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170 结案

        一个交警突然跑来问陈亮的事,郭玄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完全没放在
心上。倒是郭晓成一看见郭玄光返校就缠问个不停:「喂喂喂,约了吗?」

        郭玄光一愣,道:「约?约啥?」

        郭晓成一拍郭玄光肩膀道:「这不废话吗,当然是约那美女警官了!」

        郭玄光道:「你算了吧,人家是来问陈亮的事。不老是想那些事行不,
做人要知足,左拥右抱还不吗?」

        郭晓成道:「去去去,你这冥顽不灵的家伙。买鞋子还要多试几双才知
道合不合脚,找女朋友当然要找个……嘻嘻……契合的啦……」

        郭玄光看郭晓成那一脸坏笑,自己也笑了起来:「得了吧你,我看你
啊多半得奉子成亲的!」

        郭晓成突然正经道:「先不说这个,我今天突然有个重要发现……我终
于知道梁山市的交通事故的数字为什么一直高居不下了。」

        郭玄光笑道:「脑子一不正经,连说话也犯傻了!」

        郭晓成神秘一笑道:「你看咋们那美貌的女警同志,如果都是像她那
的去指挥交通,所有司机都顾行注目了,哪儿还能看路呢对吧!」

        毕竟双郭和陈亮相交不深,如果不是司晴的缘故,绝对不会和陈亮有什
么相交。虽然陈亮的意外离世让双郭感到有些突然和惋惜,不过两人也没有把这
事放在心里,有说有笑地很快就把陈亮的惨案抛于脑后了。

        不过这事是没完,第二天郭玄光刚从图书馆出来就听到有人喊他。抬
头一看,只见一位美艳的警官站在跟前,原来是昨天见过的美女警官。

        今天的司徒帼英穿一件浅蓝色制服,下面是一条黑色的西装短裙。那
一双黑丝之下的长腿充满了女性的诱惑,加上一双高跟鞋,让郭玄光差点认不出
来。

        昨天制服里透出的英气还没消失,今天这套制服又带给郭玄光一骗子娇艳
的感觉。他心里不禁赞叹:「呵呵,美女可是怎么穿都好看的!」

        「怎么这么巧,又碰到你了。我刚才去拍宣传片了,这套制服漂亮吗?
我不跟你说了,我可是趁工作时间偷溜出来,要和你们的教授见面,拜拜!」
司徒帼英像一阵风地来又一阵风地去,留给郭玄光的只有鼻子里的那一缕清香。

        「不会吧?怎么又来了?还找教授呢?难道又是为了陈亮的事?」郭玄
光不禁想:「如果不是有明显的线索,她没理由会这么积极的。难道真的是别有
内情?」

        司徒帼英确实是为了陈亮的事,今天她约的是一位人类行为学教授。那
位教授也已经看过关于陈亮案子的一些资料,对司徒帼英道:「司徒警官,首先
我要说明的是我不是犯罪学的专家,我的意见可以作为参考,但不一定有很大的
权威性。」

        司徒帼英道:「没问题,我也不是说让你直接去判断这个案子的对错,
只是希望你能提点一下几个问题的合理性而已。」

        教授道:「好,那就好。对于你的疑问,以我的知识来说,那位司机,
端木安的行为确实有它的不合理性。」司徒帼英脸显喜色,握紧拳头倾听。

        「如果你说的都是事实,端木安在事故发生后情绪已经失控而法马上
报警,那么再次开动车子靠近死者确实不合常理。」教授分析道,「正常来说,
当事故发生以后,肇事车辆停下来后司机会自然地下车查看情,而不是再开动
车子。」

        司徒帼英兴奋道:「对对,我就是这么想的。而且你看,车子并不是马
上再次移动,而是经过了好几分钟以后才再次移动的。」

        教授也道:「对,这也是一个关键。正常情下,按此推断,司机是在
事故发生后马上下了车,观察了死者的情后再移动的车子。当然,不排除有极
个别的例子,那位司机在情绪失控的情下再次移动了车子。」

        司徒帼英接道:「对,我要求证的就是这点。首先再次移动车子已经
不合理,而且间隔的时间还那么长。更奇怪的是在车子再次移动之后,司机隔了
很长一段时间才报警,我推断这里面肯定又发生了某些事情。」

        ===========================================

        就在陈亮的案子要结案的那天上午,司徒帼英风尘仆仆地找到那天晚上
值班的处长道:「处长,我是那晚处理陈亮案件的交通警。我发现了案子的诸多
疑点,但是陈警官一直选择忽略我的建议。我觉得人命关天,所以不得已想要给
您报告一下。」

        「交警?」那处长打量了司徒帼英一眼,挥手道:「虽然案子也基本了
了,不过我很佩服你办案的精神。我就给你几分钟时间,有什么发现你就直说。」

        司徒帼英马上道:「疑点一,端木安的精神状态。据我当晚观察,端木
安一直非常清醒,不像是情绪失控导致延迟报警。第二,车子的再次移动法解
释。还有更重要的第三点,受害者的血迹分布根本用第一次撞击模不出来。」

        处长微笑道:「哟,不错嘛,这么细心,好像发现了不少东西呢。不
错不错,这个是很值得赞扬的事,做得挺好。」

        司徒帼英心里一喜,继续道:「谢谢。特别是第三点,如果说受害人陈
亮是被车直接撞死,那么按照现场的血迹分布来看,这根本是不成立的。」

        处长打断道:「好,你找到的资料挺好。不过我们办案有办案的程序和
步骤,不是我俩在这三言两语就说得清楚的。这吧,你把资料交给我,我转交
到相关部门作为特别案例处理,你看这行吗?」

        司徒帼英高兴地说:「那太好了,谢谢您了,这我就放心了。不过要
抓紧时间,我怕到时候尘埃落定,就一切都太迟了。」不过处长没有再说话,只
是点头微笑送走了她。

        虽然得到了处长的赞扬,但是事情并不像司徒帼英所想的发展。等到她
再见到那位处长的时候,已是一周以后的事了。更加令她失望的是,那位处长只
是简单说了两句就完事了。

        「案子早就定了,没什么可以更改的了。我不是已经送上去要求把这案
例作为以后研究之用吗?一般这些小案子我们不会这特别对待的,看在你态度
积极的份上我破例一次吧」,

        「小案子?这可是人命啊!」司徒帼英怎么也不相信这就是关于这案子
的最终答复,可是她也没什么办法了。尤其是陈亮的家里已经默认了警方的处理,
最后就当作普通的交通意外。端木家在金钱上也尽了最大努力,除了打点一切,
还送了白金。

        事实上,陈亮的家庭只是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完全没有能力应对如此变
故。除了陈亮的死,之前对司晴的意图奸杀案还压在头顶,让他们根本喘不过气
来。幸亏在警方的调停之下,司晴家也没打算控告陈亮,于是一个连环案件就当
作是行人没按交通灯过马路的交通意外处理。

        案子的事情司徒帼英想管管不,不想来的事又偏偏发生。自从陈
亮案发后,端木安就隔三差五地给司徒帼英打电话。虽然司徒帼英不知端木安如
何搞到她的电话,也对他没啥好感,但是想起那英俊的脸庞,有时也说上那么两
句。

        端木安反正是禁足在家,当然是锲而不舍了,天天都会给司徒帼英打电
话。不仅如此,还天天都有鲜花送到司徒帼英的办公室。到得后来,端木安还送
上耳环项链什么的,把司徒帼英弄得尴尬不已。

        虽然端木安有些烦人,不过倒也消除了一些司徒帼英对他的反感。有时
候司徒帼英也会想自己毕竟没有什么真实据,也法断定端木安一定是坏人,
可能那晚真的就是像端木安所说的那而已。接再一打听,原来端木安就是梁
山市公安局局长的独生子。

        「人是油腔滑调的,不过身为局长的儿子,再差劲儿也应该有个谱!」
司徒帼英对端木安的敌意虽然已经消除,但是她还是忘不了陈亮发生意外的地方。
那里其实是南城区南环路的一个路口,到处都是一片搁置发展的工业区,平时人
迹罕至。

        那些交警前辈们早就告诉司徒帼英这片区域一般不用管,就算巡上一整
个月也不会碰到什么。但是负责的司徒帼英没有理会,每次巡逻的时候还是会在
这附近兜几圈。特别是发生了陈亮的事,她更觉得应该多关照一下这些平时容易
忽略的地方。

        这天晚上如往常一,南环路附近都是静悄悄的,只有路灯陪伴司徒
帼英。她开得不快,保持一定速度,顺带还四处张望看看有什么特别事情。

        当司徒帼英经过一个分叉口时,一条小道的深处忽然闪过一辆汽车的踪
影。「那里面都是废弃的工程,平常只有在白天时候那些垃圾车才进去的。这个
时间怎么会有其它的车子停在那里?是有什么状吗?」她心里一紧,顿感奇怪,
于是慢了速度,慢慢地掉头回去一探究竟。

        =================================================

        「很好,很好,就这,慢慢地慢慢地。角色代入,角色代入,明白吗?」
刘戴的耳机传来了招先生的声音,一如往常地指引她的动作。她随指令
尽量把自己的呼吸压得平稳,但是身体的感觉就如动的小马驹一般跃跃欲试。

        只见刘低头让秀发自然地搭在脸的两侧和肩背上,似乎不想露出那
精致的脸庞,那细小的耳机就隐藏在头发下面。她身上披一件过膝的风衣,将
整个婀娜的身段都包裹起来,就连那风衣下面露出的一小部分小腿也让一双高跟
靴子遮盖住了。

        刘此时正在街上,沿一条倾斜的小路往上走。路面和四周都没有人,
只有一台车子在身前不远处和街灯陪伴。从那晃动的影子可以看出刘走得有些
蹒跚,背部显得有些驼,一点不像T 台上腰杆挺直的子。再看仔细一些,这只
是普通的一个斜坡,对于成年人来说应该不会走得如此艰难。

        刘弓身夹大腿在这条小路上缓慢向前移动,一边的耳朵里不时传来
招先生的指示和鼓励。「好,差不多了,差不多了,很快就到终点了,就差那几
步了。」越是听到「差不多」,刘的双腿越是哆嗦得厉害,速度也越来越慢,
最后几乎是寸步难行的子。

        就在刘全神贯注地听指示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摩托车的马达声,
随后另一把声音传来。刘了一跳,身体顿时僵住了。

        好一会儿,刘的耳边突然有人道:「小姐,您没事吧?我观察了好一
会儿了,是不是需要忙啊?」刘似乎没想过会有其他人出现,双腿顿时软了
一下。幸亏她还是坚持住了,好不容易才站稳了。不过她仍是低头,隔了一会
儿才说:「我……没、没事……」

        一句简单的话让刘说得像是拼尽全力的子,对方当然不会相信。来
人熄火摘下头盔下车接道:「你别怕,有事尽管说,姐妹我肯定会你的!」

        好一会儿,刘才舒了一口气挺直了身子抬起了头。她的语气也变得顺
畅,字句清晰地道:「没事的,您不用心,这里什么事都没有。」

        刚巧在路灯之下,刘与来者终于能对视一眼。对方的轮廓清晰地出现
在眼里,两人同时心里叫道:「好一位标致的人儿!」不过更为吃惊的是刘,
因为她看到的是一位警察。

        这位穿平底皮靴的警察看上去比穿高跟鞋的刘差不多高,秀丽的
脸庞显得英气十足,这就是刚才正在巡逻的司徒帼英。她刚才发现了在这条偏僻
的小路上听一台车子,于是回头过来查看。

        司徒帼英的位置是在连接小路的主干道上,小路则缓缓地一直倾斜往下
走。那台吸引她注意的车子车头向路口,停在离路口大约七八十米处。当司徒
帼英进入小路的时候已经远远看到车后不远处有人,于是观察了一下再上前询问。

        司徒帼英初时还以为刘嗑药了,但是看她脸色红润额头渗汗的子,
又不像是瘾君子发作时的状。再一细看,只见刘容色秀丽,端的是一位美人,
怎么也好像和毒品对不上号。

        刘凝视了司徒帼英一会儿,刚想再说些什么,突然「哎哟」一声捂
小腹颤抖起来。刚刚还说得好好的,这突如其来的情让司徒帼英也了一跳。
她看刘晃动不断蜷曲的身子,既不敢上前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随后,司徒帼英发现了一些端倪。她听到「嗞——」的一骗子低沉的响声
持续传来,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这寂静的夜晚里还是能察觉到。

        「呃……嗯……嗬……」刘已经管不住嘴巴,开始发出一些混乱的音
调。司徒帼英也是女人,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她可没想到会在此情此景下
听到。如果不在夜里,早就能看到她脸上的那片红霞若隐若现了。

        「这、这女子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大街上这子,难道是吃了……」
司徒帼英摇了摇头,觉得有些尴尬想退后但也想看看能不能忙,真的是进退维
谷的子。

        「打开衣服,好机会,打开衣服,都是女子不用害羞的。打开衣服然后
让她你摇下面那东西,让她用力摇,你马上就会爽得乐翻天的。」刘耳机里
招先生的声音又再响起,而且还是她意想不到的指令。

        「嗯……不……唔……」刘双腿放软已经跪在了地上,但是耳机里继
续说:「角色代入,你现在需要的是解脱、解脱。快,让女警你解脱,你需
要她,快打开衣服……」

        司徒帼英看刘遥遥下坠的身子,觉得很是奇怪:「这人怎么这,
难道喝醉酒了?但是这里四周也没什么店,上哪喝去?还开车?」她随即感到那
「嗞」的响声正是从刘身体那传来,更加好奇地走近了一步。

        「来,跟我说,跟我说,请我摇它,快,请我摇它!」刘的
耳机里又传来了指令。「我,我摇……」她此时显得有些迷糊,竟然真的跟
说了出来。

        司徒帼英这时也蹲了下来,搭刘肩膀道:「怎么?你说摇什么?摇
什么?」接她看到刘松开了拉大衣的双手,一手搭自己的脖子,另一只
手则拉住了自己的手。

        当刘松开了双手后,没有扣上扣子的大衣自然向身体两边滑落,大衣
里的景象让司徒帼英是整个人呆住了。只见刘的上身没有任何衣物,只有麻绳
缠绕上身形成了不同的图案;下身穿黑色的蕾丝吊袜带和长筒丝袜,但是没
有内裤。

        首先把司徒帼英的眼珠子定住的是刘的一双肉球,因为它们不单只四
周布满了绳子,乳头那还用胶布分别贴一个椭圆形的塑料球。两个小球还不断
震动,发出「嗞嗞」的声音。

        接司徒帼英目光下移,各自相连的麻绳在刘的小腹划分出几个菱形。
更要命的是,那些绳子居然顺小腹而下,延伸至女性的私密地带。

        司徒帼英哪见过如此画面,羞得满脸通红,目光自然地就想移到别处。
奈眼前的画面对她来说太过惊艳,眼睛是欲罢不能,引得她目光继续下移。

        只见刘的下身除了黑丝以外,同上了麻绳。绳子分别绑在刘两
侧大腿上,中间连一支塑料的玩意儿。

        「这……这难道就是……就是……自、自什么用的……」司徒帼英对这
些东西只是略知一二,现在就算近在眼前心里也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