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契子

        夜空如洗,弯月如钩,星光璀璨,万籁俱寂。

  在宁静的夜色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那漆黑的夜幕,竟然缓缓出
现了一条细微的裂痕。

  裂痕并不算长,但四周围却散发着惊人的灵气波动,赫然正是传说中的时空
裂缝!

  裂缝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夜色的波澜,少顷,便开始自然的慢慢闭合,可就在
裂缝闭合的刹那,从其中突然射出一道白色的光影。

  光影似流星,带着无尽的炫彩,闪电般向深山处俯冲而去。

  紧接着,一只带着无上法力的擎天巨手从裂缝中探出,抓向那道光影。

  当巨手探出的瞬间,周围的天地之力开始产生变化,那是规则之力在隐隐排
斥着本不属于这片天地的东西。

  光影中到底有什么?竟然会引得巨手不惜对抗天地规则,破界而出?

  天地之力越发强劲,狠狠挤压着巨手,似乎想把他揉碎,但巨手岿然无惧,
眼见就要抓到光影。

  正在此时,光影的炫彩突然消失不见,露出了本来面目,竟然是一口晶莹剔
透的水晶棺材。

  水晶棺中躺着一个女人。她紧闭着双目,全身竟然是赤裸的。虽然感觉不到
身上的一丝生命气息,但却掩盖不了她惊心动魄的美艳。

  水晶棺失去炫彩,瞬间变成垂直下落,但却恰巧避过了巨手的一抓。

  此时雷鸣声开始响起,那只抓空的巨手也只好缓缓从裂缝中收回,只留下了
一声长长的叹息……



第一章:你为炉鼎
   
    「啊……不……救命……怪物……你放开我……离我远点……」

  在渺无人烟的一座孤岛上,传来了少女的惊悚求救声。

  少女年纪并不大,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头上盘了两个发髻,五官精致可爱,
一看就是个美人坯子。

  然而,此刻少女的处境并不好。她竟全身赤裸着,被一个黑色的五角器具捆
绑着吊在半空中。器具的下两脚呈八字形状,带着黑色的触角,死死缠住了少女
的双腿,使其完全劈开。而少女下体那神秘的黑色森林完全暴露在外,让人看得
格外清晰。

  少女对面正站着一个蜥蜴首人身的怪物。怪物有两丈来高,身体壮硕,此刻,
正探出了他那三尺长的肥硕舌头,直接添在了少女下体的小穴上。而且,也不知
怎地怪物虽然探出舌头,却还能口吐人语:「没想到啊,这附近的区域,竟然还
有你这样标致的可人,我老蜥今天算是开斋了,一会先让你尝尝我的家伙,而后
再把你吸成人干,哈哈哈!」

  听了这头蜥首怪物的话,女孩惊悚的瞄了怪物的下体一眼,发现此怪那话竟
然有一颗小柳树那么粗,顿时浑身都颤抖起来,绝望的嘶喊着:「救命啊……放
开我……晨哥哥……你在哪……快来救我啊……」

  就在少女的话音刚落,远处突然传来一声轻喝:「妖孽而敢!」紧接着一道
白光闪过,直奔怪物而去。

  怪物闻言也是一惊,回头发现白光已到,大喝一声,双手泛出一阵黑气,死
死抵住那道白光。但那白光只是微微一顿,便继续向那怪物头首斩去。

  怪物处在死亡边缘,大惊失色,口中急忙喊道:「前辈饶命,在下父亲是蜥
火老祖……」

  还没等怪物说完,白光已到,只见血色四溅,怪物的头颅已从身体上滚落了
下来。

  这时,出现在少女身边的是一位灰袍老者。老者面色白净,道骨仙风,但见
他看了一眼地上已经死去的怪物,又看了被绑住的少女一眼,突然发出了咦的一
声:「竟然是那头老蜥的逍遥极乐锁!」

  老者说完,口中念念有词,打出一道白光口诀,只听啪的一声,那绑住少女
的黑色器具便放开了少女,逐渐变小,最后竟然落在了老者的手中。

  少女解开了束缚,立刻羞愧的抱住肩膀蹲了下去,但看向老者的眼神充满了
崇敬道:「您老是神仙吗?小女子秋水多谢您老的救命之恩。」

  「姑娘不必客气,老夫也是举手之劳罢了。」说完,灰衣老者满意的看了一
眼手中的逍遥极乐锁,而后又不以为然的喃喃自语道:「这头蜥蜴怎么会跑到这
里来的?难道也是为了……」

  少女此刻身体没有任何遮挡,只能蜷缩着身子,看了一眼灰衣老者,眼色崇
拜的说道:「老神仙,小女子是冰州府白石县人,家父正是县中大户白家家主白
日堂,如前辈肯将小女子送回家中,家父一定会有重谢的。」

  「哦?」听到少女的话,灰衣老者这才回过神来,又仔细打量了少女一眼,
突然间目露精光,脱口道:「怪不得那头蜥蜴看上了你,原来竟然是绝阴灵体啊。」
说完,灰衣老者竟突然忍不住又大笑了一声。

  听到了老者的笑声,少女竟感觉有些害怕,本就蜷缩的身子又抱得紧了些,
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老者道:「绝阴灵体?什么叫绝阴灵体?」

  老者可能也觉察出刚才有些失态,尴尬的轻咳了一声道:「女娃娃,你也不
必害怕,绝阴灵体是什么现在和你说你也不一定能明白,只不过……」老者故意
脱长了声音继续道:「你可知道,你已经惹下了滔天大祸!」

  「啊!」听了老者的话,少女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弱弱的问了句:「老神仙,
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哎!」老者叹了口气,口风一转道:「老夫看你年纪不大,可也是修炼武
道之人吧。」

  「老神仙明鉴,小女子三岁开始学习武道,如今已经是第十二个年头了。」
少女缓缓答道,目光中露出追忆之色。

  「嘿嘿。」老者略带不肖的哼了一声道:「武道十二载,却只不过练到了先
天境圆满之境,离破气成道可还差的远呢!」

  「破气成道?那是什么境界?」少女迷茫的看着老者道:「我师傅可是凝气
境界的大高手!」

  「凝气境界的大高手?」老者噗嗤一下笑了,对着少女说道:「你可知武道
与仙道的区别?」

  武道与仙道?听了老者的话,少女微微一愣,缓缓摇了摇头。

  老者看了眼发愣的少女,继续道:「所谓武道,便有内练一口气之说。首先
修行武道,要把自身从后天体质转成先天体质,而转成先天体质,便是为了凝练
一口气做准备,也就是你刚才说的凝气境界。」

  「哦。」少女缓缓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师傅确实和我说过。」

  「那凝气圆满后又会怎样?你了解吗?」老者继续问道。

  「凝气圆满后?」少女摇了摇头道:「凝气大圆满可都是绝世高手了,我没
听师傅说过之后会怎样,因为师傅也只是凝气后期而已。」

  「嗯。」老者点了点头说道:「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凝气大圆满也是很难
达到的,你不知道也不足为怪,现在老夫告诉你,这凝气大圆满便是你们所说的
武道巅峰了,修成者可飞檐走壁,以一敌百,无所不能。不过,这只是武道的巅
峰,也就是凡人而已!」

  顿了顿,老者看了看面露吃惊之色的少女,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武
道巅峰,再进一步,那便是破气成道境,也就是刚才说的仙道了。只不过武道仙
道,一字之差,却困住了九成九的凝气大圆满之人!」

  「老神仙,您就是破气成道的仙人吧!」少女似乎茅塞顿开,更加崇拜的看
着老者。

  老者微微一笑:「破气成道,那只是修道入门而已,真正的修道大能之士,
可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在。」

  「那老神仙您是什么境界啊?」少女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的境界?这点你先不需要知道,只是你还不知道刚才我说的大祸事呢。」
老者似笑非笑的看着少女说道。

  「啊!大祸事?」少女这才想起了刚才老者的话,连忙追问道:「老神仙,
到底是什么祸事啊?」

  老者点了点头,一指刚才被他斩杀的那个蜥蜴首人身的怪物说道:「你可知
道他是谁?」

  少女有些厌恶的看了蜥蜴首人身的怪物一眼,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这
怪物是谁,只是刚才还在家中练武,也不知怎的刮起一阵黑风,之后便被这怪物
带到了这里,若不是老神仙出手相救,恐怕小女子……」说完,少女缓缓低下了
头。

  「你口中的怪物其实是一位修仙大能蜥火老祖的子嗣。也不知他怎么找到的
你,我虽将其诛杀,但蜥火老祖为人睚眦必报,他奈何不了我,自然会找到你的,
到时候你和你全家……你说,这还不是大祸事吗?」老者说完,嘿嘿干笑两声便
闭口不语了。

  少女听后浑身一震,目露恐惧,看向老者,颤声道:「老神仙,求你救救我
的家人吧。」

  「好!」出乎少女的意料,老者竟然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庇护你的家
人可以,老夫也愿意结下善缘,只不过………我却有一个要求。」

  「老神仙您说吧,只要小女子能做到的。」少女头如捣蒜,一脸哀求的看着
老者。

  老者点了点头:「为了你结下蜥火老祖这个对头,你也必然要有些回报,本
来你没什么能拿出来的东西,不过还好你是绝阴灵体,如果你愿意为我炉鼎,我
便替你接下此事!」

  「我为炉鼎?」少女听后浑身巨震,脑中浮现出一些古书籍中记载的关于炉
鼎的注解,脸色惨白对着老者道:「可是要修习那采阴补阳之术吗?」

  老者沉默了一会才说道:「大概就是这么回事,不过我也不瞒你,你身为绝
阴灵体,正是修仙之人的上好炉鼎,但你与普通炉鼎还有不同,普通炉鼎无论修
为高低,只要是为人炉鼎,最后必然是修为减退,衰老致死,而你乃绝阴体质,
即使为炉鼎,修为也会慢慢提高,突破破气成道境界,也是指日可待的。况且我
帮你对付蜥火老祖,救你家人,你也不算吃亏的。」

  听了老者一番话,少女低头沉默了许久,脑中浮现出了她的家人,还有一道
模糊的青年身影,晨哥哥!秋水该怎么办?

  看到少女半晌不语,老者似乎有些不耐烦,对着少女说道:「你若不同意,
我也不勉强,可惜你的家里人,甚至你们整个白石县,可能都无法承受那头老蜥
蜴的怒火,嘿嘿。」说完,老者摆了摆手转身欲走。

  「慢!」少女眼中慢慢露出坚毅之色对老者道:「我愿为你炉鼎,只要你能
保护我的亲人,朋友!」

  「哎,这就对了!」老者看了一眼少女,露出了一丝隐藏在深处的淫邪目光
道:「既然如此,我们去你家一趟,然后你便和我回府吧。既然你甘愿为炉鼎,
我也会好好疼爱你的,记住贫道法名无良道人,以后你叫我主人即可!」



第二章:南柯一梦
   
    丛林深处,剑光四起,一棵棵苍天巨树被削断,那茂密的山脉森林,竟然被
砍出了一条小路来。

  砍树的是一个青年。青年的年纪并不大,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衣着虽然朴
素,但却掩饰不住他英俊的样貌。此刻,他脸色惨白,牙齿紧咬,愤怒的样子甚
至让他的五官有些变形。他便是少女秋水口中的晨哥哥—肖晨。

  肖晨和少女白秋水一样,也是白石县的人。自幼便和秋水青梅竹马。只不过
肖晨家境贫寒,父母都是普通的庄家农户,而秋水家人做为白石县的大户,对肖
晨却有些不肖一顾的。

  直到肖晨七岁那年,无意中碰到了一位神秘的中年男子。男子说与肖晨有缘,
便传授了肖晨一套不知名的武道内经,又送给了他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璧。之后并
没有收肖晨为徒,便飘然而去。而肖晨自从修炼了那套不知名的武道内经,修为
竟然直线飙升,短短十年间,竟连续突破了后天,先天两个境界,直接达到了凝
气境初期,也被誉为白石县第一年轻高手。这才使白家默认了他和秋水的关系。

  本来肖晨已经与秋水相约,待秋水也破入凝气境后就去白石县外的天地闯荡
一番,可谁想就在刚才,肖晨却接到了白家的传话。

  秋水留下了话,去给一位叫什么无良仙人的当了炉鼎!

  炉鼎是什么,肖晨虽然不能完全理解,但是却也有所耳闻。在肖晨理解那就
应该是秋水已经与别人双修了。

  不过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以前秋水与自己的山盟海誓全都不作数了?

  当肖晨听到这个消息,一头便冲进了深山中,奋力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毫
无目的砍伐着周围的树木,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自己与秋水从小青梅竹马,秋水为什么会突然离他而去而和别人双修?难道
那个劳什子的无良仙人许给白家和秋水什么好处了?

  肖晨此刻心已大乱,混混僵僵的一路往深山处跌跌撞撞的走去。他却丝毫没
有注意到,那个传授他武道的中年人留给他的那块一直挂在他胸口处的玉璧开始
泛出淡淡的白光。

  肖晨继续无目的地行走着,已经扎到了山脉的深处。这时突然间传来了一声
惊天动地的嘶吼声。肖晨这才浑身一阵,停住了脚步,往四周打量了下。

  「糟糕,我怎么走到这里了!」肖晨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此处深山名为黑森林山脉,正是位于白石县的北部。平时肖晨也会来到这片
深山中历练,不过却只是在山的外围而已。山中飞禽猛兽多如牛毛,正是修炼武
道的好去处。但这片山脉的深处有什么,肖晨却是从来没听说过。只是听老人说
过,这片山脉连绵无尽,谁都不知道深处到底有什么东西存在,只是知道所有踏
入山脉深处的人,从来没有活着回来过。所以这片黑森林山脉深处也就成了人类
的禁区。

  肖晨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山脉深处,而且刚才
那声动物的嘶吼声自己从来没有听过,那到底是什么动物在叫?从来没有人能从
山脉深处走出,那自己岂不是也要死在这里了?

  正当肖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又听到刚才那声嘶吼,紧接着,肖晨便看到
远处窜来一道黑色的身影。

  黑影速度极快,但是体积却很小,也就有肖晨的手掌那般大。以肖晨凝气境
的功力,也只能隐约看到那黑影似乎是一只类似小狗外形的黑色小兽。但是无论
大狗、小狗,速度显然是不可能有这么快的,况且肖晨发现那小兽身上还带着斑
斑血迹,竟然好像受了破重的伤。

  正当肖晨一愣的功夫,小兽身后又闪过一道黑影。似乎正在追逐着前方的小
兽。这道黑影的速度绝对不比小兽慢,而且体型巨大,竟然比肖晨还要大两倍有
余。

  这是什么怪物?肖晨隐隐感觉此物类似于狼,但却明显比狼要大得多,而且
速度也要快很多。

  看到这似狼怪物离自己越来越近,肖晨虽实力不弱,却也明显紧张起来,手
中的长剑也握紧了些。

  这时,前方似狗的黑色小兽也已经发现了肖晨的身影,口中发出了哀鸣声,
竟然向肖晨跑了过来。而后边那似狼怪物也朝着肖晨疾驰而来。

  肖晨看了一眼哀鸣的小兽,咬了咬牙,手中长剑舞动,挽了一道剑花,直朝
那似狼怪兽刺了出去,正是他平生最得意的一招——黄龙一击。

  也不知道有多少武道高手都败在他的这一招下,所以肖晨对他自己这招还是
很有信心的!

  可那似狼怪物却好像丝毫没有在意,眼中竟然露出了拟人的轻蔑之色。直朝
着晨狂奔而来。肖晨只觉得眼前一花,紧接着浑身一震,感觉那似狼怪物的爪子
已经抓破了自己的心脏。

  难道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吗?这是肖晨倒地前的最后一个的想法。

  可肖晨并没有注意,在他倒下的刹那,他胸口处的玉璧散发的白色光芒突然
大盛……

**********************************************************************

  迷茫中,肖晨缓缓的张开了双目。

  这是哪里?肖晨四处看了看,发现自己正处在一片雾茫茫的空间里。

  这片空间没有光,但肖晨却可以看清周围的环境。周围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只是整个空间都充满着雾气,让人看不清远方的东西。

  我这是死了吗?这里是阴曹地府吗?肖晨默默的想着。回忆起刚才那头似狼
怪兽抓破他心脏的瞬间。

  自己一定是死了,肖晨心中一叹,原来人死后竟然会来到这样神奇的空间中。

  正当肖晨独自感慨时,从远处雾气中缓缓走来了一位女子。

  女子的全身竟然是赤裸的!高耸的双峰,修长的双腿,浑圆的臀部,好像是
完全按着黄金比例设置的,差一分都不能体现出她的绝世风姿。只是女子的面部
带着层层的雾气,让肖晨无法看清楚她的样貌。

  肖晨虽然和秋水已经有了交往,但两人却从来没有做过越礼之事,所以肖晨
如今还是纯纯的童子之身,哪里见过这种香艳的场面,虽然感到现在发生的事情
有些不可思议,但却忍不住开始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那赤裸女子似乎也看出了肖晨的不妥,顿时轻轻一笑,那声音如同天籁,让
人遐想无限。

  紧接着,女子缓缓走到了肖晨面前,轻抬玉手,竟然直接朝着肖晨的下体缓
缓抚摸而去。

  肖晨本就是处男之身,哪里感受过这种情况,顿时想要躲开女子的抚摸,可
当他想努力的移动身体,却发现自己的身子仿佛不是自己的,虽然用尽全力,却
没有挪动半分。

  赤裸女子似乎知道肖晨无法移动,所以并不着急,只见她不断爱抚着肖晨的
下体,然后开始缓缓为肖晨褪掉了衣裤。

  肖晨身不能动,脸色涨的通红,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发现自己现在甚
至连发出声音都不能了。

  显然,这一切都在赤裸女子的预料中,女子这时已经将肖晨的衣裤扒了个干
净,缓缓蹲下身躯,玉手紧紧抓住了肖晨胯下的阳具,然后竟然把头伸向了肖晨
的胯下。

  肖晨此刻依然无法看清赤裸女子的脸部,但感觉有什么东西一下包裹住了自
己的龟头。天哪,这种美妙的感觉令肖晨浑身血脉喷张,瞬时间,阳具已经勃然
而起。

  见肖晨金枪已然雄起,女子并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而是开始不停地晃动
起了她的脑袋。肖晨虽然看不到女子的脸,但是却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是女子的玉
口正在不断的允吸着自己的阳具。

  在赤裸女子的允吸下,肖晨的眼神开始变得有些痴迷,一种从没有过的快感
涌现而出。既然身不能动,嘴不能言,那就好好地享受吧。

  想到这,肖晨缓缓地闭上了双目,开始体会那种美妙的滋味,但感觉女子的
玉口温柔,偶尔香舌还在自己的龟头上划来划去,让人欲仙欲死,这一刻,肖晨
似乎都已经忘记了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

  可惜,好景不长,肖晨本就是童男之身,在女子的玉口中只坚持了半盏茶的
功夫,便感觉阳具一热,一股液体从中喷射而出。

  赤裸女子也感觉到了肖晨的异样,竟然狠狠含住了肖晨的阳具,直接吞咽着
肖晨射出的液体。似乎生怕外泄出了一滴。

  许久,女子才缓缓地站起身子,发出了天籁般的声音:「我的王,你现在还
是太弱了,虽然是初经人事,可毕竟修为太低了。」说完,赤裸女子还好像很不
满意的摇了摇头。

  「你到底是谁?」肖晨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开口说
话了。

  「我是你的女人。」赤裸女子一开口便给出了一个让肖晨摸不到头脑的回答。
紧接着女子又似乎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亲爱的,得到了你的初液,我已经开
始苏醒了,但是并不能坚持太长的时间,想要知道答案,就来这山脉的深处找我
吧。」说完,女子的身形开始缓缓后退,似乎马上就要消失在雾色中。

  「我怎么能找到你?」肖晨见赤裸女子似乎马上要消失,来不及多想什么,
匆忙的问道。

  「你的本命灵宝会指引你找到我的。」赤裸女子渐行渐远,声音开始有些模
糊,而后又补充了一句道:「外边那头成道境三星的啸天狼,我已经帮你解决掉
了,不过寻找我的路上你还是要小心些……」女子说完这句话,就已经完全消失
在茫茫雾气中,不见踪影。而此时的肖晨,也迷迷糊糊的又晕了过去。

**********************************************************************

  当肖晨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了地上。周围,依然是黑森林山脉的深
处。肖晨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脑子,仔细打量着四周,发现刚才袭击他的那头似狼
怪兽已经躺在了地上,似乎是死了,但是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而刚刚被怪兽追逐
的黑色小兽也躺在了他身边的不远处,可惜它的状况看上去并不算好,黑色的毛
皮上满是惊心触目的伤口,最多也只剩下一口气而已。

  肖晨努力的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情,那一幕幕的荒唐直到现在还让他面红耳
赤。这到底是真实的发生还是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呢?如果是真实的,那自己
刚刚所在的那片雾蒙蒙的区域究竟是什么地方?那赤裸女子又是谁?她口中的可
以找到她的本命灵宝又是什么东西?而让肖晨感到最不解的还是赤裸女子那句「
我是你的女人!」

  她是我的女人?难道是赤裸女子就是秋水?

  如果刚才的一切只是南柯一梦,那么死在地上的似狼怪兽又是怎么回事,对
了,那女人说这怪物叫什么成道境三星的啸天狼!

  想了许久,肖晨依旧没有丝毫头绪。转头看了一眼他身边不远处的黑色小兽,
心中怜爱之心大起,便想起身看看小兽还有没有救,可当他试着站起来时,突然
感觉身体轻盈无比,暗自运转了一下体内真气,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从凝气初期一
跃达到了凝气大圆满的境界。

  凝气大圆满,这已经是武道的巅峰了,多少修炼之人梦寐以求的境界,肖晨
本以为凭自己的修炼速度达到这个境界最快也是二十年以后的事情了,可没想如
今却却稀里糊涂的就达到了。想到这,肖晨一阵暗喜,连忙又盘坐在地,缓闭双
目,运起他一直修炼的不知名内经,想要巩固一下境界。可当他刚一运转内经,
突然发现脑海中一震,好像有什么东西破裂了一般,接着,便有大量的信息涌了
进来。

  许久,肖晨才缓缓张开眼睛,长长出了口气。看向地上那头似狼怪物,神色
复杂。

  其实,刚才涌入他脑子中的信息,正是那传他不知名内经的中年人用特殊的
方法给他留下的。信息中有很多有用的东西,而且是只有他本人修炼到凝气境大
圆满后才会开启。

  信息首先就是介绍了武道和仙道的区别,还留下了他修炼的那套不知名内经
后期破气成道境的修炼方法。

  在信息中,还有很多实用的关于一些仙道灵草,灵石,丹药的介绍,其中有
一篇就是介绍妖兽的。

  妖兽,就是比普通飞禽走兽还要强大多的一种兽类,而衡量是否是妖兽的标
准就是看它们是否进入了破气成道境界。也就是说,修为最差的妖兽,也是破气
成道境界的存在。妖兽种类繁多,有的可以成为人类修士的伙伴或灵宠,也有的
是人类修士的死敌,更有修为高深的妖兽,也可成为一方霸主的存在。

  而妖兽的修炼与人类的修炼有所不同。人类修道首先是要修炼武道,武道分
三个境界,分别是后天境,先天境和凝气境。而每个境界都分初期,中期,后期,
和大圆满境四个小境界。而开始进入仙道修炼便是要冲破凝气境,达到破气成道
境。破气成道便是修仙的开始,而且有五颗星划分,每颗星都代表着一个小级别。
虽然只是小级别,但每次升一颗星都是千难万难,甚至比武道升一个大级别还要
难上数倍。

  妖兽的修炼相比就要简单多了。任何能称为妖兽的存在,从下生便已经是破
气成道境。但是妖兽的通病一般都是智力低下,只有一些本能的攻击。所以,一
般情况下妖兽碰到人类破气成道境的修士是没有什么胜算的。不过当妖兽进阶,
开了灵智,成为更强大的存在,反而是凭借强悍的肉身,实力超过同级别的人类
修士了。而刚才地上那头似狼怪物就是妖兽。根据刚才赤裸女子所说此妖兽已经
是破气成道境的三星级强悍存在啸天狼。

  想到这,肖晨又看了看躺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黑色小兽,面露为难之色。显
然,能被三星啸天狼追逐的一定也应该是一种妖兽,只不过黑色小兽的种类在刚
才肖晨脑中的信息里并没有记载。而此刻这奄奄一息的小兽,如果真的被肖晨救
治好,万一翻脸攻击,以肖晨如今凝气大圆满的境界,还真不是它的对手。

[ 本贴最后由 hrbxiong 于 2016-03-03 18:2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