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放荡的青春》 (三)

    作者:qujia520

   周六的天气万里云,天晴得让人爽朗,风吹走了很多雾霾,吹走了很多原本
在城市令人作呕的气味。正在好好享受这个晴天周末的我美美睡午觉,中被
玲玲的电话吵醒。我看了看时间,下午三点。打开窗户,干爽的微风扑面而来惹
人忍不住多吸几口这股温暖的空气。

  下了楼,等到那路公交车上去,周六乘客稀少,我跑到车后边找个角落坐了下
来。从车窗看这一片蓝蓝的天空下,路边形单影只的行人,这路车我直接坐到
终点站就可以。于是我又闭上眼,靠在窗户上继续瞌睡起来。

  昨晚阿鸿在群里跟我们说他有个更好玩的地方,离市区比较远,开车爬上山有
一块他们家买下来的楼房,我们晚上随意在楼顶搞烧烤聚会到天亮,地方偏僻没
人看见没人打扰。就叫我老婆玲玲编造带丽丽周末去旅游忽悠丽丽父母,也好让
丽丽可以在那里过夜。我老婆对阿鸿那辆破面包车早已深恶痛绝,提议让我们两
个男的打的或者做公交去到郊区跟她们两碰头,玲玲开她老爹的高档SUV带丽
丽到郊区,再让我们两个男的上她的车直接开到阿鸿说的地方。事情绕一大圈让
我们两个男的如此折腾,还是怕让某些人瞧见有男人跟丽丽后对丽丽的父母打
小报告。

  公车终点站播把我弄醒,下车在路边傻等。“我去,打的和自己开车居然比
老子坐公交还慢。”点上一支香抽到半截,一辆的士停在我旁边,阿鸿这小子
下车后做了个手势,要我忙一起把车后箱几个泡沫箱搬下来。
“怎么这几个箱子那么冰?”搬了三个箱子后我吹被冻到麻的手掌向阿鸿问到


  阿鸿嘚瑟地说:“我拖人从边境搞来的走私肉,高级货,用这些弄烧烤,味道
顶天了。”

  不一会儿玲玲开SUV来到我们跟前,我跟阿鸿七手八脚把三个泡沫箱放到车
尾箱后,玲玲把车钥匙扔给阿鸿,拉我跑去车后座,斜躺在我大腿上对阿鸿说
:“你那地方我不熟,你当司机好了,省得我一路开车一路迷糊。”

  阿鸿开车车在环城路飞驰一段时间后,拐了个弯,走上一条弯弯曲曲的乡村柏
油路。然后一直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们眼前出现一片小山。他轻车熟路地打
个方向,车子开始在一条砂石路面颠簸,看这架势是要顺这条砂石路面一直
开到某座小山山顶。过了半个多小时,车辆行驶过的路边的树木野草越来越茂密
,丽丽忽然拍了拍阿鸿肩膀要他停车。车辆刚停稳丽丽打开车门踉踉跄跄跑到路
边吐了。

“还有多远啊?”我抱怨起来。

“得,路不好,太颠了,我开慢点吧,再开20分钟应该到了。”阿鸿拿了瓶矿泉
水边说边下车朝丽丽走去。

  我老婆倒啥事没有,拉我下车要我带她去路边一个草堆里尿尿。阿鸿瞧见后
噗呲笑说这条路除了咱们不会有其他人走过来,想尿随便找个干净的地儿解
问题不会有其他人看见。我老婆听见后停下脚步,就地裤子一脱,哗啦啦尿了出
来。我脑海里灵光一闪,掏出她刚送的那台苹果手机蹲下来对我老婆玲玲大腿
正中央咔嚓咔嚓拍了几张。

  玲玲惊奇地对我喊:“怎么我尿尿你都要拍进去?不嫌臭啊?”

“哈哈,我浏览成人论坛,最近他们流行拍美女撒尿。给你也拍几张你撒尿的
子看看过瘾。”我嬉皮笑脸对玲玲说到。

  玲玲笑拿手掌要拍打我,我立刻站起身来躲,扭头看见丽丽这时候刚把她白
色短裙掀起来要脱掉她的淡黄色内裤,我赶紧跨步到丽丽面前拿起手机对准了她
。丽丽刚晕车呕吐,喝了一大堆阿鸿给她的矿泉水,还刚拿矿泉水洗脸清醒自己
,披被矿泉水浇湿的发角对我苦笑脸蹲在地上,尿液从她的嫩屄中间哗啦啦
流出来,她迈开的双腿中间能清晰看到不停喷尿液的阴道口,部分尿液顺粉
红的小阴唇流到屁股后边。这还是我头一回非常刻意地观赏女孩撒尿,感觉还挺
有意思的。我刻意跟丽丽保持一米半距离,面对丽丽伸直手把手机降低到离地
面只有一个拳头距离,手机镜头故意对她的嫩屄不停按下快门,还不忘调整手
机角度把丽丽的面容拍进去。丽丽也嘟嘴摆了个剪刀手在她耳边,让我不停拍
她撒尿的子。由于她刚喝了很多矿泉水的缘故,尿了很久才尿干净。这段时间
我用手机连续拍了十几张她撒尿的调皮儿。
这时玲玲穿好裤子,忽然走到我身边坏笑扯我耳朵说到:“老公你还挺皮啊
,拍什么不好拍我们两尿尿?如今连你也染上网上说的那骗子重口味了?”

  “这拍还挺好玩嘛,别扯我耳朵啊要断了,我让你看看你尿尿的可爱子。
”我边挣脱边拿手指滑动手机屏幕到刚才拍的那几张图片。玲玲看见她自己尿
尿的子后又咯咯咯笑拿手掌不停拍我手臂装作要收拾我。丽丽和阿鸿也揍了
过来让我放刚才丽丽尿尿的图片。四个人围我的手机边看这两小娘们被拍下
来的撒尿照片边嘻嘻哈哈指指点点地谈论起来。

  眼看已经是下午5点多,阿鸿催促大家赶紧上车继续赶路。车辆在弯曲的砂石
路飞驰20多分钟后,路的尽头是一座紧锁大铁门的隧洞,阿鸿下车把大门打开后
挪车进去,又从新锁上大门然后继续往里开,出了隧洞车辆爬陡坡弯来绕去两
三公里又出现一座类似的大门,阿鸿依旧开门,挪车,锁门,继续往前开。

  “你这什么地方?跟电影里的军事区似得封了那么多大门?这是要把咱三个
卖到窑子去啊?”我老婆玲玲抱怨起来。

  阿鸿笑笑:“你见过那么封闭的窑子?还有五分钟就到了。”

  车辆依旧在往山上爬,我透过车窗望去,山底下不远处的公路来往车辆只有花
生米般大小了。正当我呆呆凝视山下的风景时,车辆在一堵有四米多高的墙下停
了下来,阿鸿打开一座宽大的铁门把车挪进去。哇塞,里边非常非常宽阔。这里
看是山坳中的一块大平地,足足有三个足球场面积。用高耸的墙把这么宽大的
地方围了起来。场地里有好几个巨大挡雨棚,棚下整齐堆放好多木材。这地方
看起来是一座大型木材仓库。
阿鸿把车开到一座有三层楼的老旧办公楼停下来。下车后我在车边看这座旧楼
,墙角长了野草,有些地方还挂苔藓。一楼好几间连的办公室,门边钉的木
牌子白油漆已经爆裂脱落红色字体模糊到看不见了。
“诶,,,,我老爸的伤心地。花了两千多万囤积走私进来的木材,可惜这两年
木材价格跌成屎。亏了老本卖不动干脆就这留。”阿鸿叹了口气对我们说到


  我老婆玲玲刚下车就朝一个仓库跑过去,指堆起来有三米多高成片成成片
的木材喊道:“牛啊,这一大片全是金丝楠木?那边写B仓库堆的一大片是黄花
梨?“
阿鸿惊讶回答:“行啊玲姐,不愧是经商的,眼光真准。”

“伤心个灰~!再过两三年,你家里边靠这么多囤积的木材,不捞一个亿姐赔
给你。”我老婆边打量这一大片木材边对阿鸿喊道。

“行了别酸老子了。”阿鸿低声自言自语打开车后箱要我一块把三个泡沫箱子搬
到办公楼楼顶。

“顺便把这箱酒也搬上去吧,太沉我搬不动。”丽丽指车里一个纸箱对我们说


  我把箱子抗肩膀上开始走进楼梯,感觉真的挺沉,“你买的?”我问丽丽。

“我床底下搬出来的。我那当官的老爸拜访的人特别 多,经常有人给他送。
实在没地方放,好多送来的酒都堆我床底下堆满了。”丽丽回答到。

  我扛箱子边上楼边喘气问丽丽;“这箱不是白酒吧?白酒咱都喝不惯啊。”

  丽丽我笑笑说:“不是白酒,放心好了,是葡萄酒,好像叫小拉菲,上次我
爸在家招待亲戚我试喝过,酸酸甜甜的像饮料,你们应该能喝得下去.”

  “这箱里边都是小拉菲?“我老婆玲玲兴奋得好像发现什么贝似的对丽丽说
:“高级货啊妞,有多少小拉菲在里边?”

  “12瓶大概,刚才我胡乱从床底下拿出来装了一箱子,应该你们喝了。玲姐
你爱喝这个?我家应该还有好多,上次我在杂物间里边翻东西也看见十几瓶这骗子
酒。我爸不怎么喜欢喝洋酒,改天我给你几瓶。”

  我老婆玲玲听到后兴奋地往丽丽脸上亲了一口,这举动让丽丽倍感惊讶。

  两个男人轮番上下楼梯搬完车里的箱子上三楼楼顶后除了一身汗,阿鸿脱掉上
衣光膀子把一条水管拖出来撒大理石铺就的楼顶,要我们三个拿扫把,把落了
一堆灰尘的楼顶洗刷干净。我汗流浃背干脆学阿鸿把上衣脱了。楼顶刻意装修过
,除了整齐的大理石地板,还有贴了瓷砖的栏杆。一座木制的带有座椅大亭中
央有一张一米多宽的石制八仙桌。亭边上居然还有用砖块砌起来的小游泳池。
可惜里边已经干枯了。

  阿鸿要我们三个下到游泳池下把泳池刷洗干净,他要放水进去让大伙一块游泳
过瘾。

  我们三个脱掉鞋子,大汗淋漓刷洗泳池,阿鸿这小子在泳池边握水管浇水让
我们刷,一个不小心水溅到丽丽身上,把丽丽上衣打湿一大半,丽丽把扫把扔向
阿鸿。阿鸿扭头躲闪,水管乱晃往我们三个身上喷,把我和玲玲也打湿了。玲玲
也恼火地拿起手中的扫把扔向阿鸿。阿鸿咯咯咯笑躲,意中让更多水往
我们身上喷洒。
“我们就身上一套衣服,你这家伙这洒水还让我们怎么穿?”我老婆玲玲双手
叉腰对阿鸿笑吼到。

“脱了扔上来吧,哥你们晒衣服。这地方封了里三层外三层,没有其他人看
到滴~!”阿鸿话音刚落,玲玲和丽丽同时脱掉湿漉漉的衣服和裤子揉成团往阿
鸿身上砸。阿鸿躲开后她们两还笑脱掉奶罩往阿鸿身上扔过去。这时候她们两
身上都只剩下一件内裤穿了。阿鸿转身捡起她两的衣服拿进楼顶的小房间说里
边有台洗衣机,可以她们洗洗,回来捡起扫把扔给她们两,继续往泳池喷水,
她们弯腰清洗泳池,胸前两个大咪咪随她们清扫的动作晃啊晃。

  我索性也脱掉夹汗水湿漉漉的裤子,干脆连内裤都脱了,扔给阿鸿,让阿鸿
往我身上浇水快快。看见我老婆玲玲弯腰扫泳池的水,我灵光一闪,扔下
手中扫把晃鸡巴跑到玲玲身后扮起色狼鬼脸双手从玲玲身后伸手抓住她的两个
奶子做出不停从她身后操她的动作,边动边喊:“诶呀美女,美女美女美女,你
从哪来的啊?家住哪儿呀?QQ号码多少啊?有没有男朋友啊?喜不喜欢哥的大鸡
吧啊?喜欢哥的大鸡吧做哥的女朋友啊。。。”这玩笑逗得玲玲笑拿起扫把要
揍我。丽丽和阿鸿看到我们两这般玩闹也被逗到笑个不停。

  清洗完泳池四周我们又出了一身汗,阿鸿拿了一盒香皂跟洗发水,扔给我们。
玲玲看到可以洗澡,干脆把自己那条湿漉漉的内裤脱了扔给阿鸿,然后跟我一块
洗澡。干净后。爬上泳池,看到阿鸿早就把一张干净的浴巾放在泳池边上。阿
鸿脱掉裤子跳下去跟他女朋友丽丽一块洗鸳鸯浴的时候我跟玲玲就这光身子
站在泳池旁边边看他俩洗澡边四个人叽叽喳喳聊天。

  夕阳西下映红天边的晚霞,远处山峰开始暗淡下来。阿鸿和丽丽洗完澡后爬上
来,阿鸿跑去打开泳池边一个水阀,清澈的自来水开始哗哗往泳池里边灌。弄好
后他从楼顶上的一间小屋子拖出一个精致的烧烤炭炉,放好木炭,洒了半瓶酒精
点燃。我手拆开泡沫箱子,里边的内容还挺丰富。有一大块羊排,有好几块雪
花牛肉,还有几只大龙虾,十几只用麻绳捆好的螃蟹和很多生蚝。

“越南大龙虾,上等货还便宜。这些都是我托熟人从越南专门挑好走私过来的。
国内有钱未必能买到呢。”阿鸿骄傲地说,“今天就让我这业余师给你们露一
手。先烤生蚝给你们开胃,龙虾和羊排要烤久一点,等会再慢慢烤吃。”

  阿鸿把一堆生蚝整齐码放在烤架上,撒上已经准备好的蒜茸和调料,生蚝在炭
火的灼烧下噼噼啪啪响起来。看到这场景,丽丽光身子走过去,两个咪咪贴紧
阿鸿的后背,一只手抓住阿鸿的鸡巴面带幸福的笑容看阿鸿烤生蚝。

  我老婆笑嘻嘻从放在亭边上的包包里掏出她刚买的那台单反相机,对一丝
不挂的阿鸿和丽丽拍照。阿鸿和丽丽在烤炉边摆起不同的拥抱姿势配合玲玲拍。

  阿鸿用大烤炉一下子就烤好30多个生蚝,装到托盘里让丽丽拿到亭下的八仙
石桌。然后把两只龙虾,螃蟹和一块羊排撒上调料,关起烤架盖子开始慢火闷烤
。我老婆看到这堆考好的生蚝,不顾烫嘴狼吞虎咽吃起来。边吃边赞阿鸿的艺
。丽丽打开一瓶小拉菲四处找杯子。阿鸿说这里只有一次性塑料杯子,只能将就
倒酒给我们两了。
“那么好的拉菲用这一次性杯喝,还挺搞的。”玲玲边吃生蚝边笑说。

“将就咯,我现在上哪找高脚杯这么有情调的玩意儿给你们啊?”阿鸿走过来拿
起一杯酒喝了一口说:“这酒真好啊,润润的。龙虾和羊排要烤差不多一小时,
咱们先美酒就生蚝吧。“

  丽丽拿过玲玲的相机摆弄。我看到我老婆玲玲这吃相,拿起一个了的生蚝肉
放在自己的龟头上对玲玲说:“这里也有个美味生蚝。”还示意丽丽把这搞怪场
景拍下来。玲玲对我嘟嘟嘴做鬼脸,弯下腰用手握住我的鸡巴,张开嘴把生蚝和
我的鸡巴都含进嘴里。丽丽笑呵呵地拿起相机对我们拍。阿鸿坐在旁边看见我
们这搞怪,也忍不住把丽丽拉过来,学我把一块生蚝肉也放在自己鸡巴上,让
丽丽含住生蚝和阿鸿的鸡巴让我拿相机给他们拍照。我拍了几张后阿鸿这小子
觉得不过瘾,一把抱起丽丽放在八仙桌上让丽丽躺,然后拿了块生蚝肉放在丽
丽的奶头上,面对镜头竖起大拇指让我拍。我咔嚓咔嚓拍了三四张后,阿鸿继续
竖大拇指,一口把生蚝肉和丽丽的奶头含进嘴里保持不动,让我拍。随后阿鸿
伸出舌头对丽丽的两个奶头轮流添了几下,又把一块生蚝肉放在丽丽的肚脐眼
上添,丽丽被阿鸿的舌头搞得痒得不行,咯咯咯笑双腿乱晃。

  我老婆在旁边看到丽丽全身乱晃,一把夺过桌面上装生蚝的大盘子喊:“可别
踢翻这堆鲜货,姐还没吃饱呢。”

  我被他两这热闹劲感染,把相机放一边,趁玲玲说话的功夫一把抱起玲玲放在
八仙石桌上,石桌上躺两个光溜溜的美女看起来更有情调了。我迅速拿好几
个生蚝往她两身上摆,还刻意弄一块肉放在玲玲的奶头上,竖起两个拇指。阿鸿
还挺会配合,拿起相机把我们三个都拍了进去。然后把相机递给我,也竖起拇指
让我拍他。从取景器里边看见阿鸿在两个躺的躶体女孩边做出得意的表情和手
势,感觉忒带劲儿。

  “你们两个小流氓还挺会拿我们两女人玩弄啊~~~~!”我老婆玲玲仰面朝天
呵呵呵大笑喊道。

  我干脆趁热打铁,把相机递给阿鸿,添玲玲身上的生蚝让他拍进去。添完后让
玲玲狗趴势趴在丽丽身上。这时从她两身后拍照,玲玲翘起的屁股和丽丽迈开的
双腿正好把她们两的嫩屄都同时拍进一张照片里。我伸手指了指玲玲和丽丽的肚
子中间,阿鸿拿相机好像领会我的意图,从两小娘们身后举起相机。我申头穿
进玲玲和丽丽的肚子中间,侧脸向后,还不忘做竖起大拇指的手势。阿鸿从她两
身后对我的脸拍,正好可以把她两的嫩屄和我搞怪的面容都拍进去。阿鸿笑
拍了几张后也轮到我拿相机,阿鸿也模仿我的做法申头进两女人的肚子中间让我
给他拍。拍了三四张后阿鸿这小子伸出一只手用手指把丽丽的两片大阴唇掰开,
做吐舌头的表情,惹得丽丽咯咯咯笑起来。我在相机取景器里边能清晰看到丽丽
被掰开阴唇后清晰露出来的粉粉嫩嫩的小阴唇和阴道口,然后咔嚓咔嚓不停按动
快门把这场面拍了进去。

  玲玲忽然直起身,因为刚才是两腿跪翘屁股,现在干脆岔开大腿脆坐在丽丽
腰上笑喘气说:“我膝盖都红了,明天让姐怎么穿裙子出门?”然后伸出两只
手抓住丽丽的两个奶子对我喊:“来来来,给姐拍一张吃丽丽豆腐的照片。”

  我笑走到她正面咔嚓咔嚓按动快门。丽丽也调皮地伸出双手手抓住我老婆玲
玲的奶子揉啊揉,玲玲举起做胜利手势的两只手放在耳边,嘟嘴巴让我继续拍
照。

“丽丽你好好摸玲姐的奶子,然后给我们俩男人说说你们两妞谁的奶子最有弹性
。”阿鸿在旁边看这丽丽这动作笑嘻嘻对丽丽说到。

  丽丽给了阿鸿一个鬼脸说:“比啥比?玲姐奶子再怎么有弹性也是阿健专用,
你想吃人家豆腐?我玲姐不给。”

  玲玲也搭腔朝阿鸿吐舌头做鬼脸说:“丽丽的豆腐你有舍得给我阿健吃?你
有那么大方不?你大方起来啊?你大方姐也给你吃吃姐的豆腐。”

  “阿健当你这烈火奶奶的面吃丽丽豆腐你还不把阿健撕了?别装大方了。”阿
鸿也做鬼脸回玲玲。

  “哟,哟哟,姐今天就大方了,阿健过来摸摸丽丽这小美人的奶子看看,是她
的弹还是姐的弹。”玲玲说完后笑抓住丽丽的手分别按在八仙桌上。被我老婆
骑在身上仰面朝天还被按住双手的丽丽咯咯咯笑个不停,胸前的两个嫩奶随笑
声起伏。
  
   不管是不是她们开开玩笑而已,这是一次难得再次突破防线的机会,我的第
六感告诉我,这个看似牢不可破的防线,其实薄得像一层窗户纸。捅破它,奋勇
向前去捅破它,捅破后就是更激情的世界。于是我左手拿相机,伸出右手一把
抓住丽丽的奶子揉搓。这举动换来的是丽丽和玲玲同时发出的歇斯底里的欢笑声
。“哈哈,太好了,突破了一道看似不可逾越的防线,也许以后不再是原地踏步
在只能看丽丽的躶体上了。看子两个女人对我这越界完全没有抵触情绪嘛。
”我内心激动地感觉到。

“怎啊老公,咱俩谁的奶子更有弹性?”玲玲笑问我。

  我装作探索的模,松开揉搓丽丽奶子的手,伸过去抓玲玲的奶子,又回来抓
抓丽丽的奶子,对两个女人的奶子轮流摸了几下,对玲玲模棱两可回答到:“各
有千秋嘛!”

  我的话音刚落,丽丽反手抓住我老婆玲玲的手喊道:“阿鸿过来过来,吃下玲
姐的豆腐。”

  站在旁边的阿鸿哪里会浪费摸我老婆奶子的机会?两三步跑到我老婆身后,双
手同时从后边抓住我老婆玲玲的两个奶子揉搓。搞得我老婆“啊哈哈”狂笑不止


“拍照拍照,拍玲姐被吃豆腐的子。”丽丽也狂笑对我喊。

  我举起相机,对准她们三个,阿鸿做鬼脸不停揉搓我老婆的奶子,我老婆被
他搓得仰面狂笑。我则咔嚓咔嚓不停按动快门把这场景拍下来。

“她大方咱也不能小气包,老公你多吃点玲姐的豆腐。”丽丽笑逗玲玲。

  没想到阿鸿这小子胆儿还挺肥,原本抓玲玲奶子的右手迅速往下滑,伸进玲
玲两腿中间抓她的嫩屄揉搓起来。玲玲故作挣扎,阿鸿这小子继续笑嘻嘻贪婪
地用手继续揉搓我老婆玲玲的屄。我也不含糊,拿相机把我老婆被阿鸿摸的儿
连续拍进相机里边。按动几下快门后,玲玲睁开了丽丽的手,鼓溜下地笑跑
追打阿鸿。阿鸿边跑边躲,装作躲不开玲玲玩猴子偷桃趁机吃玲玲豆腐,要么伸
手袭击一下我老婆的奶子,要么伸手袭击她的嫩屄,等我老婆意识到被忽然袭击
吃豆腐弯下腰,阿鸿这小子又跑掉。两人就这绕楼顶追逐打闹。这时候我看
见丽丽已经从八仙桌下来站起身,聚精会神笑看他们打闹,趁她不备我从丽丽
身后伸手去摸丽丽的嫩屄。丽丽扭头看了我一眼,对我摸她嫩屄的举动没有任何
拒绝动作。继续面带微笑看我老婆和阿鸿追逐打闹,任由我对她的嫩屄不停揉
搓,两三下我就感觉到丽丽的嫩屄开始流出淫水。她笑往我胸口拍了一巴掌,
走到亭边,双脚跪在亭靠椅上,趴在亭栏杆看他们两打闹。我哪里会放过
这般机会?把相机放在八仙桌上走到丽丽身边装作也看玲玲和阿鸿打闹的子,
伸手从丽丽屁股后边继续摸她的嫩屄,中指顺她已经湿漉漉的阴道口整根塞了
进去,在里边轻柔扣动。丽丽腰部下沉,屁股翘起来,不但不拒绝我,还很享受
我扣她的嫩屄。

  正当我老婆玲玲追打阿鸿到楼顶花圃边上,阿鸿笑抓住我老婆的双手,两人
一个踉跄,同时摔在地上。虽然花圃把他们两部分轮廓遮挡起来,但是透过花圃
里的杂草间隙,我和丽丽能看到阿鸿笑呵呵压在我老婆身上,先伸手摸我老婆
的嫩屄,然后抓住我老婆挣扎的双手伸头添我老婆的奶子。我老婆笑个不停对阿
鸿喊道:“死鬼,臭流氓,还在欺负姐。。。”

  看到花圃的杂草把我老婆和阿鸿的视线遮挡住,这又是我继续突破防线的机会
。一个跨步到丽丽身后,抓住自己早就硬到不行的鸡巴,龟头对准丽丽湿漉漉的
阴道口一下子捅了进去。早已被我中指扣得湿滑的阴道让我的龟头迅速顶到丽丽
的宫颈,突如其来的事情让丽丽惊得 “  啊。。”了一声,然后全身僵硬低头。

  看到丽丽没有任何反抗,我伸出双手抓住丽丽两个奶子,大鸡吧快速地在她嫩屄
里抽插。

此时花圃边那两个男女,已经没了笑声打闹声,杂草中模糊轮廓显示他们在接
吻,我老婆玲玲大腿张开,双脚搭在阿鸿腰部,而阿鸿的屁股上下抽动。此刻我
明白,对阿鸿这小子来说,他终于可以把他的大鸡巴操进他期盼已久的我老婆的
嫩屄里边。

[ 本贴最后由 qujia520 于 2016-02-14 03:09 编辑 ]