翁的一声,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彻
底失守,反手搂住了女子的纤腰,狠狠的朝绝色女子的玉口吻去。

  绝色女子感觉到了肖晨的主动,抱着肖晨的双臂更紧了一些,激烈的迎合着
肖晨,同时香舌探入了肖晨的口中,不停的在肖晨的口中摩擦着。

  肖晨原本就是处男之身,虽然和这绝色女子有着一次香艳的经历,但那时也
只是懵懂的状态,如今和绝色女子热吻,才开始慢慢体会到男女间的真谛,顿时
胯下的阳具直立而起,死死顶在了绝色女子的身上。

  绝色女子立刻便感受到了肖晨的变化,只见她停止了和肖晨的热吻,嘴角露
出了一丝笑意,紧接着轻轻冲着肖晨吹了口气,顿时,肖晨身上的衣裤已经全部
滑落,露出了他健壮的身躯。

  在上次那雾蒙蒙的空间中,两人虽然有过一次亲密接触,但那时绝色女子的
状态并好,所以也没有过多的观察肖晨,此刻她才开始仔细打量着肖晨的全身。
肖晨的年纪并不大,但是浑身散发着男性阳刚之气,胯下的阳具如黄龙出海,傲
然挺立,虽然还略带着羞涩,但已经可以迷倒众多少女的芳心。

  绝色女子看向肖晨目光也变得有些痴迷起来,但见她缓缓的蹲下身子,轻抬
玉手,缓缓的抚摸着肖晨的阳具,口中喃喃自语着:「好大的一根巨无霸啊,也
不知将来会迷倒多少女孩子呢。」说完,绝色女子玉口轻张,缓缓把肖晨的阳具
吞了下去。

  又来这一招?肖晨心中暗自嘀咕,自己的第一次可就是这样被这绝色女子拿
去的。这次自己是不是要做点什么呢?想到这,肖晨双手捧住了绝色女子的脸,
身体开始不自觉的前后摆动起来。

  绝色女子口中含着肖晨的肉棒,抬头瞄了肖晨一眼,似乎对肖晨这么快便掌
握了这种姿势感到颇为意外,但却很配合的把嘴变成了一个O 字形状,任由肖晨
在她口中不停的抽动着。

  肖晨虽然从来没干过这种事,但本能的反应告诉他这样的动作让他感觉很爽,
于是,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而且阳具在女子的口中也是越插越深。

  绝色女子被肖晨肆意插弄着玉口,眼神有些迷离,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看
样子也是很享受的。

  可肖晨抽插了一阵,虽然感觉浑身舒爽,却也知道好像有哪些地方不对劲。
男女之事应该不紧限于此吧,想到这,肖晨露出了迷茫的神色看向了绝色女子。

  绝色女子也感觉到了肖晨的询问之意,只见她缓缓吐出了肖晨的阳具,面露
魅笑:「王,就让嫣然伺候你成为真正的男子汉吧。」说罢,绝色女子双腿微张,
直接盘上了肖晨的腰间,并用她下体的黑色森林缓缓摩擦着肖晨的皮肤。

  肖晨顺势用双手拖住了绝色女子的双臀,这才隐隐明白原来自己的金枪是要
放到女子那个部位里的!想到这,肖晨没有任何犹豫,双手搂住绝色女子的腰肢,
胯下的金枪也向绝色女子的下体处探去。绝色女子则双手搂住了肖晨的脖子,有
些羞涩的把头埋在了肖晨肩头,一副忍君采摘的可人样。

  终于,肖晨胯下金枪探到了女子的最神秘部位,只见肖晨腰部用力一挺,便
径直插入了女子的小穴中。

  当肖晨进入绝色女子身体的刹那,顿时感觉体内不知名内经竟然开始自动运
转起来,而体内的真气也开始变得异常活跃,刚刚进入凝气大圆满的境界也似乎
有了一丝向上突破的感觉。同时,绝色女子也发出了细微的嘤咛声,搂着肖晨脖
子的玉臂也更加紧了些。

  不得不说,肖晨初尝人事,所以本身也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概念,只是感觉
现在的状态让自己血脉喷张,仿佛这样的动作永远不要停下来才好,于是开始快
速抽插了起来。

  绝色女子虽然神秘莫测,但对着肖晨这种近乎粗暴的侵犯,也有些无可奈何,
只能被动的迎合着,不一会的功夫,绝色女子便被肖晨弄得香汗淋漓,口中也发
出了阵阵娇喘声。

  肖晨听到了绝色女子的喘息,似乎更加兴奋,抽插的频率也逐步加快,但却
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体内的真气已经更加活跃,离冲破凝气境也只差一步之遥
了。

  绝色女子可是立刻就感觉出了肖晨体内纯纯欲动的真气,忍着肖晨对自己的
猛烈冲击,伏在他耳边断断续续道:「王……啊……注意……你体内的真气波动
……」

  哦?听到绝色女子娇喘的话语,肖晨这才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正狂热的游走
全身,似乎要冲出自己的体外。我真的要成仙了吗?肖晨暗自想着,抽插的速度
也随之有些减慢。

  「王……哦……就把你的精液……啊……赐予嫣然的体内吧……」绝色女子
趴在肖晨的耳边轻语着。

  就在女子说话的片刻,肖晨感觉胯下阳具一热,一股液体从肉棒中喷射而出。
同时自己体内真气一荡,冲破了重重阻碍,笼罩住了自己的全身。

  ……

  许久,盘坐在地上的肖晨才缓缓张开了双目。

  这就是破气成道境吗?果然与凝气境不可同日而语。肖晨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如今就算对上那头成道境三星的啸天狼,估计自己也有一
战之力吧。

  此刻,那绝色女子正站在肖晨的不远处,看到肖晨的样子,似笑非笑的说道
:「王,恭喜你进入破气成道境,从此便成为仙人了。」说道仙人二字,绝色女
子还故意把音调拉长了些,颇有些调侃的味道。

  「前辈……」肖晨刚一出口,便感觉绝色女子要杀人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立
刻讪讪的笑了笑。也是,自己要了人家的身体,却开口称对方前辈,确实有些说
不过去,便立刻又改口道:「嫣然,我现在感觉到实力大增,可是为什么我体内
的真气却似乎都笼罩在体外了,而且我的真气也感觉和以前有所不同了。」

  听到肖晨及时改口叫自己嫣然,绝色女子的目光才缓和了下来,露出了倾城
的笑容对肖晨说道:「王,你已经突破武道巅峰,达到仙道的第一步,真气自然
进化成了灵力,所以你现在笼罩在体外的已经不是真气而是灵力了,所以当然会
感觉到不同。这也是为什么武道仙道一字之差,实力却是天差地别的原因。」

  「哦,原来笼罩在我全身的已经不是真气,而是灵力了,破气成道原来就是
把真气转换成灵力了。」肖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而后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
嫣然道:「这个……嫣然啊,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是叫我王,可是我绝对不应该
是你口中所说的什么王,你还是换个称呼吧,我叫肖晨,你以后可以叫我肖晨,
也可以叫我晨。」

  听到了肖晨的话,嫣然也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以后就称呼你晨
儿吧,这样显得亲切些。」

  晨儿?肖晨听到这个可称呼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也不愿意在这方面追究,只
是点头说道:「好吧,嫣然,不过你也该和我讲讲你的来历吧。」

  「我的来历?」听到肖晨的询问,嫣然顿时陷入了沉思,过了许久,才好像
下定了什么决心对肖晨说道:「晨儿,我的来历很复杂,以你现在的实力,即使
知道了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你只要知道我是你的女人,永远不会背叛你的女人
就可以了,至于其他事情,你以后会慢慢知道的。」说到这,嫣然便不再吭声了。

  肖晨暗自一叹,估计自己现在是问不出什么关于女子的事情了。想到这,肖
晨话锋一转又问道:「都说修仙艰难,可我为什么会在短短的一天内,从凝气境
初期直接跨越到破气成道境呢?」

  听到肖晨的疑惑,嫣然只是轻轻一笑道:「凝气境到破气成道境,那是修炼
的分水岭,确实有很多人终其一生也难以逾越,可是你修炼的可是色帝内经啊,
这是一部逆天的功法,修炼这种功法的人对境界突破是没有瓶颈的,只要灵力积
攒到位,就自然会水到渠成的突破。」

  「啊?」肖晨一脸的震惊:「灵积攒到位?自然会水到渠成的突破?可灵力
却哪里是那么好积攒的,我从后天境修炼到凝气境初期,可是花了十年的时间。」

  「晨儿,你之所以这些年修炼进度缓慢,是因为你一直还保持着童子之身,
如果你早早尝试男女之事,可能几个月就能从后天境修炼到破气成道境了。这也
正是色帝内经的玄妙之处。」说完,嫣然还缓缓摇了摇头,似乎对这些年肖晨没
有尝试过男女之爱而感到惋惜。

  「男女之事?那岂不是说我想要快速增长实力,就要每天都和你……这难道
就是传说中的采阴补阳的邪修吗?」说到这,肖晨脸上露出了一丝阴晴不定的神
色。

  看到肖晨的犹豫,嫣然摇了摇头道:「色帝内经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此
经修炼后要与女人欢好不假,但是欢好后的女方也会得到不少好处的,绝不是你
口中所说的采阴补阳之术。只不过无论怎样的女人,只有第一次和你欢好时才对
双方的灵力增长最大,之后若是再次欢好,虽然灵力也会增加,却远远不如第一
次了。」

  听了嫣然一番话,肖晨阴晴不定的神色才缓和了下来,不过很快又眉头一皱
道:「听你这么说,那我是应该找不同的女人了,可是这样岂不是会坏了很多女
子的清白。」

  「晨儿,这点你过虑了,修仙界可与凡人界可不一样,都是以实力为尊的。
有很多女修都是为了修为更近一步而甘愿成为一些大能者的姬妾,甚至是鼎炉。
此事你以后就会慢慢明白的。」

  听到嫣然说道鼎炉一词,肖晨不免有些神色暗伤,秋水不就是要当什么无良
道人的鼎炉嘛,难道她也是为了修仙?想到这,肖晨神色黯然,半天没有言语。

  嫣然以为肖晨还在为要和不同的女子欢好而感到接受不了,于是岔开话题道
:「晨儿,你现在已经达到破气成道境,可以初步开启你的本命灵宝了。」

  「本命灵宝?」听到嫣然的话,肖晨才从秋水的思绪中缓了过来,看了一眼
胸口的玉璧说道:「你一直说的本命灵宝难道就是这块玉璧?」

  「正是。」嫣然缓缓点头。

  说起本命灵宝,肖晨不由得心中一动,又看了一眼还在水晶棺中沉睡的黑色
小兽道:「你口中所说的色帝内经,和这个本命灵宝,都是一个中年前辈传授给
我的,可惜他并没有收我为徒,看起来我这位准师傅也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物,
你可知道他是谁吗?」说完,肖晨一脸希望的看着嫣然,等待她的答案。

  嫣然听肖晨询问中年人的来历,又沉思了一会后说道:「我大概知道你口中
的这个中年人是谁,不过他既然没和你明说,自然应该有他的道理,我不方便和
你说明,不过你也不必叫他师傅,想必将来他会现身与你一见的……」

  嫣然和肖晨正说着,突然脸色一变,急口道:「不好,有人朝我们这里过来
了,是个入道结丹境四星的家伙,不对,还有个入道结丹境五星的也正朝这边赶
来,一定是我的气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这种小角色我平时可以捏死一堆,可如
今我法力全失,暂时还对付不了这两个人!」

  说到这,嫣然看了一眼肖晨,又急急说道:「晨儿,有什么问题以后再说,
我现在至少要沉睡三天,才能斩杀这两个小虾米,而你现在还不能发挥你本命灵
宝的威能,也绝对不是这两人的对手,我现在要先藏在你的本命灵宝里,他们来
后问你什么你便都推说不清楚就可以了,尽量拖延三天时间即可,你现在虽然没
有滴血认主还不能催动你的本命灵宝,但是到你万分危机之时,它也会自动护主
的。」

  说完,绝色女子匆匆走到了她原来躺着的水晶棺中,看了一眼还在其沉睡的
小兽又对肖晨说道:「你收服的这个小兽也不简单,不过它自愿跟随你,对你也
绝对有不小的机缘,只不过你现才刚进入破气成道境一星,连像样的功法都还没
学会,也没有什么强大的灵器防身,所以还是先不要让它待在你身边,我带它一
起去你的本命灵宝中躲躲。」说着,嫣然又快速的躺回了水晶棺内,只见水晶棺
光芒四起,然后逐渐开始变小,最后闪电般没入了肖晨胸前的玉璧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