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穿开档黑漆乳胶裤袜,肛门插狗尾巴,尿道膀胱里灌满了洗脚水,逼里满是浓稠精液并且塞了3个熟鸡蛋的性奴母狗,在桌上扭动屁股。她腰上拘束黑色乳胶束腰。束腰下一个皮带深深的,切入逼和屁股沟中。随屁股的和腰的扭动,不断发出风骚的母狗发情般的呻吟。

束腰上方一对滚圆的大乳房被小臂紧紧的加。滚圆的两个大乳房的前端,挺立一对红润的乳头。红润的乳头顶端随双臂的挤压,不断的喷出乳汁。滚圆乳房上细长的脖子被拘束束颈。双手被乳胶手套包裹,手套的顶端一对金属挂钩将双手挂在束颈后面的铁环上。双肘被左右穿过的皮带相互捆绑,拼从切入股间的皮带穿过。两根皮带相互牵扯使得他每动一下,股间的皮条变会更深的切入股间。

束颈的上面,一张可爱调皮的小脸上。左右各用蓝色的墨水深深的纹,“母狗”两个字。嘴里叼一根透明的软胶大鸡吧,可以看到他用舌头不停前后左右的摩擦大大的大鸡吧,喉咙也不停吞咽。
嘴巴上面的鼻孔中间。被穿一个牛鼻子刚环,一个绳子穿过鼻环将鼻子翻起。绳子的末端挤在束颈的铁环上。眼睛上带一个透明的乳胶眼罩,眼罩里的双眼被浓浓的精液浸泡。漂亮的脑门上用蓝色的墨水纹两行字,骚货韩婷婷。这只又骚又贱的母狗韩婷婷,即将成为我的交配对象。

骚货母狗韩婷婷跳完这段艳舞后,一个壮走到桌前,一把抓住她梳在脑后的马尾辫,把她从桌上拽了下来。这时壮对台下的人问道,谁想让这骚货口交。壮看到没人回应便转过身来抽了她10个大嘴巴。

之后生气的说道:
“你这扫货,他妈的没人操。”
接对我用命令的口气说到:
“你滚过来。”

我的胳膊和腿被皮套对折捆在一起,手肘和膝盖分别有4个狗爪式的皮垫。现在的我只能用爬行的方式移动。屁眼里插狗尾巴式的肛门栓。头上套台上那个骚货,表演前脱下沾满淫水又骚又臭的丁字裤。鸡巴的包皮也被翻开,龟头沟上拴一个绳套。绳套的另一端拴在我伸出的舌头上。我的脖子上也拴狗链,狗链的另一端挂在另一个性奴母狗的肛门拴上。在另一个穿橡胶高跟靴母狗奴的带引下,我被拉到了骚货母狗韩婷婷的面前。接壮对骚货韩婷婷说道。来接下来是你两表演的时间,让大家看看你怎么从骚逼里,下出鸡蛋给你的公狗情人吃。

随后壮解开了他股间的皮带。又解开她双手上的皮套。这个骚货母狗韩婷婷在解开后双手便抓起我的丁字裤,并把内裤上最脏的位置对自己的鼻孔捂了上去。之后深深的闻了起来。一般闻一般动嘴巴吮吸这嘴里的透明大鸡巴。用另一只手抓住我的头发把我四脚朝天的拖到地上,像撒尿一蹲在我的脸上。把骚逼往我的舌头上摩擦。一边深呼吸,一边发出呻吟,另一只手不停揉弄自己的阴帝。小穴也开始一下一下的收缩起来。在她玩弄自己的同时,台下开始传来息壤的嘲笑声

“真他妈骚啊。这女的连妓女都不如,真他妈狗不如的女人啊。精液马桶啊,哈哈哈哈”

淫荡母狗韩婷婷在听到了别人的侮辱后发出了一生娇吟,搔穴便开始流出了浓稠的精液,之后便一边“嗯嗯“的淫叫,一边生出了一颗煮熟剥了皮的鸡蛋。生出鸡蛋后便站起身来把逼对台下的众人开始扭动屁股。扭动几下后又蹲下生出了第二颗,接又生出了第三颗鸡蛋。每一颗生完她都狠狠的用逼把鸡蛋坐碎,混合流出的精液把坐烂的鸡蛋抹到我的嘴里。生完蛋后她转身面对台下,把尿道口对准我的嘴发出一声长淫,一股又咸又臭,还带腥臊的尿液灌注了我的嘴中。我满嘴被填满了,压碎混精液和尿液洗脚水的鸡蛋碎末。张嘴艰难的吞咽。

尿完尿的她浑身瘫软的坐在我的胸前,开始用手指玩弄自己的尿道和骚逼。每当她把食指插入尿道的时候都会随之发出淫荡的呻吟声。随他手指的抠弄,乳白色的浓稠淫液开始从他的逼里留了出来。之后另一个淫荡下贱的母狗性奴,走到了我两的面前,脱下长长的乳胶皮靴。一只又臭又酸的汗脚,毫不留情的塞入的淫荡母狗韩婷婷的骚穴中。并问道:

“我的臭脚操的你的烂穴爽不爽啊,贱货。”

躺在我胸口的淫荡母狗韩婷婷,立刻发出淫荡的呻吟声,一边点头一边晃动起腰部,小穴一缩一缩的不停吮吸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的酸臭脚。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和台下的众人看到后哈哈大笑。淫荡母狗韩婷婷就像听到夸奖一,露出满意的淫。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用脚玩弄了一会淫荡母狗韩婷婷的小穴后便抽出脚来。把混合脚汗和骚货韩婷婷淫水的臭脚塞进来我的嘴里,摆弄了两下之后把脚抽出来,把剩余的淫液抹在了我的舌头和鼻孔上。色迷迷的说道

“这是给你的奖励,你这爱吃臭脚的贱狗奴,混了这么骚贱女人的淫水臭脚,你可是很难吃到的哦,快好好的品味品味。”
随后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脱下了另一只脚,同泛酸臭的脚汗。接问道。

“你这下贱的小母狗还想不想,我用又酸又臭的脚操你的烂穴啊。”
躺在我身上的淫荡母狗韩婷婷立刻发出“嗯嗯”的淫叫。随后听到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说,

“你这母狗。一边闻自己的骚内裤一边还想要我的臭脚操你,你可真大胆啊!”
随后便把另一只又酸又臭的脚丫子,狠狠的踹进了淫荡母狗韩婷婷的烂逼里,大声斥责道。

“自己扇自己50个耳光,表示你知道自己要求了非分的事。给我使劲扇,要是这里有一个人没听到这50下耳光的声音就在扇50个,直到所有人都听到你自己连续扇了50下响亮的耳光为止。”

淫荡母狗韩婷婷听到命令后,立刻开始用力的扇起自己耳光。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一边笑听,一声一声响亮的耳光声。一边用脚随耳光想起的声音,狠狠的踹淫荡母狗韩婷婷的搔穴。足足过了5分钟,淫荡母狗韩婷婷才停下手来。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随后抽出了酸臭的汗脚,把淫水和脚汗摸在我嘴巴和鼻子上后穿上了鞋。之后用纤细的手指,托起闻骚臭内裤淫荡母狗韩婷婷的下巴,左右扭动看了看,脸上纹母狗字韩婷婷的双脸已经又红又肿。双手也又红又热。

这时淫荡母狗韩婷婷,把刚抽完嘴巴的一只手,塞进刚刚拔出臭脚的搔穴里, 另一只手揉自己的乳房,双眼迷离羞涩的看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开心的说道

“母狗就是母狗,除了发情果然什么也不会。”
随后笑说道
“这小脸又红又肿的。一会必须要做个精液面膜。要不就辜负了这红润的小脸了。只有这时张开毛孔的小脸,才更容易吸收精液里腥臭味道。”

淫荡母狗韩婷婷听到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的话后,便露出温柔而陶醉的表情。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看到淫荡母狗韩婷婷的表情后,便开心的解开了,淫荡母狗韩婷婷嘴上的透明大鸡巴命令道。

“贱狗去台下把所有人鸡巴里的精液给我吮吸出来,如果有一个人没射到你嘴里,就再也享受不到我酸臭脚丫,操你烂穴的滋味了。”

听到命令的淫荡母狗韩婷婷立刻站起身来。想恶狗扑食一跑到台下一个男人面前,跪在地上。用嘴巴拉开男人的文明扣,把鸡巴吮吸到嘴里。整个奔跑的过程,淫荡母狗韩婷婷的一只手始终插在骚逼里,另一只手则拼命的揉乳房。乳汁从乳头一点一点的喷出。台下所有的人都哄堂大笑。淫荡母狗韩婷婷熟练的,给一个人口交并令其射精后,立刻跪到下一个人面前。不到10分钟就将台下20个人的精液收集到了嘴里。这个过程都没有使用双手。收集完精液的淫荡母狗韩婷婷,扭屁股表现的十分骄傲的走回台前。过程表现出淫荡陶醉的模。双手仍旧不停的玩弄自己的乳房和搔穴。

回到台上,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从一个皮箱中拿出了一个透明乳胶面罩。嘴巴处有一根长长的大鸡吧。差不多有30里面长。上面布满了小孔。淫荡母狗韩婷婷看到面罩之后便低了下头,走到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面前。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把他脸上的内裤拿了下来,之后撑开面罩。

淫荡母狗韩婷婷开始努力的憋气,随后把精液从鼻子里喷了出来。连续喷了四五次之后,一团团黏糊糊的精液,在乳胶面具上形成一整团浓白色的粘稠物,随后淫荡母狗韩婷婷便张开嘴,吞下长长有小空的鸡巴。接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把头套套到了淫荡母狗韩婷婷的脸上,从脑后拉上了拉锁。脖子处也系上的皮带。淫荡母狗韩婷婷随后抬起头。俏皮的扭了扭小屁股。小屁股上的尾巴也随摇晃,就好像一只摇尾乞怜的小狗一。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用下贱鄙视的语气说道

“真他妈的是只骚贱到极点的母狗,让大家看看你的沾满精液面罩里的脸蛋。”

淫荡母狗转过身来,一边使劲捏乳房,一边摇了摇屁股和胸。乳汁喷溅到台前。隔透明的乳胶面罩,看到骚贱的母狗韩婷婷笑看大家。

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再次走到我的身边。把我翻回趴的状态。我用膝盖和手肘支撑地面。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解开了舌头上的枷锁。随后取来一个两头都是大鸡吧的口塞,口塞两头都有细小的小孔,口塞中间中空。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把鸡巴口塞的一头,塞进了我的嘴里。把鸡巴口塞固定我头上。拉我走到了淫荡母狗的身边。随后对骚货母狗说道

“来这是你的交配对象,今天你的任务就是在大家面前和这只下贱的公狗交尾。如果台下那个观众要是看的不开心。”
随后从台后端出了一盆炭火。里面放一根烧红的铜鸡巴。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走了过去,拿起烧红的铜鸡巴对骚货母狗说道。

“这根鸡巴将插入你的骚逼里,以后你的骚逼都别想再舒服了!”

听到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的恐后,淫荡母狗韩婷婷立刻表现的更为骚贱。把手从骚逼里抽了出来,开始一边摸自己一边跳艳舞,并用流淫水的骚逼在我身上蹭来蹭去。最后走到我的面前。在大家的面前侧身子,用骚逼对我的脸不停的蹭,粘稠的淫水,抹的我满脸都是。

随后就开始蹭我嘴前面的大鸡巴。表演了几次之后撅起屁股腿一蹲,一屁股做了上去,我的脸贴在它的屁股上。它开始一边淫叫,一边不停的扭动身体,不一会又酸又咸的淫液开始随鸡巴口塞的小孔,流到了我的嘴里。而鸡巴口塞的另一端,也随他的插弄,从他逼里拉出黏糊糊的淫液。可能也有我的口水。就这玩弄了10来分钟,他转过身来。

解开了我嘴上的鸡巴口塞。随后抓我的头发,塞进他的胯间。另一只手的食指插入自己的尿道,向上用力的扣起。双腿也弯曲成弓子。把她的逼对我的口鼻部不停的摩擦。摩擦了一会,他立刻离开我的脸。从他的逼里喷出了,一小股一小股的淫液。淫液一股一股的射在我的脸上。同时听到他嗯嗯的淫叫声。淫叫过后淫荡母狗韩婷婷拖软软的身体再次走到我的面前。

捏开我的嘴,低下头,用他乳胶头套嘴位置,那跟他吞下满是小孔鸡巴口塞的末端,一个手指头粗的小孔中。开始流出粘稠的唾液,并对准我的嘴,唾液流进我嘴里。随后合上我的嘴,看我咽下她了他的唾液,才松开我的下巴。她再次转过身用屁股对台下的人,脱下他的水晶高跟鞋,慢慢的开始脱,她穿在腿上的乳胶裤袜。

乳胶裤袜下又白又嫩的皮肤,撒发出又咸又腥,带有骚尿酸臭味道的大腿。脱下乳胶袜子的,一只湿漉漉的脚。再次穿上透明的水晶高跟鞋。脚汗让高跟鞋和脚连在了一起,好像张在脚上一。她拿刚脱下来的乳胶袜走到了我的面前。隔透明的乳胶头套可以看到他淫荡的坏笑。

随后她再次捏开我的嘴,另一只拿乳胶袜的一只袜子头。对我的嘴,倒进了一股,浓郁酸臭骚尿味,咸到苦的汗液。随后合上我的嘴,再次等我咽下去后,才松开我的下巴。接是另一只袜头。当我把相同味道的脚汗喝光后。她退了两步,把已经风干穿水晶鞋的臭骚脚伸到我的脸前。

这股又骚又酸又臭的味道,呛的我立刻扭开脸,淫荡母狗韩婷婷看到我的举动,立刻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鼻子贴在她的臭脚上。我憋气,但不一会便奈的闻她的臭脚,当我渐渐习惯了,这又骚又酸又臭的臭脚味道以后,她便做到地上,脱下另一只脚上的鞋子,把脚高高抬起,用脚踩我的嘴和鼻子。

隔乳胶面具,看到她用淫荡骚贱的表情看我,脚趾不停的抠弄我的嘴和鼻子。这时我明白,如果不把她这双,又骚又酸又臭的脚汗舔干净。她是不会停止这淫荡挑逗的。我奈的开始舔起她的脚。舔了一会,我不知不觉的开始有些投入,但她确在我投入的时候不停的挪动脚丫。当我听到台下的笑声时我意识到。我正在给一个下贱的淫荡母狗舔脚,而且还追她的臭脚给她舔。
这时的我不知为啥突然感到有些兴奋,小弟弟不由自主的立了起来。听到大家的嘲笑声时有些走神,在停止愚蠢行为发愣的片刻,没有注意到这骚贱母狗,已经快速的移动到我的身前,用另一只脱了鞋的脚,一脚踩在我的脸上猛的一踹。从斜下方80度的位置踹来,我被一下踹翻了过去。

我刚刚翻了过去。骚贱母狗韩婷婷便,用刚刚我给他舔干净的脚丫,踩在我的鸡巴上。而另一只脚快速伸到我的口鼻之间。踩在我鸡巴上的脚,开始缓慢摆弄起我的鸡巴。脚趾也开始在我的龟头沟中,来回玩弄。本来有些起兴的我,被他这么一挑弄,开始有些情不自禁的加快了呼吸,闻她又骚又酸又臭的脚丫。开始越来越热。

她看到我呼吸急促,更是用脚趾不停的翻弄我的嘴。我矜持了一会便放弃了反抗,听台下各种的侮辱评论和嘲笑声。开始一边吮吸她的脚趾。一边享受她用臭脚玩弄我鸡巴带来的快感。就这大概持续了3~5分钟。她再次收回,我给他舔干净的脚丫。

趴到我的身上,双腿卡主我的双腿。用她的搔穴开始蹭我已经有些胀痛的鸡巴。在我鸡巴感到湿润的光滑的时候。一股热乎乎的肉壁包裹住了,我胀痛的鸡巴。虽然鸡巴被软软的肉壁包裹,但并不紧能感觉到软软的肉壁上到处都是肉折。骚贱的母狗韩婷婷此时开始扭动她的腰。在前后左右不停的扭动中。小穴也一进一出的上下收缩。

那种软软的舒适感让人欲仙欲醉,但缺因为松弛,一点想射精的感觉都没有。就在这的扭动下,她开始揉弄起自己的乳房。不断的挤出乳汁。乳汁喷溅在我的身上,脸上,嘴上。随她自身的晃动,从他的喉咙处可以听到“恩恩”的淫荡呻吟声。在我各种想射确射不出来的情下。小弟弟开始不由的有些抽搐。但确因为总是传来舒适的感觉而不停跳动。随我的小弟弟的跳动,骚贱的母狗韩婷婷就像发疯一的兴奋呻吟。

在一旁的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和壮看到我俩的情当场说道。

“没想到这对贱狗这么喜欢对方。那从今天起一个月内你两就给我一直交配。”
之后对骚贱的母狗韩婷婷说道,

“你这只贱狗。从今天起这一个月这只公狗就是你的发情对象。你要不停的折磨他,不停的性虐他。让他变成和你一下贱的只知道交配的公狗。当然你还必须怀上这只公狗的野种。如果怀不上那要你这骚逼也没什么用了,到时候我一会用哪个烧红的铜鸡巴塞进你的搔穴里。听到了没?”

骚贱的母狗韩婷婷点了点头。之后一只手伸到我的身下,抓住我插在屁眼的尾巴。开始摇晃,我被突如其来的刺激推向了高潮。我可以感觉到,一股热热的精液深深的射进了,这只又骚又淫荡的,母狗韩婷婷的子宫里。她感受到我射的精,便慢慢的起身。穿上水晶高跟鞋。走到了台边的一处皮箱处。

打开皮箱。从里面拿出一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吧。塞进了自己的骚逼里。之后扭屁股走回了台前。把乳胶袜拿了起来,走到了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面前,之后另一个骚货母狗性奴拉开乳胶内裤,在两个袜筒里撒了一抛尿后,骚贱的母狗韩婷婷开始慢慢的把乳胶袜穿到了身上。

淫贱的母狗韩婷婷再次从皮箱里取出一个盆,和一个暖水壶,倒了些水。端盆走到了台下,随后挨个给每个台下的观众脱下鞋洗脚。洗完脚后把闻有些汗臭的洗脚水,灌倒一个塑料漏洞中。把漏洞一头的橡胶皮管插进自己的尿道里。

洗脚水一点一点的灌进了他的膀胱。她的小腹也慢慢的有一点鼓起。灌完洗脚水后,又走到皮箱处,拿出一个不大的充气肛拴插进自己的尿道,捏了几下充气阀。从皮箱中取出一根皮带。把皮带深深固定到股间。能看到原本插在小穴的粗大鸡巴被深深的嵌入体内。之后双手套上一个乳胶的拳套。走到壮面前,壮把她双手上的绳子紧了紧。把拳套顶端的小环,挂淫荡母狗韩婷婷束颈后面的铁环上。又取出一根皮条。穿过他股间的皮条困住他的手肘紧了紧。淫贱的母狗韩婷婷,再次还原到最初的受虐子。只是头上多带了一个乳胶头套,而头套里充满了台下男人的精液。以及双脸被抽的又红又肿连两侧的母狗字越发的明显。

我被蒙住了双眼,脖子上的绳子被挂到了这只母狗尾巴上的铁环上。伴随母狗的高跟鞋声离开了那个有20个观众的地方。走了3分钟左右,我感觉有些。在艰苦的爬了10分钟后,我意识到我们正在大街上行走,此时应该是深夜。但也能听到马路上偶有汽车开过的声音,我尽量不去想我们在什么地方,就这我们走了将近20分钟。来到了一个充满骚臭味道的地方。

听到一声撞门的声音。过了一会,我能感觉到骚货母狗韩婷婷做到了我的身边。他用身体蹭开了我的眼罩。这个房间里,到处都是骚裤衩和臭丝袜,上面粘白白的已经干透的精液。看到这时的她十分疲惫。喉咙里“嗯嗯”的叫,好像是想我她。我看到他头套嘴巴的两边有挂钩,便用嘴巴她打开了挂钩。看他慢慢的将嘴里30里面长的鸡巴慢慢吐了出来。之后对我说。

“我是下贱淫荡的母狗韩婷婷,从今天起,我便是你的交配对象。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我,请务必让我怀孕。我会用最淫荡的挑逗方式配合你。求求你一定要让我怀上孩子啊!”

“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现在的身体已经被玩弄成这,我除了做一只淫贱的母狗也没别的可以干了!我就是真心愿意做一只下贱的母狗,任人玩弄。这里是我的狗窝。你也看到了,我的生活就是被操,被玩弄。我以前怀过3只贱狗仔。你可以放心,我怀了孩子也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因为三狗四,我是只母狗四个月后我肚子大了,他们就有新乐子完了。我会在大家面前把贱狗崽弄出来给大家找乐子。我会用最骚最淫荡的方式勾引他们,死也会让他们把我的贱狗崽玩出来的。而且这又不是第一次当中被玩了,前三只小狗崽都是被这么玩出来的。”

听他有些诚恳好略带激动的话,我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中……….

[ 本贴最后由 印加 于 2016-01-09 03:49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