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女星奸仇
                                          作者:西村寿行   改编:松本太郎
     (说明:日本作家西村寿行的小说《女星奸仇》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出版,翻译到中国后,在当时封闭保守,互联网还没兴起,AV片还很少见的内地,很多年轻人沉迷其中,是一本很着名的“黄色书刊”。大家可以到百度上搜“女星奸仇”即可知道。现在很多人在网上求这本书,但这本书现在已经出版近20年,旧书市场上都很少见了,本人手头有一本,花点时间,把里面内容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从现在眼光来看,当时此书情节比较简单,因此在尊重原作基本事实的基础上,添加了一些细节描写,比如丝袜、美腿、SM、乳交、颜射、吞精、3P、4P、肛交、空姐、OL等制服情节,也算与时俱进作的一些改编,今天先发上“引子”,看看大家反响,如果大家觉得改编的不错,本人将继续将余文全部改编完毕发上。改编特此说明——松本太郎)
                                                         引子:强暴
     卧室里亮着盏小灯,友子十分希望这盏昏黄的灯也象其余的灯那样熄灭,那样她就完全在黑暗中呆着。她虽然双手被绳子反绑着,她也必须强迫自己睡觉。
     突然,她被惊醒了。她听到卧室外面的地板吱吱作响,有人在外面走动。
     近了,更近了,她的心跳快起来。
     门开了,黑暗中一人高人子的男人出现在门??,接着进了屋,轻轻关上门,从里面锁住门,然后向她床边起来。
     那人走近了,她看清了,他是……天哪……那个豺狼-最坏的家伙。
     他光着膀子,穿症裤子,脚上没穿鞋。他很高,浑身上下瘦骨嶙峋,但肌肉突出,肋骨分明。
     他俯身下来。她看清了他一头乱蓬蓬的黑头发,狭窄的前额,黄豆般的小眼睛和刚刚盖住薄薄上唇的胡须。他的嘴唇动了动。她的心狂跳起来。
     “我没法睡觉,宝贝儿,”他低声说,“现在我知道我们都睡不着。”
     她屏住呼吸,没吭声。她能闻到他嘴里喷出气味,那是一种廉价威士忌酒味,令人作呕。
     “怎么样,宝贝,改变主意了没有?”
     “什么……什么主意?”她的嘴唇在发抖。
     “合作,床上的合作,愉快的合作。”他轻轻笑了起来,笑容中夹杂着淫色。
     “不!现在不,明天也不,永远都不合作。请你走开,让我一个人呆在这儿。”
     “嘿嘿,我觉得头一夜就让客人单独呆着睡不着觉,很不礼貌。我想今夜要有个人陪陪你。”
     “我现在不需要任何人,谢谢你的关心。”
     “你当真不觉得可惜?好啦,小宝贝,我不象我的那几位朋友有耐心。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想想吧,这是为你自己好。”他的目光迅速扫过她的脸,胸脯和裙子,然后回到脸上,“你会发现床上的功夫我是个高手。”
     “色鬼,快滚开!”
     “好象还没有人对我这么不客气过。”他忽然阴沉下来,小妖精,你当你是什么玩意儿。“
     他把手伸进自己的衣袋,迅速抽出一条白布条。她没能发出尖叫声,因为他用白布条捂住了她张开的嘴,她的声音只能在喉咙里打转。他的动作非常迅速,白布条在她嘴里越堵越紧,让她感到呼吸困难。他干瘦的手指把白布条往她脑后拉紧,又在后面打了人结,一个,两个。
     她的头使劲转来转去,试图开口说话表示反抗,或者恳求,或者哭喊着呼救,但嘴却被牢牢地堵住了。
     他直起身来,对他的手艺很满意:“我想,我得用我的方法来干事了。是的,我想,我得让你熟悉一下我的方式。因为我对你是友好的,宝贝,非常友好。你今晚本来有个机会,但你不想要这个机会,给你上堂课吧,让你知道我永远按我说的做。”
    他停止言语,看见她正在挣扎着弄开堵在嘴巴的布带,赶紧俯身把它重新弄好,布带在她上下颚之间越陷越深。
     他往后退了退:“行了,我不想让你吵醒我的朋友,那不是我的主意。”说完他把手放在屁股后面冲着她咧嘴笑着:“真糟糕,你迫使我这样堵住你的嘴,半小时后我想还听听你求我再来一次。听我的话,宝贝,你会喜欢的,你会喜欢那时的每一分钟。瞧,宝贝,别害怕,别装得真跟处女一样。以前从没干过,对吧?也许我应该给你第二次合作的机会。尽管我通常不愿意这样做。如果你表示愿意合作,我就真对你好。我甚至现在就可以把堵住你嘴巴的东西拿掉。干完后,我一定不去告诉别人。你今天晚上和我合作,接着我们再玩几天,我不去告诉别人,不让他们知道,他们不会惹你麻烦的,我们装着什么事都没发生,怎么样?我们偷偷地乐一乐,然后,我保证他们会放你走的,你想说什呢?”
     她既怒又怕,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做梦都没想到过这样的事发生。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这不会发生在她身上,不会发生………在友子身上。这不会发生,不可以发生,但是,他就在那里等着。她的心跳到嗓子眼了,快要窒息了。她拼命地摇头,为了让他知道她不愿意干那事,让他走开,滚出去,离开她。她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牢牢地绑在床上,于是便使劲用脚踢,试图用左脚踢倒他,让他知道她坚决不从。
     友子明白已经无望了,他得到了她的回答,她也得到了他的答复。
     他慢慢地解开宽宽的皮带。
     友子把穿着黑色连裤丝袜的大腿合上,一条腿压在另一条腿上。可这样却更激发了他,友子才28岁,身高1米68,修长的美腿一直是她的骄傲,穿着黑丝的两条长腿压在一起,泛着诱人的光泽,一看这就是双高档丝袜,透着滑爽让人想去摸一下。
“好哩,宝贝。”他淫笑着,伸出大手一把抓住丝袜长腿,“哇,好滑,真是大长腿啊,性感极了,既然你不合作,我只好用这种办法了。这是你自讨苦吃。”
    友子吓得浑身发软,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丝袜腿被这个男人摸来摸去,腿上白嫩的肉透过黑色丝袜,有一种软软的感觉,丝袜又给白腿蒙上了一层滑滑的手感,这个男人摸了几下丝袜腿,阴茎噌地就硬了。
    他腾出一只手,把裤子拉下来,掉在地毯上。他从裤管里走出来,只穿着一条白条运动短裤,大腿根的隆起处看起来象块坚硬的鹅卵石。
    友子试图向恳求,向他讨饶,她不要干那种事,她不想干那种事,她是自由的,她是属于自己的。她从来没有被人强奸过,也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方式的侮辱——为什么偏偏要找她?但她的话都被堵在嘴里的白布条憋住了,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只有愤怒的呜咽声从嘴巴缝里透出来。
     他把头凑向丝袜腿,他想再近一步的感受这美腿丝袜的味道。这双笔直无敌的美腿,光滑的没有一点瑕疵,在如此高档的黑丝包裹下,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腿性感地挑动着他的视线。他把嘴凑近丝袜腿,一种女人香混着高档丝袜的特有丝味,让他忍受不住,伸出舌头隔着黑丝舔了一下软软的小腿,顿里丝袜的滑爽让舌头麻了一下。
    友子感到小腿上有点湿湿的,她知道那是他留着的口水。她的呼吸逐渐加快,惊恐的眼睛盯着他,看着他猥亵自己光滑的美腿,她知道好多男人迷恋她的丝袜美腿,甚至有男人只想干她的丝袜腿,她记得有一次和男人做爱,那人就要她穿上丝袜,阴茎在她腿上摩来摩去,用阴茎塞在两条丝袜腿之间,摩擦射了,白白的精液喷在黑丝上,搞得她满腿都是精液。
     她害怕这个男人也要干她的丝袜美腿,可她更怕这个男人进入她身体,她可不想被这个家伙干,如果真的被这个家伙的阴茎插入,在阴道里留下这个男人的精液,那还不如让这个男人在她的丝袜美腿上射掉吧。
     可他居然放下了她的黑丝腿,他挪得更近了,对着她俯下身来,手已经开始解着她的短上衣扣子。“啊,让我先摸一下你那一对可爱的小东西。”他的声音嘶哑,怪里怪气。
     丝质的白色上衣是半透明的,明显看到里面白色奶罩的轮廓,友子记得现在穿着是专门挑的,因为担心深色奶罩从白上衣透出来太明显,特地选了一个纱质的半托型白色奶罩,她的乳房有36C,这个奶罩是V型的,露出她的小半个乳房,从中间看过去,乳沟很深,有深遂的视觉效果。他淫邪地隔着丝质上衣摸了一下乳房,好大啊,他心里惊呼一声,虽然隔着上衣和奶罩,但这两件衣服实在太薄,肉肉的、软软的感觉一下子就从手上传递到大脑,他脸涨得通红,逐个解开她的衣扣,手居然还有点发抖,可能是太想直接摸这双诱人的乳房吧。友子挣扎着把身体扭向一边,可高耸的乳房越发显得挺拔,最后一个扣子绷了出去,短上衣敞开了一点,他坚硬的双手使劲把她上身向他扳去,同时扯开她的上衣。她看到了自己圆鼓鼓的乳房在薄薄奶罩的包裹下,要从奶罩里跳出来。
    他一把抓住乳房,纱质的奶罩薄如蝉翼,在手里居然有特别的触感。他把头埋在两个乳房中间,深深地吸了一口,哇,迷人的香味一下子让他有沉醉地感觉。他从中间把奶罩往两边扒开,看到了两个浑圆的半球,两个棕色的小乳头像皇冠一样镶在洁白如玉的乳房上。
     “嘿,看这儿,”友子听见他在说:“嘿哟,瞧,这两个大家伙,这些年还真没看见这样大又这样圆的家伙呢。”他粗糙的双手捧起她的乳房,在上面搓着、捏着。突然,他把嘴凑上来,天哪,友子看到他喘着粗气,自己宝贵的小乳头居然被这个家伙含在了嘴里,她的乳头不大,并没有被多少男人吸过,一直保持着大乳房小乳头的性感模样,这个男人轻轻一咬,麻嗖嗖的感觉一下窜上来,她又气又怕,自己高贵的乳房居然被这个家伙含在嘴里,真是屈辱万分。“快看,乳头硬了啊。”他显得很高兴,自己居然让这个高贵的乳头都挺立了,他用手指头捏住乳头,轻轻捻了两下,再次验证真的有点硬了。她恨自己身体居然向这个家伙屈服。
    “行了,不浪费时间了,太好了,这样美妙的身体要被我干了,真是幸福啊。”他嘴里嘟噜几句,迅速把友子拉起来,让她站直,他并没有把她的奶罩全部解下,只是往两边扯开,乳头露在外面,刚才被这个家伙吸了几下后,乳头红红的,往上挺起。他转到她的身后, 从后面伸出双手,一手捏一个乳头,再伸出手掌,让掌心感觉乳头的挺立。
    他的笑容变得色迷迷,又伸手从后面撩起裙子,抚摸友子的臀部。她的臀部隔着黑丝,被这个男人用力捏着,显然,这个男人也感觉到肥美的臀部,软软的手感,真的让再次发急,内心突然萌发从干她肥美黑丝臀部的冲动。她的手又被绑住,根本无法反抗,内心充满屈辱,她何时被人这样侮辱过,她又羞又怕,真不知这个男人会怎么干自己。
这个男人把她的裙子全部撩到腰部以上,她突然感觉到两腿间塞进一个硬东西。天哪,这个家伙居然把阴茎塞到了她的两腿间,她的两腿被他两腿从两侧夹住,无法打开,她能感觉到自己把他的阴茎夹得紧紧的,他居然隔着丝袜和短裤,就要干她了。
     “啊,真滑啊,这样我算干你了吗,真是美妙啊,我还从没有干过丝袜腿呢,没想到也是这样刺激啊。”他兴奋起来,两手抓住她的腰,下面的阴茎在加快速度摩擦。友子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下体有点湿滑,她知道这不是她的阴液出来了,是那个男人龟头冒出的液体,透过丝袜,透过短裤,沾到了她的身体上。高档丝袜本为就滑适度非常高,加上男人体液的润滑,阴茎在两腿间享受着进进出出的感觉,真有点性交的刺激呢,这个男人心里想着,真是美妙的身体,怎么干都是享受。
     过了一会,这个男人将阴茎从她的丝袜双腿间抽出。他把友子的黑色连裤袜往下剥,像剥葱似的,白白的双腿露了出来,他把她的黑色丝袜褪到了小腿之下。她喘着粗气,知道自己的小短裤被这个男人看到了,她内心充满恐惧,她知道自己不能幸免被这个男人干了,是阴道要被干了。
    友子试图想想今天早晨里边穿的是什么内裤。她记起来了,这更加增加了她的恐惧。那是条透明的黑丝织女工小三角裤衩。两寸宽,两条窄窄的带子低低地系在屁股后面,这是她最薄的一条内裤,只能勉强盖住私处,穿在身上就跟没穿一样。本来这么穿可以不影响裙子和外套的光滑曲线,可现在,她知道它马上就会很容易被撕破。
她的想法立刻得到了证实。他听到他嘟噜一句:我的天,这个小内裤真是淫荡啊。他开始动手撕扯她的小裤衩。可是,就在她以为小内裤要被撕下来时,他居然停手了。
    她并没有感到幸运,因为,她知道自己被干是不可避免了,这个男人停手,说不定有更糟的事要发生。果然,这个男人居然又把那吓人的挺硬的玩艺塞到她的两腿间。她一下子明白过来了,这个男人要顶着这个黑色透明丝质内裤干她了。他的阴茎那么硬,完全有可能把黑丝内裤顶进她的阴道,这真是多么大的屈辱啊。
    他试着在她的两腿间顶了两下,因为恐惧,她的阴道并没有打开,他粗粗的阴茎顶着个黑丝内裤并不容易进去。相反,她感到了疼痛,把身体扭来扭去,试图躲开他的攻击。他又顶了几下,好像突然明白了,内裤穿在身上,紧紧的,没有膨松度,是无法随着阴茎一起插进阴道的。
    他又去扯小裤衩了,先扯掉左边的带子,又把右边的带子拉断,然后把前面那片也扯下来,她的隐密处立刻显露出来。友子知道自己的私处就这样暴露在这个男人眼前,立刻羞愧地无地自容。她的羞愧来自于内心,因为她知道她的阴毛前几天刚刚修剪过,因为有时内衣秀走台要穿小T内裤,担心阴毛从内裤边缘跑出来,她有修剪阴毛的习惯。阴道口两侧包括往后靠近肛门的地方,都被刮得一干二净,阴道口上方只留了一个倒三角形。他伸手摸了一下三角区细软的茸毛,眼里顿时射出了欲火。“我的天!”他又嚷了一句,“多美妙的小玩艺儿,好的,这肯定干着带劲,你一定憋不住了,我也等不及了。”
    他的阴茎开始在下面顶她,可她是站着的,下面又是干干的,尽管他的力量越来越大,可阴户依然难开。
    他低声骂道:“你个臭婊子,又干又紧,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挺起身,收回阳具。
    她感到另外一个坚硬的东西插了进来,是他的手指,“噢,妈呀,他在用手指戳入。”友子感到下体一下刺痛,感觉到这个男人手指在阴道里转来转去。
    他心里有一丝满足,自己居然把手指插进了美丽、高贵、性感的影视明星友子小姐的阴户,这真是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事啊,友子小姐的阴户可能只有那些权贵、富商才有机会领略吧。
    友子也感到自己身体不争气,上身的乳房刚才被他抚弄得胀胀的,小乳头也挺立了,下身也居然有点湿湿的了。她不知道这是刚才这个男人阴茎的分泌液摩擦她的下体留下的,还是自己身体的液体,她只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手指在她阴道里加快速度,发出叭叭的声音。
     突然,他的手指拿开了,她睁开眼睛,就在她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她感觉那条恶蛇游进她的阴户里,越来越深,象饿狼一般,象火一样在她体内燃烧着,伤害着她。友子实在不能相信,自己就这样站着被这个男人从后面插进阴道强奸了。她在性爱上一直有洁癖,她跟以前的男友或者情人做爱,都要求戴套子的,她倒不是担心怀孕,她们这些影视女星,平时都用宫内避孕器的,她是内心对男人这个阳具插入她的肉体有一丝抗拒。可今天自己的阴道却被这个男人不带套子无情插入了,这个男人抱着她的腰,她都无法反抗,那一阵阵疾风暴雨般的抽送几乎把她撕成碎片。
    他不顾一切的抽插着,他能干了影视女星友子,他能插进友子小姐美妙的阴户,这种心理愉悦远比生理愉悦来得更加兴奋。他感觉友子小姐的阴户很紧,把他的阴茎抓得紧紧在在的,这实在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在他心目中,这么性感的友子小姐,肯定和不少男人干过,阴道应该有点松驰了吧,没想到像处女一样,紧得让他难以置信。
    友子的恐惧、羞愧、愤怒化成了爆发的力量,她不顾一切地摇晃着、扭动着身躯,想摆脱那东西——想钻进她体内深处的阴茎。她干燥的喉咙尖叫着,啜泣着,想逃脱这场灾难,她竭力反抗着,眼睛被泪水蒙住了,什么也看不见。
    作为一个着名的影视女星,被人屈辱的站着强奸了,她毁在一个没有头脑、没有人性的野蛮的畜生手中!
    她感到他开始抬起身来,听到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射精了。
    他带来的满身酒气仍然留在她身上,这可以洗去,然而,他下身喷射出来的脏东西却将永远污染她体内的各个器官。
    他喷出浓浓的精液,顺着她的阴户往下流,流过白白的大腿根部,流过小腿,滴在还缠在小腿上的黑色丝袜上。她知道这种站立的姿势,精液容易流出来,她只想精液全部流出来,可是这并不可能,还是有一部分精液混着体液,永远留在她的阴户内。
他总算结束了,把友子又放倒在床上,把身材重量全部压在她身上,喘着粗气,大汗淋漓,贪婪地吸吮着友子泛红勃起的奶头。
一分钟过去了,他从她身上爬了下来,他认为他成功了,把友子小姐强奸了,而且是站在那里插进去了,最后射到了友子的阴户里,干得很漂亮。
    当她睁开眼睛时,他正站在梳妆台旁系裤子。他系好皮带后朝床边走来,“你干得很不错,宝贝儿,但下次你会感觉更好,只要你肯好好合作。你刚才给我制造了一点麻烦,让我费了点劲儿,迫使我比平常过早地把阴茎取了出来,我保证下次慢慢地干你。”
她躺在那儿,看着天花板。她觉得似乎有许多脏东西在她体内爬来爬去。
    她想到了死。
    “你得承认,”他弯腰伸手摸摸她的乳房,“性交这事,对比你不会有什么不好,干完就拉倒,干嘛还在哭呢?完就完了,大家乐乐而已。好啦,好啦,别那么紧张好不好?”
    她使劲咬着嘴里的布带,眼里顿时充满了愤怒的泪水。
    他摸了一下她的大腿,“要我把你扣子扣上?”
    她把眼光避开他,她对他的话无动于衷。她憎恶他。
    这个男人耸耸肩,把她的还沾着精液的丝袜拉上来,没有穿内裤,就直接套上来,滑滑的精液透过丝袜沾在她的白腿上,她感到一阵厌恶。他又把她的裙子两边合上,没有扣上,“可不能让它着凉,”他嘻笑着隔着丝袜摸了一把她的阴户。
他解开堵在她嘴里的白布带,“你为自己争得了呼吸的权利,感觉怎么样?”
    她口干舌燥。
    他向卧室门口走去。
    “你这个臭流氓!”她高声骂道,“你这个该死的下贱的流氓!我要抓住你,我要杀了你!”
    他打开门锁,扭过头来,冲着她笑嘻嘻道,“你不是已经抓住我了吗?你的阴道紧紧抓住我的阴茎,痒痒得真让人受不了。小宝贝,我会再让你抓住的。”
    听了他的流氓言语,她发疯似的尖叫一声,随着尖叫声,她的精神完全崩溃了。
    当他走出去将门关上时,友子抑制不住地放声哭了起来。
    她伤心自己是个女人。
    她为女人的阴户伤心哭泣。
待续   第一章:密谋

[ 本贴最后由 deeplove 于 2016-03-13 22:0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